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两日取三地
    ,!

    李自成仅以伤亡几百兵卒的微小代价便取得了陕西南部的重镇汉中。

    李自成在城中,稍事休整兵马,在城中只留下500兵卒守城,此战中一些受伤的兵将也在此留下养伤,这500兵卒虚张声势,密布锦旗,等待朱由崧的大部队。

    李自成的先锋营马不停蹄,率4000多人继续南下,直捣巴州。

    明末时期的巴州,只是一个小县城,就是现在的巴中市。但是巴州属于大西,过了巴州往北就是大顺。

    对大西和大顺两国来说,巴州就是大西的边陲小镇。原本是大将冯双礼,一万人马在此驻扎。半个多月前,冯双礼弃了巴州,提兵攻取了汉中,巴州空虚。

    因此李自成几乎是兵不血刃,4000人马一到,就轻而易举的攻占了巴州。然后李自成挥师南下,又占领了太平。

    太平就是后世的四川省万源一带,太平州跟巴州的情况差不多,这里本来是马维兴的驻防之地,数日前马维兴提兵北取了兴安,太平空虚。

    因此李自成的几千兵马也没费什么劲儿便又占领了太平。

    这一下兴安州的马维兴坐不住了。

    汉中的东边是马维兴驻守的兴安州,汉中突然失手,冯双礼阵亡,马维兴大惊。

    本来他和冯双礼这两支队伍像两把尖刀,齐头北进,遥相呼应。现在冯双礼竟然闪电般的阵亡并丢失了汉中,令马维兴来不及出兵救援。

    唇亡齿寒,兔死狗烹。冯双礼大西军中的名望远胜这个马维兴,论文论武,马维兴都得甘拜下风。

    因此马维兴得报李自成智群中冯双礼阵亡的消息后,先是震惊后是害怕。

    马维兴手下兵不过万,赶紧传令手下兵将,四门紧闭,加紧守城,并派人以500里加急的速度上报他的王爷艾能奇。

    马维兴惶惶不可终日,坚守城池,加固城防,在这里盼望救兵。

    然而李自成没有挥师东进攻取兴安,而是南下取了巴州,这等于把他的兴安州隔过去了。现在李自成东进,又取下了太平,等于绕到了他的后方。

    而且马维兴已经探知,在李自成的身后几百里便是朱由崧的20万大军开过来了。

    救兵没有来到,兴安州已经处在明军的重围之中,马维兴这几千人马已经成了明军的饺子馅儿。

    马维兴思前想后不敢交战,最后他选择了弃城而逃。带着手下几千兵马,放弃了兴安州逃往白河口,不敢去见他的王爷艾能奇,而是逃往湖北,去找李定国去了。

    李自成又接管了空城兴安州。这样从攻取巴州到取太平,得兴安,前后没超过三天。

    李自成先夺取了重镇汉中,现在又两天取三地。捷报一个接一个,传到了朱由崧那里。

    这位弘光帝哈哈大笑,“这李自成真不愧是朕的好先锋啊!”

    然后传旨,通令嘉奖李自成先锋营的将士,等战事结束了,再按功行赏。

    李自成得到朱由崧的褒扬非常高兴,这点功劳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现在就是想能尽快从虎口中救出他的女儿李纳。

    他知道陛下自有运筹,具体有什么妙计,他也不清楚,也不敢多问。

    太平再向南几百里便是夔州了,李自成打算兵指夔州,这时是朱由崧的旨意又到了,让他按兵不动,等待朱由崧的大队人马。

    李自成只好兵驻太平,这时他也摸清了驻守夔州的不是旁人,而是张献忠手下的四大王之一,定北王艾能奇。

    李自成知道这个艾能奇可不简单,以勇武善射著称。手下光皇兵就有二十个营,共八万人马,如果算上他地盘之内的里兵,他直辖下的军队有十几万。

    原来张献忠手下的军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正规军,称为皇兵。剩下的就是地方部队,成为里兵。战事起,皇兵出征,里兵守城。

    因此对于夔州的艾能奇,手下只有四五千人的李自成也不敢轻敌,只好将先锋营驻扎在太平州等待朱由崧的大队马。

    两天之后,朱由崧的大队人马没到,天使官却到了。

    这次来的是司礼监秉笔兼御马监掌印太监李国辅,带着一批酒肉来犒赏他的先锋营。

    李自成跪倒谢恩,酒肉留下,临走之时,李国辅让李自成屏退左右,拿出一道密旨。

    李自成再次跪倒接旨,其实就是朱由崧写给李自成的一封密信,密旨的内容连李国辅也不知晓。

    李自成接旨之后,李国辅也没停留,带着人马走了。

    李自成送出大营,李国辅往前走了几步又回来了,“侯爷,临来时陛下还有两句话叮嘱咱家务必带到。”

    “公公有话请讲,自成聆听圣训。”李自成赶紧施礼道。

    李国辅晃着肥大的身躯,来到李自成近前俯耳道:“陛下最大的癖好是什么侯爷知道吗?”

    李自成一怔,这个奴才是不是活腻歪了,敢私下议论陛下的癖好,他哪有这么大的胆子,这是什么意思呢?

    李自成赶紧摇头道:“陛下堪比尧舜,文成武德,冠绝今古,至于有何癖好,恕自成不知。”

    李国辅那张白乎乎的胖脸笑的像包子,两眯成了一条缝,暗道,当初跟咱家回答陛下一样,不愧是流贼头子。

    又道:“侯爷不必紧张,陛下说,今生最大的癖好就是酒色。故这一路上行动缓慢,苦了侯爷,让侯爷担待些。”

    这一点李自成是认可的,朱由崧自我剖析可谓是一语中的,恰如其分。谁都知道老福王和小福王,皆酒色之徒,特别是小福王更甚,继帝位之后,连幼女也不放过。

    但此时李自成嘴里哪敢这样说,“陛下言过了,为陛下尽忠分忧乃臣之本分,何来辛苦和担待之说。请公公转告陛下,臣身为先锋,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嗯,很好,侯爷的话咱家一定带到。天也不早了,咱家也该回去复命了,告辞。”

    “公公慢走。”

    看着李国辅等人在视线中慢慢变小直到消失,李自成也没想出朱由崧让太监带给自己这样两句究竟是何用意,但绝不是表面上的剖析自己,求得臣子的理解,这哪是帝王所为呀?

    又想到那封秘旨,李自成赶紧回帐,在灯下展开密信,隽秀洒脱的小楷映入眼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