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

    张献忠为了拉拢李自成,他下的本钱真不小,一句话李自成不但不用掉脑袋了,还成了他的一字并肩王,并肩王当然是相对他这个大西帝王来说的。

    李自成角色适应更快,虽然他曾经也是帝王,现在又成了朱由崧的西安侯,眼前又变成了张献忠驾前的王爷,这才叫人在饭桌前不得不低头啊!

    李自成受宠若惊的样子赶紧跪倒谢恩口称陛下,张献忠裂开大嘴笑得胡子乱颤,很有成就感地、带着征服李自成的胜利感,伸手把李自成都拉起来了。

    “哈哈哈哈,平身平身,我们老哥俩还用得着这么多礼吗?”

    张献忠嘴上说着,对手下文武众将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拜见一字并肩王?”

    一字并肩王虽然比不上张献忠的,但无疑在众王之上。这下李自成高兴了,但在场的文臣武将无不嫉妒。

    五军主将和两大智囊都认为张献忠为了拉笼李自成让他死心踏地跟着他干,下的本钱也太大了吧!

    特别是艾能奇,心中不悦。他十四岁就跟张献忠征杀,张献忠称帝之前,与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并称为四将军,在四将军之中,他的勇猛是有名的,十七岁就率众洗劫明军的粮草库,十八岁曾扮作明军将军成功诈城,历史上他亲手射杀过鞑子的高层将领格尔库,现在他出生入死十几年来可谓是战功赦赦,才在张献忠驾前混了一个定北王,在四个干兄弟之中他排行老末,现在头上又多了个一字并肩王,他心里当然不爽。

    虽然他与李自成相比,论名望、论勇武、论军政才能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更何况人家李自成跟他的张献忠还是翁婿关系呢?

    但就对大西的贡献来说,正好翻过来了,他李自成跟他艾能奇又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了。

    但是这些人面对张献忠的旨意,既不敢怒,也不敢言,有气只能憋在心里。

    现在李自成成了仅次于张献忠的一字并肩王,在场的文武众将,象什么大谋士徐以晃、潘独鏊,白文选等五军主将,京营殿帅刘进忠,包括定北王艾能奇都得顶礼膜拜了,特别是张献忠这又提醒。

    “参见王爷,见过王爷……”呼啦一下跪倒一大片,都给李自成行大礼。

    “各位免礼。”李自成真有些受宠若惊了。

    李自成脸上笑,心中也笑,刚才还要砍脑袋,现在他们都对自己俯首称臣了,这真是冰火两重天呀,能在大西军中混个一字并肩王,这是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看来救小女脱险肯定不成问题了。还是我们的陛下高明,你看这一招用得妙极了!

    想到这里李自成心中感激朱由崧,但只感激了一半,心中那股不安份的私欲又膨胀起来,一字并肩王,仅次于张献忠也,我们俩真要同心偕力把朱由崧干趴下,将来对付一个张献忠还在不话下,实在不行了,自己还能够拉着队伍走,重绪自己的帝王之旅。

    难道自己真的甘心居于朱由崧之下,现在朱由崧无疑是千古明君,但是谁知道以后呢,自古以来打江山的帝王哪个不是有道的明君,但一旦打下来江山,坐江山时就变样了,数千年来哪一朝一代的君王不是如此呢?

    难道他真能彻底放下对自己的仇恨,不说这些年自己带着这群泥腿子杀了多少人,抢了多少东西和地盘,但就焚皇陵,食福王,逼崇祯上吊这三件事谁能容忍?先刨了他家祖坟,后把他亲爹给煮吃了,这种深仇大怨不共戴天,他朱由崧真能释然?

    现在之所以对自己如此礼遇,无疑是在利用自己,将来呢,等消灭了张献忠这些反对者,天下太平之后,飞鸟尽,良弓藏,就算自己没有那些深仇大罪,他朱由也绝计不会留自己在身边的,帝王心术他李自成懂!

    到那时他朱由崧肯定会找个借口以莫须有的罪名弄死自己,为他们朱家报仇出气不可,到那时自己估计就得抽筋扒皮、挫骨扬灰、抄灭九族。

    自己不能太傻,这颗脑袋时刻准备着让朱由崧砍,如果时机成熟,自己必须得假戏真唱,弄假成真,什么也没有自己当帝王来得保险!

    就这一瞬间,随着李自成处境及身份地位的变化,李自成的心里翻江倒海,脑子一下子转了九曲十八弯,那颗骚动不安的心忽忽的跳动了几下。

    “哈哈哈……”张献忠的笑声打断了李自成的思绪,半开玩笑道,“自成啊,多亏朕了解你,要换成别人,兴许真的会杀了你。”

    李自成也笑了,“陛下所言不差,不过要换别人,自成单干多好,何故要投他?”

    “嗯也是,卿刚才说的话朕都知道到了,假如朕真的要杀卿,卿方才说有话要对朕的爱妃和朕亲口说?”

    “微臣要对陛下说的是,小女李纳生是陛下的人,死是陛下的鬼。微臣要对小女说的是,能伺候陛下,是上辈子小女修来的福分。”

    李自成这几句话又惹得张献忠大笑起来。

    “陛下,这次小女可随陛下出征?”

    “想女儿了吧,这有何难?爱妃虽然不在夔州,朕这就下旨让爱妃到前敌来,你们父子团聚。”

    “多谢陛下。”

    张献忠又想起了一件事,微微皱眉道:“只是爱卿这次来投,朕觉得做得仍然不够周密,桂英等人恐怕要遭不测了,为什么不把内室家小带出来呢?”

    李自成苦笑了一下:“微臣何曾不想呢,但是那昏君朱由崧可不是好糊弄的,微臣新降,表面上他们对臣很相信不设防,其实臣心里清楚,他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这次五千先锋营,大都是臣的旧部,臣这一路上过关斩将,那昏君才没有怀疑什么,倘若在戴桂英和美仪等,昏君难免要起疑心了。”

    “嗯对对对,还是并肩王虑的周到,只是难为卿了,也苦了桂英她们了,估计他们现在已经凶多吉少了吧……”张献忠说到这里,现出很痛心的样子。

    李自成很沮丧的,“不劳陛下挂念,他们会理解臣的,自古忠孝不能两全。”

    “说的是,并肩王也不要太难过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回头朕定然为并肩王张罗续弦之事。”

    “谢陛下恩典。”李自成嘴上说着心中不仅也担忧起来,自己现在是诈降,桂英和美仪怎么样了?朱由崧不会对他们下手吧,又一想下手是肯定的,如果不下手,自己就露馅儿了,只是这下手最多只是演戏而已,但如果自己假戏真唱,当真背叛了朱由崧,那朱由崧就一定会对他们动真格的的。

    想着这些,李自成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心中像压了一块石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