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加封一字并肩王
    ,!

    张献忠拍板的事,谁也不敢再多说第二句,这是张献忠的性格强势所在。

    一件事摆在桌面上,他说让议论,其他人可以随便议论。但是一旦他定下调子,别人便不敢再悖议,否则那就肯定是自找倒霉了。

    徐以显跟随张献忠多年,当然最了解他的陛下。知道张献忠为人侠义,年轻时任过捕快,身手不凡,爱打不平,人送外号黄虎。

    但张献忠绝不是个莽夫,很有韬略,否则他也混不到今天这个位置上。当初的十三家义军七十二营,大浪淘沙,这么多年了,现在就剩下他一个成了气候,连声名显赫的李自成现在也旗倒兵散了。

    相对于其他文武百官来说,徐以显虽然敢于说话,张献忠也比较相信这个智囊,但他也不是个傻逼,更何况张献忠与以前不一样了,毕竟是帝王了,对帝王的敬畏之心,徐以显也一样有,因此一看陛下已经封死了口,就不敢再多言了。

    京营殿帅刘进忠中到了外面吩咐一声,把李自成和那四千多和他一起投降过来的先锋营将士,全部绑到了刑场之上,要砍脑袋。

    这四千多名军将一看,坏了,奉旨投降这一计看来要落空了,被张献忠识破了,哪一点出了问题了呢,张献忠这一帮人太难对付了,陛下运筹的天衣无缝,哪里看出破绽了呢?

    连侯爷李自成也在劫难逃,这次要血本无归啦。不过这也算是为陛下尽忠了,陛下待我们天高地厚之恩,身为军将有死而已,又有侯爷一块陪着掉脑袋,也值了!

    因此这四五千兵将没有一个怂的。

    李自成当然比他们想的复杂,对于张献忠他最了解了,刚开始的时候心里也是一震,后来又一想,便猜到了张献忠给他玩的什么招,因此心里有了谱。

    午时三刻就要开刀问斩了,行刑的全是大西兵将,四五千人集体砍脑袋,这场面相当震撼。只是这是在军中,老百姓当然无法过来围观看。

    监斩官正是京营殿帅刘进忠,根据张献忠的吩咐他紧盯着李自成的举动和表情。

    但是此时的李自成面无表情,也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刽子手捧大刀站在身后,李自成像没事人一样坦然面对。

    炮响三声成就要人头落地,接连想过两声大炮之后,李自成仍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和他在一起要被砍脑袋的四五千兵将,竟然没有一个装怂求饶的。

    刘进忠一看这李自成真够哏,这几千先锋营估计应该是他的旧部,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眼看就要点第三声炮了,刘进忠带着两名参将和几个亲随来到了李自成近前。

    李自成连看都没看他,好像他们根本都不存在一样。

    刘进忠看了看他,道:“李自成,有什么临终遗言没有?对我们陛下,或者对我李贵妃有什么要说的没有,有的话就说出来,在下一定带到,要再不说可就没有机会了啊。”

    “你是何人?”李自成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扔出这么一句。

    “在下刘进忠,官拜京营殿帅。”

    “哦刘将军,自成还真有几句话要说。你们的陛下,张献忠为何不来见我?”

    刘进忠一笑,“陛下刚到夔州,日理万机,可能没时间吧,阁下有话请讲,刘某人一定把话原汁原味地带到。”

    “那就有劳刘将军了。今日能死在夔州,是我李自成生平最大的憾事。如果战死沙场,或者死在昏君朱由崧的刀剑下,自成死而无憾。可是今日至此,我李自成做梦没有想到,别人可能不了解我李自成,可是这么多年了他张敬轩也不了解我,呜呼,悲哉是也!自成死事小,可怜的追随自成的这几千将士呀。”

    李自成说着看向这几千人被绑着要跟他一起行刑的兵将,不无痛心道:“弟兄们,是自成害了你们,怪自成看错了人,我李自成对不起你们,如果有来生,我李自成愿意做牛做马,再报答兄弟们。”

    “不怪王爷,我们誓死追随王爷,这次心甘情愿与王爷死在一起,要怪只怪那大西王张献忠不识人,如果有来生,我们还愿意誓死追随王爷!”这些军将纷纷道。

    李自成点了点头,因为李自成早就料到了,可能会有这一手,因此在来的路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想到了这一点,也统一了口径。

    当人群静下来之后,李自成把眼一闭:“刘将军,自成的话完了,将军可以下令开刀了。”

    “阁下难道就没有对李贵妃要说的?”

    刘进忠这样想:李纳是李自成的亲生女儿,李自成这次率众造反来投奔张献忠,难道不是冲着她的女儿来的吗?

    李自成一扬脸道:“当然有,但恕自成不能跟刘将军说,即便是小女李纳不能来,要说自成也只能跟敬轩说。”

    “大胆李自成,竟敢提娘娘和陛下的名讳?”刘进忠勃然大怒。

    “哈哈哈,你们的娘娘是自成的女儿,张敬轩是你们的陛下,而不是自成的陛下,如果他是自成的陛下,缘何连面都不肯见便不分青红皂白要杀自成,这是为君之道吗”

    李自成这几句话,刘进忠还真答不上来,只好带人回到了他的监斩棚。

    “时辰已到,点炮!”一名军将开始命令点第三声炮,按照规定这一声炮响,李自成等这几天人全都得人头落地。

    可就在这时,一声尖细的公鸭嗓响起。

    “陛下驾到——”

    张献忠带着一支队伍来到了出现在刑场,从现在开始,第三声炮永远成为了将来时。

    “李哥?”张献忠煞有介事故作吃惊道,“朕听说李哥要来,刚到军营转了一圈,怎么回事儿这是?”

    刘进忠赶紧装模作样的施礼作答:“回陛下的话,请恕微臣直言,有人怀疑李自成率众来降有诈,他刀劈了冯双礼,还占了我们四城,微臣奉了定北王之命要为冯将军等人报仇。”

    其实刑场发生的一切,包括李自成说的那些话,张献忠已经知道了,但现在还在装相,听完刘进忠的话摇头道,“能奇这小子是听谁说的?别人不知道,李哥朕最了解了,他绝对不会归顺朱由崧的,这些他都是迫不得已,否则能瞒过朱由崧吗?朕完全相信他,来呀快快给李哥松绑。”

    “陛下,那这几千人如何处置?”

    张献忠道:“这些人肯定是被昏君朱由崧改编过了,朕现在不缺这点人马,全都杀了,一个不留!”

    有人来给李自成松绑,李自成听了张献忠的话,道:“敬轩,若是这样,还是把自成杀了吧!”

    “李哥,何出此言?”张献忠紧盯着李自成那张脸,不无吃惊道。

    “敬轩,你知道我李自成爱兵如子,从不妄杀一人。这些人全是自成的旧部,他们一路追随自成,出生入死,来投降敬轩,报效大西,敬轩为何容得下自成而容不下他们呢?”

    张献忠大笑,“哦,哈哈哈哈哈,如此说来,是朕误会了,既然如此,全都松绑赦免无罪。”

    “自成代他们谢敬轩了。”

    李自成刚说的那四五千人齐声高呼:“谢陛下不斩之恩,从今后,我等愿与王爷一道誓死效忠陛下。”

    张献忠乐的捋着胡子,“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实不相瞒,朕刚才是给尔等开了个玩笑,你们和李哥来投奔朕,朕高兴还来不及岂能加害?尔等既然来了就对了,编入我大西军中,功必赏,过必成。”

    “谢陛下恩典。”几千人再次此高呼。

    “李哥,朕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刀劈冯双礼之事朕不不怪你,朕封你为一字并肩王如何?”

    一字并肩王可不是一般的王位,等于跟张献忠平起平坐了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肯定在张献忠之下,但是这对李自成来说当然是一步登天,求之不得。

    “这下小女有救了,陛下真乃神人也!”

    李自成心中高兴,赶紧跪倒,受宠若惊的样子:“陛下,微臣李自成,谢主隆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