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误会
    ,!

    无数的火把将军营照的如白昼一般,也不知开来了多少军队,包括御营铁骑和忠贞营的白杆兵在内的两大王牌之师全都开过来了。

    宋献策,马金花,贺宣娇,慧英,慧梅,张耐,双喜,李全,柳春红,马万年,张环,赵甫,方东旭,李柱石,小柳是,等等众将全都过来了。

    这些人看到他们的陛下平安无事,悬着的这颗心才放了下来。原来,那大太监李国辅见到马金花添油加醋的一说,正好贺宣娇和慧梅都在。

    这三姐妹凑到一块儿,正在私下里议论李自成造反和这两天陛下的异常反应之事。因为这三姐妹当中,要论勇武有谋当然数马金花。李自成带着先锋营突然造反投降了张献忠,他们的陛下朱由崧没杀李自成的心腹旧部,反而把李自成的妻子高桂英霸占了,虽然他们表面上不敢作声,但心中对朱由崧颇有微辞,这才来找马金花。

    开始时马金花对朱由崧的反常行为也感到不解,但他仔细一想,感到其中必有蹊跷,于是开导贺宣娇和慧梅,以他们对陛下的了解,陛下绝不是那样的人,其中一定有隐情,应该拭目以待,很快就会见分晓的。

    贺宣娇和慧梅觉得马金花说的有理,正这是李国辅来了。

    三个巾帼美女一听脸色当时就变了,朱由崧到高桂英的帐中私会,他们不敢管。但是陛下的安全是大事,厂番已经探听到了,高桂英姐弟和李过等暗中活动,陛下要重了他们的美人计可如何得了?

    因此他们马上行动,找到军师宋献策,调兵遣将。

    宋献策本来是沉稳之人,又没有陛下的旨意,因此有些犹豫不决,正这时随同陛下一同前往提灯笼引路的小太监跟头骨录的跑了进来。因为他被朱由崧打发走出没多远,身后打斗的声音惊动了他,等他看清楚之后扔了灯笼就跑,当然是找他的头儿李国辅报信。

    果然陛下中了埋伏!

    宋献策当即立断,一下就动用了上万军队,包括御营两只王牌军队和所有能征惯战的大将,过来将高桂英的大营包围了。

    赵甫指挥着五百名燧发枪手,也赶到朱由崧近前,各找有利位置就做好了射击准备。

    “臣妾参加陛下,微臣参见陛下,末将参加陛下……我等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纷纷给朱由崧见礼。

    朱由崧一看,你们反应挺快呀,都来了,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但又不能强奸了他们的一片忠心,于是点了点头让他们候旨,他在考虑眼前这场戏得圆番过去。

    眨眼间就到了兵甲森森的重围之中,此时的高桂英心中一翻,军队速度反应这么快?多亏我高桂英不是糊涂之人,要真听了高一功的话,别说我们七个,就是七十个七百个也得死无葬身之地,想杀朱由崧,谈何容易?多亏这是演戏!

    高一功,李过,李来亨,刘芳亮,田见秀,袁宗第,这六个人一看这场面也知道没戏了。

    他们六个人合力都不是朱由崧一个人的对手,何况来了这么多护甲的兵将,今天是凶多吉少了,只要朱由崧一声令下他们全都得血溅当场,就这500火枪手就能把他们几个打成筛子。

    这时,高桂英说话了,对朱由崧,深施一礼,不无歉意道:“陛下,这里面有些误会,皆是微臣办事不力,请陛下降罪。”

    朱由崧此时也都看清了,暗中对他动手的六个人都是谁了。

    不过朱由崧并没有生气,现在在想,这六个人都算是历史名人了,都是李自成手下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他们没有李自成的名望大,但是个个勇武不凡,历史上,李自成旗倒兵散之后,他们这些人与南明的小朝廷联合坚持抗清,青史留名,被后世敬为民族英雄。

    可是这六大猛将,眨眼之间,便被自己打的落花流水,是他们的武艺太水了,还是自己的功夫太高了?

    这时听到高桂英对自己施礼并说出“误会”二字,便有了应对之策,于是道:“误会肯定是有,他们六个也太胆大妄为了,竟敢刺王杀驾,朕闷心自问,自认为待尔等不薄,却行如此不义之事……”

    朱由崧说着假装心痛地把眼睛闭上了,少顷又睁开了眼睛,缓声道:“算啦,朕有好生之德,看在夫人的金面之上,今日之事,朕仍然赦免他们无罪,今后谁也不得再提此事,你们好自为之吧。”

    高一功等六个人一听有些发傻,昏君竟然还能赦免我们?

    更不可思议的是宋献策,马金花等,这些乱臣贼子犯了这么大的罪也能赦免,陛下对他们太宽容了,但是对这些怙恶不悛之辈一味的宽仁,无疑是纵容。

    但是看他们的陛下说得如此斩钉截铁,此时谁也不敢多言。

    朱由崧又转向高桂英道:“朕自然要降罪于你,不过不是在这里,带回御帐,各营兵将收兵回营。”

    朱由崧说完,转身走了。李泉,李国辅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结局,不敢多言,跟着朱由崧回御营。

    “夫人,请吧。”两名军将过来下了高桂英的剑,但是没捆她,高桂英跟着乖乖的走。

    走了几步,高桂英回头对高一功等六人怒道:“你们且去各回各营,回头再找你们算账!”

    说完转身就走,赵甫带着500名燧发枪手,紧紧跟随护驾。马金花,贺宣娇,慧梅两人相互看了看,心里憋气,也只好跟着陛下走人。

    御营铁骑和白杆兵也都撤了,高桂英的兵营又恢复了平静。

    高一公,李过,李来亨,刘芳亮,袁宗第,田见秀,六将被扔到了,当场也没人理他们,他们相互看了看,都问高一功怎么办?

    高一功现在也蒙了,他们几个这么放肆,朱由崧竟然没治他们的罪,朱由崧和高桂英的反常行为令他们摸不着头脑了。

    田见秀这时说话了:“依在下之见,我们还是听夫人的吧,各回各营,万不可再生事端。今日陛下和夫人之言,弦外有音,我们不能再做无义之人,干无义之事。”

    其余几个也都同意,在他们的内心里,都认为朱由崧对他们恩同再造,如果事情真的有误会,他们决定,这辈子再也不会造朱由崧的反,带上他们的刀剑不无沮丧地各自回营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