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重围之中
    李自成等张献忠褒扬完自己之后,自以为得计的他不敢在张献忠近前多待,摧马提刀也冲下了高坡。

    不过他可没有再去围攻朱由崧,也断不会去找机会擒杀张献忠,而是找到自己的亲兵卫队去了,他接下来要坐山观虎斗,他要看看这一场最后鹿死谁手。

    不管是张献忠活捉了朱由崧,或者是朱由崧冲上高坡活擒或阵斩了张献忠,他都很高兴,今天他要当最后的大赢家。

    在朱由崧和张献忠面前轮流装忠能之臣,这场戏他演得的确不错。不过他现在认为,朱由崧应该是凶多吉少了,尽管他勇武无敌,但毕竟是人单势孤,就算他朱由崧浑身是铁能打几颗钉呢?不说张献忠有几万护驾之兵将,这里可是大西军的重兵区,别看大明军队此时已经占了上风,想杀到这里救他,还得一段时间,到那时,估计朱由崧早已经成了张献忠的俘虏了,到那时自己这戏也演不下去了,就只跟朱由崧决裂,现在他要做的不是去关心朱由崧,而是应该把去夫人高桂英弄到身边来。

    只要高桂英能脱离虎口,自己就没有任何顾虑了,还多了一个得力助手,倒反夔州,带着女儿和夫人还有这几千人马另立山头,重树大顺旗帜,圈土重来。

    至于在远在西安的窦美仪那实在就没有办法了,不过李自成并不是很心疼她,这是崇祯的宫女,并不是李自成的原配,只要能得了天下,如此美人,车拉船载,要多少有多少。

    想到这里,踌躇满志的李自成开始在战场上搜索高桂英的身影,几十万人马混战的战场,要找一个人,相当费劲儿,不过功夫不服有心人,找了好半天,终于李自成发现那个可爱的身影,为了行动方便,李自成仍然没带卫队,借口是让卫队保护那五个战俘,而是单人独骑摧马提刀向高桂英冲来……

    此时的朱由崧被无数的大西军将困在高坡下面,朱由崧杀散一批又上来一批,杀倒一层又围上来一层。

    大西军将当然也有弓箭和少量的火枪,但此时谁也不敢乱用,因为他们的陛下张献忠有旨,要活的,只有凭人力往上冲,他们有的是信心,这么多兵将,就是站着不动让朱由崧随便杀,也得把他累趴下,力尽筋疲束手就擒是早晚的事。

    但是朱由崧更有信心,当年他和马金花和贺宣娇三人被困三河镇,多尔衮的几万铁骑精锐他都没放在眼里,最后也是他单人独骑将八旗军杀得人仰马翻,最后骂翻了范文程,追杀多尔衮,那是何等的豪迈?区区眼前些大西军又算得了什么?在朱由崧的眼中不过是蝼蚁之兵!

    因此朱由崧抖擞精神,像战神一样,用手中的大宝剑收割着这些大西军将的生命。真是人如猛虎,马赛欢龙。战马所到之处,道道弧形剑光笼罩着他,弧形剑光之外,则是血肉纷飞,腾起层层的红雾。

    此时张献忠离朱由崧并不远,在高坡上看更清楚,开始时他和徐以显、潘独鏊这几名文臣面露得意之色,也认为朱由崧被累趴下是迟早的事,今天这一仗打得真是一波三折,能把朱由崧抓住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有点急不可耐了,打了这么多半天,朱由崧依然生龙活虎,远处的大西军整体上已经败下来了,大批的明军将士开始追歼大西军了。

    张献忠眉头紧索,刚才的高兴劲儿没了。

    这时潘独鏊献计道:“陛下,大事不妙哇,想不到这个弘光竟然如此凶悍,他的援兵很快就上来了,到时候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既然抓不了活的,也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去。”

    “是啊陛下,臣附议,请陛下赶紧传旨,诛杀朱由崧,不然就来不及了。”徐以显也道。

    张献忠那张大脸沉如铁块,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过他没有立即传旨,而是测量了一下双方的距离,正在在弓箭的射程之内,此时朱由崧将他的兵将又斩倒了一个,正好背对着他,张献忠把弓箭取出来了,认扣添弦对着朱由崧的后背,咯吱吱把弓拉满了,瞄准朱由崧的后心,一咬牙右手一松。嗖的一声,这支箭破空而出。

    张献忠可不是羸弱的大西皇帝,他跟李自成一样,这些年靠武力拼杀和卓越的领导才能才坐上了帝位,他的武艺跟李自成不相上下,“黄虎”的绰号也是由此而来,离朱由崧有百十步远,这一箭居高临下,射得真准。

    正中朱由崧的后心,把他的黄龙战袍给穿透了,朱由崧在马上身子一顿裁下马来。

    “陛下真是神箭,纵当年的神弩将张令也不能及也。”徐以显和潘独鏊两个谋士大喜,赶紧不失时机的恭维。

    “哈哈哈……”张献忠又开心地大笑起来,把弓扔给这二位,摧马冲下高坡。

    此时朱由崧虽然中箭落马了,脸向下趴在地上,后背上插着长长的箭,他的坐骑千里一盏灯没有落荒而逃,而是在旁边等着主人。但是好半天,大西军将竟然没有一个敢靠近的,无数的大西军将此时全都慑于朱由崧的武力,只是围了一个大圈,保持着警惕,就这么耗着。

    四周全是大西军将的死伤,不可胜数。有的军将脑袋被劈为两半,有的被腰断两截,有的被割喉,有的前心或后背多了一个大血窟窿。这是死的,至于那些伤也很惨,有的少了一只臂膀,有的少了半截腿,有一个军将肚子被划开,五红花绿的肠子流了一地,之所会有这样的艳,是因为有大便给染色了,但人还没死,还在挣扎。

    有一匹战马更惨,躺在血泊中,脖子上挨了一剑,这一剑砍得太深了,脖子还剩下三分之一与躯体连着,瞪着眼睛,咕嘟咕嘟地往下冒血,四条腿还在抽搐。

    这匹马的旁边是它的主人,不过已经成为一具尸体,死的也很惨,斜肩带背被劈开了,大概是这一剑太过猛烈,把这名大西军将劈为两半的同时,剑势尚存,累及坐下战马的马脖子。

    附近残刀断枪烂旗,遍地都是。就这一片范围来说,根本不像成千上万的兵将围攻一人,而像是数万大军团在此拼斗后的场景。

    这时张献忠带着徐以显和潘独鏊两个谋士来到圈外,众军将往旁边一闪,露出了张献忠。

    大西王那张大脸早已经乐开了花:“龟儿子的,把朱由崧的脑袋给朕剁下来!”……

    )下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