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李自成智取汉中(下)
    ,!

    趁着李自成跟朱由崧交战的有利时机,悄然侵入李自成建立的原大顺政权地盘之内的大西军有两支。

    一支就是冯双礼的这支队伍,他趁虚占据了汉中。另一只就是马维兴的队伍,趁机占据了兴安(现在的陕西省安康市一带)。

    冯双礼和马维兴都是大西王张献忠的御儿干殿下、定北王艾能奇手下的大将。

    二将原来一个驻守巴州,一个驻守太平,前些天我去了看他们看到李自成的人马,在朱由崧军队的打击下,节节败退,大顺国的地盘,大片大片的落到了明军手里,他们便趁火打劫,出兵向北抢了这两地。

    他们的王爷听说之后,心中高兴,表面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西王张献忠也装作不知道。

    这是因为他们知道,胜败乃兵家之常事,别看现在李自成一路败北,谁敢保证他李自成没有翻身的机会呢?

    当年的李自成在潼关南原遭到伏击之后,只剩下十七骑,后来不是咸鱼翻身,从商洛山出来,席卷了整个河南,又打进北京了吗?

    张献忠和艾能奇担心的是,万一将来李自成的如果反过手来把明军打跑了,来到四川找他们兴师问罪,跟他们要地盘,张献忠还真觉得脸短,毕竟他们是盟友,而且还是亲戚。

    但是后来竟然传来了李自成献城投降朱由崧的消息,张献忠和手下的四大王根本都不相信,后来成了既定事实,大顺国已经覆灭了,他们认为抢地盘就抢对了,只是抢的太少了,命令这两支军队向北挺进。

    只是还没等这两支人马向北深入,朱由崧就御驾亲征了,而且先来的就是李自成的先锋营,出乎意料之余,一看眼前的形势,这位冯总兵就骄傲轻敌了,认为以前高估了李自成,觉得这个大顺帝王没什么了不起,于是这天晚上三路用兵,打算一举吃掉这5000人马的先锋营。

    他派出两名参将,各统2000兵马从左右包抄,冯双礼亲自带着5000军兵,作为中路军直接向李自成的兵营摸来。

    可是等着三路大军杀进明军大营的事,大营却是空营一座,军帐里都亮着灯,但是一个人都没有。

    冯双礼才知道中计了,刚要传令撤退,四周伏兵四起,数不清的明军将士把他们围在当中。

    “放箭!”

    明军一声令下,无数的弓箭手对着包围圈内的大西军开始射箭了,一时间箭如飞蝗,布满了夜空。

    大西军成排成片的往下倒,当时就乱套了,人喊马嘶的,相互冲撞踩踏的,死伤无数。

    冯双礼赶紧指挥人马往外突围,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冲杀,还真不赖,真突围出去了。

    等跑出十里地了,看看明营没有追兵,他们停下来喘气,粗略的查了一下人数,来时的三路大军,9000人马,这一战就折损过半。

    冯双礼这才知道李自成不是好惹的,这一战太轻敌了,折腾了半宿,损兵者将,无功而返,好不泄气。

    没敢在这里久停,冯双礼将三路人马合在一处,带着4000余残兵败将,往回赶。

    等到了城下叫了半天没人开城,他们出城时留下一千人马守城的,难道都睡着了不成?叫了这么半天,竟然没人理,城头上黑灯瞎火的,豪无动静。

    冯双礼正要发火,突然城头上响起了三声号炮。

    “咚咚,叨。”

    炮响之后,城头上伏兵四起,无数的火把突然亮了起来,照如白昼一般。

    在火把的照耀下,冯双礼看清楚了,城上的兵将全都是明军,这些从甲衣装束和无色战旗你能分辨出来。

    “这,怎么回事儿?”

    以冯双礼为首的几千大西将士

    顿时傻眼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出城走的时候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时辰的时间,短短的两个时辰成就丢啦?明军何时进城了?

    冯双礼等人正在惊愕之余,火光中,一员大将出现在城头。此人古铜色的脸膛,浓眉阔目,五官端正,高高的个头,宽宽的肩膀,头戴金盔,身披金锁连环甲,腰悬宝剑,手持长刀。

    冯双喜一眼就认出来了,此将正是李自成。

    这时李自成在城头哈哈大笑,“不好意思,你们来晚啦。”

    原来就在冯双喜带着9000人马出城偷袭李自成的先锋营的时候,早就埋伏在城外的李自成带个3000兵马诈开了城池。

    李自成料到冯双礼必然上当,提前摆下一座空城计,夜间将5000人马全部撤出大营,给副将留下两千人马主要是弓箭手,在这里伏击来偷营劫寨的大西军。

    剩下的3000人马由李自成亲自带着,悄悄地埋伏在城外,冯双喜的大军出城之后,李自成的人马就悄悄的摸过来了,城中的兵将根本不知情,上了个大当。

    李自成的3000人马进城之后,城中一千大西军知道上当了,也晚了,一踌战,3000有备之师,对一千上当之卒,没出半个时辰,一千收守城的大西军直接就没戏了,死的死降的降,战斗很快结束。

    李自成的3000人刚得下城池,冯双礼带着残兵败将就败回来了,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现在连城也丢了。

    冯双礼这才知道李自成的厉害,恼羞成怒之余,用手中大刀,一指城头上的李自成破口大骂,“好刁的无耻之徒,不顾与我们陛下有结义之盟,放着你的大顺帝王不做,竟然给昏君当开路先锋,兴兵犯境,罪不容诛。”

    李自成冷笑道:“姓冯的可知道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你们趁火打劫,抢了我李自成的地盘,当时可曾想到大西和大顺结盟之事?兴兵犯境,这几个字,亏尔等也说的出口?呸!”

    “李自成,固然我们占领汉中不义在先,但是你呢,打不赢昏君朱由崧节节败退倒也罢了,竟然屈膝投降,甘当昏君的爪牙,为人所不齿,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们?”

    “弘光大帝,乃万世圣主,我李自成投降归顺是弃暗投明,这叫识时务。”

    “呸,识个屁的时务,分明就是贪生怕死,背信弃义的败类……”

    李自成和冯双喜一个城上一个城下,越说言词越激烈,最后骂人了,祖宗三代都骂出来了。

    李自成怒不可遏,吩咐开城,带着人马杀出来了。冯双礼还想复夺城池,带着人马和李自成的人马混战在一处。

    混蛋之中李自成和冯双礼遭遇交手了,没出三合李自成的闯王刀便把冯双礼斩于马下。

    主将一死群龙无首,几千大西,被杀得四散奔逃,军如鸟兽散。天亮的时候,李自成的人马便占领了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