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李自成造朕的反,朕就搞他的女人
    ,!

    就在高桂英这一脚,正踢中朱由崧的刹那间,李全和李国辅吓得瞪大了眼睛,大太监李国辅甚至尖叫了一声。

    尽管他们知道他们的陛下神功盖世,但也并不是有什么金刚不坏之体,让对方踹这个窝心脚,谁受得了?

    他们当然知道这个高桂英非等闲之辈,那是万马军中能取敌人首级的大将。这一脚踹的这么实在,能轻得了吗?

    然而,朱由崧毫无反应,依然带着淫荡与猥琐的笑容,牵住了高桂英滑嫩的双手。

    高桂英这恶狠狠的一脚,仿佛踹的不是他,而是旁人似的。

    这一下不但李全和李国辅吃惊,高桂英也惊住了。她当然知道她这一脚的分量,那是能踢断柏木桩的一脚。

    对掐粗细的柏木桩,她这一脚下去就能把桩子踢断,踢到人身上至少是骨断筋折吧。更别说还是小腹上,人被踢飞,肠子被踢断,就地翻滚,惨叫不止,这应该是朱由崧的反应啊?

    可是眼前这个昏君像没事人一样,难道他真的会什么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入?这种功夫只是听说过,谁见过?

    其实他们的反应都在朱由崧的意料之中,包括高桂英突然对自己出手。

    朱由崧的猥琐与淫荡的自然是装出来的,知道高桂英是个性格刚烈的巾帼英雄,朱由崧要吃她的豆腐自然对她加着防备。

    感觉到高桂英对自己踢了来,刹那之间朱由崧汇聚了丹田之气,这口真气惯于小腹,修真界的武者体质,吃高桂英这一脚当然不会有什么反应,

    就在众人惊疑的时候,朱由崧贱贱的一笑:“还挺辣,不过朕喜欢。李自成如此有负圣恩,夫人替他赎罪吧,不需要死,能把朕伺候舒服了就行了,哈哈哈哈。”

    说着,两只手轻轻用力往怀中一带,高桂英顿时感到一股强大的拉力,这股拉力不可抗拒。

    尽管她武艺高强,此时也施展不出来了,身不由己,扑向了朱由崧,朱由崧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昏君,果然是个酒色之徒!”高桂英大骂,同时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伸出两个手指,向朱由崧的双眼戳来。

    这一下要戳中,就是修真界武者的体质,双眼也得冒泡。

    因此朱由崧不能让他随便戳了。出手如电,高桂英的手指就在朱由崧的眼前定格。

    “夫人真是说对了,朕这辈子最大的癖好就是酒色。”朱由崧淫荡的笑着。

    朱由崧抓住了她的手腕,而另一只手已经扣住了她的脖子。

    本来手被制住了,高桂英还想飞脚,但此时却感到一阵窒息感,令她浑身酥软下来。

    “美人儿,别闹了,咱们到床榻上折腾去吧!”说着揽起不能动弹的高桂英往床榻而来。

    这一下帐中的其余闲杂人等不敢在那呆着了,惊魂甫定之余,不需要他们来救驾,更不适宜在这里当看客,接下来知道他们的陛下要在床上征服女人了,因此都相视笑偷笑着识趣地退出去了。

    朱由崧把高桂英轻轻地放到龙床上,听了听,外面没有任何动静,知道文武众将太监宫女等人都走了。

    这才压低声音道:“夫人不要误会,刚才朕是迫不得已……”朱由崧把李自成造反的真相说了出来,然后轻轻的把卡高桂英脖子的手放开了。

    高桂英瞪着大眼睛,开始的时候她不敢相信朱由崧的话,认为这是这个昏君逼自己就范的手段,但转念又一想,自己在他手中已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毫无还手之力,他根本没必要编这样的瞎话。

    朱由崧看她半信半疑,但没有对自己再动武,继续道:“这件事是绝密,事关自成那几千将士的性命,朕不得不如此。你现在只有配合朕演好这出戏,我们的戏演得越真,自成等几千将士在那边就越安全,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夫人的小女李纳,冒犯之处,请夫人担待。”

    高桂英也是谨慎之人,遇事不慌,有将帅之才,是一个能替李自成独当一面的人物,绝对是李自成的半边天。

    只是这几天她经历的事情太多,情绪波动很大。

    本来李自成献城率众投降,得到了朱由崧的重用,既保存了众将士和家属,又能够和他的干儿女慧梅慧英张耐双喜等团聚,不用刀枪说话,兵合一处,将打一家,共赴前程。

    高桂英很是满意,甚至感谢上苍大顺有了这样的局面,他们夫妇也算是修成了正果,唯一牵挂者就是她的亲生女儿、尚在虎口之中的李纳。

    听说陛下有救纳之妙计,不敢多问,但心中高兴,感念皇恩浩荡。

    可是万没料到丈夫在此时竟然策反了先锋营,投降了张献忠。一时间高桂英恨透了李自成,恨他无情无义,有负圣恩,恨不得一剑斩其首。思前想后,还是来向陛下请罪。

    更令他没想到的事,朱由崧没治他的罪,反而看上了她的姿色,这个酒色之徒还是个昏君!

    被朱由崧制住之后,高桂英觉得自己晚节不保,然而又是没料到,朱由崧竟说出这样一番话,闹了半天李自成是奉旨造反?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回女儿李纳?好朴素迷离的反间计呀!

    原来陛下和丈夫早就商量好了,陛下对自己无礼,也是被迫无奈,这是掩人耳目,自古以来就是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不得不防。这也丈夫造反之后朱由崧的正常反应,李自成造他的反,他搞李自成的女人,这也算是一来一往啊,在酒色癖好的掩盖下,这是为了保全自己,否则他就得拿自己开刀砍头,才符合常理。

    陛下为了保全她,才用酒色盖脸,装出一副酒色昏王的形象,相比之下,陛下真是龙恩浩荡,对我们夫妇家天高地厚之恩,可惜我错怪了陛下。

    高桂英影响到这里,满脸的惭愧,低低的声音道:“陛下龙恩天泽,桂英一时糊涂,误解了陛下请陛下治桂英欺君之罪。”

    “夫人,不知者不怪,朕岂能治罪?现在的首要任务,夫人是配合朕演好这场戏,千万不能露出破绽,我们的戏演得越真,自成这几千人在贼人张献忠哪儿就越安全,等找到了最佳的机会,自成等人,救出李纳,倒反夔州,就大功告成啦。”

    “陛下真是用心良苦,想出如此妙计,桂英感恩戴德,尊旨就是。”高桂英说着脸色酡红的闭上了眼睛,躺在龙榻上,任凭朱由崧摆布。

    朱由崧长出了一口气,不容易呀,小声道:“夫人,那可就委屈你啦,不过放心吧朕有分寸。”

    说着,李自成又故意大声叫嚷道:“李自成造朕的反,朕就搞他的女人,不从朕就得死……”说着开始对高桂英动手动脚宽衣解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