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诈尸
    ..org,回到明末当帝王最新章节!

    白文选眼要得逞了,不想却被这一男一女给搅了好事,不由得勃然大怒,摧马迎枪来力战这二将。

    但是他的本事不在二百五之上,也不在二百五之下,正好是二百五。对付力尽筋疲的贺宣娇绰绰有余,但对付李全和柳春红这夫妇二人可就捉襟见肘了。

    别看李全和柳春红此时也累得够呛,但是两打一个,又是夫妻并肩战斗,同仇敌忾,不知不觉中二人都长本事了,一口刀,一把剑,一个攻上,一个功下,这样只三五下白文选便吃不消了,手忙脚乱,顾上顾不了下。

    自己的兵将都死哪去了,怎么不过来帮忙?白文选心里着急,偷眼一看,此时他的兵将被一群明军的锦衣卫杀得只有四个字了:死走逃亡。

    白文选看到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没什么人,就剩下他一个光杆司令,心中暗骂,但骂都没时间了,自知不敌,抽枪拨马拉个败势便逃。

    但这时已经晚了,打仗必须全神贯注,切忌走神。他这脑子一溜号,刚拨转马头便被李全砍中了,李全这一刀正砍到他的马后腿上,咔嚓一刀,血沫子乱飞。

    这下硬生生的把战马的一只后腿给卸下来了,这匹马哪还跑得了哇,一声哀鸣便瘫倒在地,把白文选从马背上给扔下马来,还是后仰着摔下去的,当时白文选被摔了个仰八叉。

    战马有七八尺高呢,白文选身材健硕,连甲衣带大枪重都算此时有二百五十斤,这下把地给砸了个坑,正好摔着后背,疼得他差点背过气去。

    也该着白文选倒霉,正摔到柳春红马前,柳春红马往前摧,俯身一剑,白文选来不及反应便身首异处了。

    白文选一死,他的兵将逃得无影无踪,但此时李全夫妇身边只剩下二十余骑了,此时贺宣娇也喘过气来了。看到李全和柳春红,贺宣娇一怔,“你们怎么在这里,陛下呢?”

    她当然知道这二将是护驾的,他们跟赵甫的五百火枪营跟陛下是形影不离的,此时不见了朱由崧的影子,贺宣娇怎么不问?

    夫妇二人心惊肉跳地只好实话实说,话音未落贺宣娇火了,“蠢才,陛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姑奶奶扒了你们的皮,还不赶紧去找!”

    李全和柳春红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赶紧唯唯诺诺地带着二十余骑向前面的一处大西军密集处杀来,贺宣娇纵马舞剑冲在了他们的前面,荡起了一溜征尘。

    此时大西军已经整体上溃退下来,大明的军队无论御营铁骑,还是白杆兵,以及其余各营的将士,在都争先恐后地追歼大西军。

    贺宣娇和李全、柳春红等人又杀散了一群大西军,其实这群大西军已经放弃了抵抗,明军太厉害了,见败局难挽,只是逃跑,根本无心恋战。

    贺宣娇正准备往前再追,马金花带着一支白杆兵赶了上来。

    得知陛下不见了之后,马金花比他们都强,此女虽小,但却深得秦良玉的真传,有将帅之才,遇事不慌。她冷静下来思忖道:“陛下神功盖世,你们难道忘了,当年我们和陛下被困三河镇,那可是多尔衮数万八骑精锐,可是结果呢,陛下骂倒了范文程,在万军之中追杀多尔衮,后来又杀了多名蒙古兵将,我们和陛下三人不是全身而退了吗?数万鞑铁骑陛下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区区的大西军将?陛下吉人天相,绝对不会有事的,我们赶紧就去找就是了。”

    马金花这么一说,贺宣娇和李全、柳春红的心稍稍放了下来。双方兵合一处,继续追歼大西军……

    视线再回到距离马金花与贺宣娇数百米外的战场,此地正上演着一处世所罕见的奇迹。

    张献忠一箭将朱由崧射下马来,无数的大西军将却不敢靠近,直到张献忠赶到当场。

    这位大西帝王此时一脸的得意,伤亡了那么多军将没能够缚住朱由崧,就连叱咤风云的李自成也不是对手,这么凶悍一个功夫帝王,没想到被自己一箭就结果了,看来该着自己成名啊。

    他得看着朱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后背上挺着长长的箭,不无得意地叫嚣道一:“龟儿子的,把朱由崧的脑袋来朕剁下来!”

    但是他喊完这句突然觉得不对劲儿了,因为他发现朱由崧虽然中箭落马,但是身上却无半点血淌出,后背上那穿心一箭把他的龙袍给射穿了,但龙袍上的箭洞处无有半滴血痕。

    人都中箭落马了,明显被射中后心了,但却无半点血流出,这怎么可能?

    张献忠的话此时就是圣旨,正在他大惑不解的时候,一名军将仗着胆子拿着腰刀过来了,要砍朱由崧的脑袋。

    离朱由崧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朱由崧趴在地上,但是上面那只眼睛

    此时突然睁开了,露出一道利剑般的光芒,半边脸上还带有几分狡黠得吓人的笑意。

    这名大西军将离得这么近,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吓得他抹头就跑。

    但是这名军将刚转过身来,还没跑出两步,朱由崧的身子便平地飞起来了数尺高,在场的众军将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尸体怎么突然飞起来了,难道是诈尸?

    朱由崧背在后背处的右手就探出来了,右手可不是空的,而是紧握一支箭,刺啦一声轻响,露在龙袍外面的半截便透了过来,这支箭全部到了他的手中,对着这名大西军一扬手,这支箭就飞出去了。

    此时两个人只有十步左右的距离,朱由崧的手劲儿也大了些,这箭掷的也真准,比射的还狠,扑的一声,穿越甲衣深深地没入了这名大西军将的后心,一尺来长的箭,背后只留下三寸来长的箭尾羽露在外面。

    这名大西军将惨叫一声,一脑袋裁倒在血泊中,抽搐了两下,满嘴是血,便不动弹了。

    包括张献忠在内,一时间,在场的成千上万名大西军将全傻了。

    此时朱由崧从空中正落到他那匹正在等待主人的宝马千里一盏灯上,左手的宝剑还赫然在手,朱由崧在万众惊诧的目光中,坐稳了马鞍对着张献忠冷笑道:“八大王,你的箭法真心不错也,不过想伤朕,还差着几年的火候,朕在这里特意等你,拿命来吧!”

    说着,纵马舞剑向张献忠杀来……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