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张献忠亲征
    ,!

    李自成竟然率众献城投降了朱由崧,这就意味着张献忠少了个膀臂,多了一个劲敌,即便有最疼爱的贵妃娘娘李纳在场,他不便骂娘,但也不至于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

    而且张献忠的笑声很爽朗,真是发自肺腑,没有半点儿牵强,把在场的人全都笑的莫名其妙,面面相觑。

    张献忠的笑声刚落,李纳扑通一声就跪下了,“陛下,请赐臣妾一死。”

    说着苹果似的小脸儿,泪水涟涟。

    “爱妃,何出此言呢?”张献忠讶然。

    “父皇他一时糊涂,投降了大明,臣妾愿意代父皇向陛下谢罪,请陛下念在臣妾伺候陛下还算忠心的份上,赐臣妾三尺白绫,或一碗毒药,或一把匕首,为臣妾留个全尸,臣妾九泉之下也会感念陛下皇恩浩荡的。”

    说着伏在地上,泪如雨下。

    “哎,爱妃呀,你父皇是你父皇,你是你,他投降归顺大明昏君,跟你有何关系!朕也从来没说要治你的罪啊?何况朕最了解你的父王,我们老哥俩有合作也有征战,十几年了,朕最了解我这李哥了,他率众献城投降朱由崧绝对是有原因的,你们就等着瞧吧。他又想用他的老招数吧,啊哈哈哈……”

    张献忠这辈分不知道从哪儿论的,在场的文武众卿也不敢乐。

    张献忠娶了李自成的女儿,李自成按说应该是他名副其实的老大,现在他又当着李纳的面,跟自己的老丈人称兄道弟。

    可能当上帝王就不分辈分了吧,天是老大,帝王就是老二。别说老丈人就是祖宗八代到了帝王面前估计也得退避三舍,叩头下拜吧,更别提宫中**之事,自古就有。要真排起辈份儿来,估计谁也排不清楚。

    君不见身为帝王子占父妻者有之,取妹图嫂者也有之,更有霸占而是媳妇儿的,这要论辈分,就论成一盆浆了。

    因此,要是这样理解的话,他张献忠怎么不分辈份也有他的道理。

    张献忠说着,把李纳拉了起来,又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震的得大殿起回声。

    “爱妃你放心,别说你那父皇,朕的老哥哥,不是真心实意的投降朱由崧,就算他被迫无奈,真的归降了,朕也绝不会治爱妃之罪,朕还没昏到那种地步吧。”说着为李纳擦干眼泪。

    李纳很感动,“多谢陛下龙目有恩,臣妾受宠若惊,惟有好好伺候陛下,才能报答陛下恩情之万一。”

    “好好好,今晚,朕今晚任然留宿爱妃的宫殿。”

    就这样,张献忠笑着把李纳打发走了。

    “父皇那北伐之事,还请父皇明示。”艾能奇从夔州跑到京师千余里,就是来请旨的。

    张献忠认为现在大顺已经完蛋了,大西应该名正言顺的浑水摸鱼,趁着朱由崧大军还没有南下之时,多抢些地盘。

    因此他命令艾能奇继续率部北进。

    刚处理完朝政,正宫皇后领着几个偏妃来拜见张献忠,他们也听说了李自成投降之事,纷纷要求张献忠杀掉李纳。

    “胡闹,你们这是嫉妒!”张献忠拍案而起,吓的这几个皇后妃子全都跪下了。

    “朕告诉你们,李自成是不会真投降的,最多是被迫无奈的权宜之计,即便是李自成真的投降了,于朕的爱妃李纳何干,再有此言论者杀无赦!”

    皇后和几个妃子本来打算借这件事除掉李纳,没想到竟然碰了一脸屎,连个扁屁也不敢回溜溜的走了。

    定北王艾能奇走了没几天,前方战报传来,朱由崧亲率大军20万,水陆并进,从西安向四川杀来,以李自成为先锋。

    这一下张献忠坐不住了,定北王艾能奇充其量只有10万人马,任凭他再骁勇善战,如何能挡得住朱由崧的20万大军,何况还有这个真真假假的李自成?

    “龟儿子的。朕得两线作战了。快把朕的两个丞相和六部高官都请过来,朕要详细议议。”

    现在张献忠驾前设了两个丞相,汪兆麟为左丞相,颜命锡为右丞相。下设六部,六部的长官均为尚书。

    军事上他仿照大明也死设了五军都督府,中军主将王尚礼,前军主将王定国,后军主将白文选,左军主将马元利,右军主将张化龙等。另外还有京营殿帅刘进忠,兵科给事中潘独熬,徐以显。

    很快这是军政的头头脑脑,全都来了,张献忠的四个干儿子,只有最小的一个艾能奇在眼前,这些文武大员很快全都到齐。

    张献忠让他们议论北伐之事,这些人各抒己见,有主张主动北伐的,有主张坚壁其垒的。

    “李自成当了先锋,很好,朕这次要会会他们。龟儿子的,你们都会御驾亲征,朕这次也要御驾亲征!”

    张献忠当即拍板,立即将御儿干殿下孙可望和刘文秀,从云贵之地调往京师。

    二十多天之后,平东王孙可望,抚南王刘文秀,各带着本部的10万人马,进了京师勤王。

    加上京师附近的五大军,张献忠短短的20余天,集齐了30万兵马,粮草等也已齐备。

    留下孙可望坐镇京师,张献忠带着刘文秀以及前军后军,左军右军和中军引兵三十万出四川成都,往夔州方向杀来。

    半路里他们又听说了,李自成率领5000先锋营,势如破竹,连战皆捷,连克汉中,巴州,太平,兴安四座州城。

    大将冯双礼战死,大将马维兴弃城而逃。

    张献忠一听,这一次都不笑了,气得哇哇暴叫,先骂马维兴:“龟儿子的,这个怕死鬼,朕有一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后骂李自成:“无耻,你难道真的投降的昏君朱由崧不成?如果要是那样你就是不仁,休怪俺老张无义!”

    骂完之后,张献忠命手下加紧行军,不几天便赶到了夔州。

    艾能奇率人出来接驾,张献忠到达夔州的第二天,有人来报,李自成策反了他的先锋营,投降来了。

    “哦?来的好!”张献忠一拍桌子,龙书案差点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