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李过遭擒
    ,!

    李过不愧是一只虎,胯下马掌中刀,真如下山的猛虎,他的武力,李来亨跟他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别看李来亨的刀法都是跟李过所学,有一部分还是受李自成和高桂英的指点。

    但是李来亨毕竟才17岁,最多有个猛劲,李过30来岁,正值壮年。力量上二人差着一大截,武术这东西完全可以一力降十会。另外刀法上,李过的刀法也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因此李过路远远胜过李来亨,而且他现在是一股急劲儿,尽管李自成用了全力,想三招五势像打发李来亨一样打发了里过,完全是不可能的。

    两匹战马,二马趟翻,搅得尘土大起,两口刀,寒光闪闪,上下翻飞,令两旁边的军将看得眼花缭乱。

    眨眼间就过去了,十多个回合,没分胜败。

    张献忠也是武艺高强之人,看得大呼过瘾,命令擂鼓为李自成助威,这边战鼓一响,明军那边也不示弱,两边战鼓如雷。

    高一功,刘芳亮,袁宗第,田见秀等,都为李过捏了一把汗。

    李自成投降了张献忠,他杀李来亨完全是在立投名状,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忠心,如果李过顶不住李自成,必然像李来亨一样被斩杀于当场。

    高桂英也替李过捏了一把汗,虽然她心中有数,但李来亨不是已经横尸沙场了吗?

    他们知道李过怎么能是李自成的对手?这些人与他们叔侄出生入死一起征战多年了,彼此都非常了解,谁吃几个馍,喝几碗汤,都心中有数,因此全都提心吊胆,当然是为李过担心。

    高桂英现在也担心李过,尽管李自成是她的丈夫,她当然不希望李过能够把李自成一刀劈于马下,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李自成要再把李过杀了,高桂英就觉得太悲天悯人了。

    他们李家一家人相互残杀,本来就是个悲剧,现在李来亨被他爷爷李自成斩于马下,高桂英都觉得无颜面对李来亨的娘亲,黄氏一直把她当娘亲一样尊敬,李来亨也是她看着长大的,想想这些,高桂英痛如割肉,无地自容,觉得没有照顾好小来亨。

    如果李过再有个三长两短,她高桂英真的就罪大恶极了,就是将来到了九泉之下,她也觉得无法交代,可恶的李自成怎么会这样,可恨!

    高桂英观着阵,一边提心吊胆,一边咬牙切齿地恨丈夫。

    朱由崧也觉得今天这场面有点失控,是朕运筹错了吗,损失了一员年轻的小将李来亨有些可惜,怎么回事?

    李自成的脑子那可是政治家军事家的脑子,按说不应该转不过这个弯儿来呀,如果朕有失误,高桂英也应该能看出来呀,她和李自成是夫妻,知夫莫若妻呀。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李自成是有意下毒手。

    这么狠,用意何在?为取得张献忠的绝对信任,至于吗?打伤或者活禽,张献忠都不会对他起疑心的,他认为自己真的是大义灭亲的公孙碏?

    朱由崧一边观阵,心里一边想着这件事。

    这时战场上已经分出了高下,十四五个回合后,李过敌不住李自成,毕竟闯王刀名不虚传,李过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手之力,被逼的节节败退。

    这是李过一刀砍来,李自成让过刀锋,用刀压着李过的刀,没等李过抽刀,李自成使了个顺水推舟,大刀顺着刀杆唰啦一声推了过去。

    李过只得撒手扔刀,要不然他的双手就没了。

    没有武器的李过拨马想逃,可是还没等他拨转马头,李自成来个反手一刀,这一招又叫脑后摘瓜。

    就听见咔嚓一声,这一声响没把高桂英已经吓死,闭上眼睛,不忍再看,认为李过已经尸首两分了。

    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李自成当然不会六亲不认一直杀下去,眼看李过要人头落地的时候,李自成的手悄然往上一抬,给人看上去就是砍高了。

    本来这一刀是砍向脑袋的,结果这一刀把李过的头盔砍落了,李过吓的拨马就跑,李自成提马就追,眨眼间就追上了,李自成刀交单手,轻舒猿臂,正抓住李过的绊甲丝绦,轻轻一用力,把李过提到了自己的马上,脸朝下把李过往马鞍上一压,回到大西军的阵前往地下一扔,“绑!”

    满身甲衣的李过被摔的吭了声,手中刀早撒手了。

    冲过来几名大西军将,没等李过反应过来,就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李来亨被杀,李过遭擒。这下高一功受不了,他催马轮刀来战李自成。

    李自成看到自己的小舅子,此时就明白了,这是朱由崧和高桂英故意安排的,一连三场都是他的亲戚,很明显是给他送助手来了,只可惜自己不能不杀了李来亨,这孩子算是为大明而死吧,准确来说是为我大顺而死。

    这样想着一个降服高一功的计划在脑子中就形成了。

    连战两场,李自成也有些累了,为了喘几口气儿,没有急着和高一功动手,劝道:“一功,你是明白人,大明朝气数已尽,何必保那昏君?当初自成献城投降,那是迫不得已,我主陛下张献忠,才是当时的明主,现在我李自成官封一字并肩王,多风光啊,赶紧投降才是正道,以一功之本事,不是为王侯之位,何必跟这昏君,有何出头之日?”

    “住口!反复无常之徒,朝三暮四之辈,我高一功可不像你。”

    “既然如此,人各有志,不用强求,不过看在桂英的份上,我不杀你,你回去,让昏君朱由崧过来。”

    “无耻之徒,少提我姐的名字,我姐嫁给你,真是瞎了眼,这些年真是看错你了,连侄孙都杀其心何其毒也?拿命来!”高一功大骂轮刀就剁。

    李自成压住他的刀没还手,辩解道:“战场上讲究的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我们现在是各为其主,你可知道什么叫无毒不丈夫?你不是某家的对手,识相的话赶紧逃命,否则也让你血溅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