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亲征大西
    ,!

    朱由崧的计策,就是让李自成倒反朱由崧,到张献忠的营中当卧底,伺机救出他的女儿,并把张献忠给收拾了。

    宋献策所说的此计不成,必然鸡飞蛋打,有两层含义,一是此计败露之后,李自成必然被张献忠所杀,救人必然失败,白白的搭上李自成这员悍将。

    更深层次的意思是,李自成非是池中之物,他眼前投降归顺朱由崧,完全是迫不得已,李自成一旦离开了朱由崧的掌控,就有可能倒戈投向张献忠,那此事就更为麻烦,等于放虎归山,纵龙入海。

    对此朱由崧也有详尽的考虑,朱由崧是这么想的,解铃还需系铃人,让李自成假装投降张献忠,这无疑是救李纳最有效的办法,这一招也最能实验李自成的真心。

    如果真要像宋献策所言,李自成对自己有二心,现在为形势所迫,不得不降,或者说他被迫投降完全是卧薪尝胆,韬光养晦,那自己身边无疑等于放了一颗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都爆发了。

    这次他就可能假戏真唱,倒戈投降了张献忠,这也没有什么可惜的,比留在身边一颗定时炸弹要强,这一计无疑是李自成的试金石。

    如果这次他对自己感恩戴德,是真心实意投降,现在只是怀念自己的女儿,那李自成这次冒险也是值得的。李自成跟张献忠合作不止一次了,两人之间相互都比较了解,当卧底,救李纳,收拾张献忠成功率就比较大。

    如果这次能救出李纳,收拾了张献忠,李自成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应该会感念着皇恩浩荡,不遗余力的效忠自己,效忠大明,能让李自成死心塌地地听自己驱使,那自己稳坐京师还用再御驾亲征吗?李自成就能横扫四方了,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因此权衡利弊之后,朱由崧还是觉得这一计虽然有风险,却是可行的,现在干什么没风险呢?该死**朝上,即便躲在家里躺在被窝里也有失火房塌等风险,何况是行军打仗哪能没有风险呢?

    朱由崧让宋献策来,果然见他没有更高明的计策,于是就让他掐算一番,这一计的吉凶成败。

    宋献策还真像算命先生一样,掐着五指,嘴中念念有词,时而皱眉,时而摇头,最后一副天机不可泄露,又不得不泄露的样子,道:“陛下,此计恐非吉兆,吉凶参半,凶胜于吉。臣斗胆,此计请陛下仔细斟酌,三思而后行。”

    “好吧,容朕在思忖一下,记住,今日之事只有朕和爱卿知晓。”

    宋献策是聪明人,朱由崧这话是让他严守保密,就朱由崧不警告这事他也不敢胡说八道,这是宫中的机密,也是军中的机密,泄露出去,他就是掉头之罪。

    因此宋献策唯唯诺诺道:“请陛下放心,微臣一定守口如瓶,绝不会对第二个人提及此事。”

    打发走了宋献策之后,朱由崧在宫中里又踱了几圈,想想宋献策的话,和李自成此去可能会出现的一切后果,最后还是觉得惟有此计可行。

    不过对于李自成,还需采取点反制措施。

    拿定主意以后,朱由崧传旨,召开御前军事会议。开始商议兴兵南进,讨伐流贼张献忠之事。

    其实这没什么可商议的,就是派大军碾压过去,顺我者倡,逆我者亡,因此文武众将到齐之后,山呼万岁列立两厢,朱由崧说出南下兴兵之意,文武众将全都赞成。

    经过这些天在西安的休整,改编了一些大顺军的旧部,又开过了一些勤王之师,高宏图又命人送来了一批粮饷等军需给养,兵员粮草等都得到了补给,西安一带的明军养得兵强马壮,有些日子不打仗了,听说要南下征伐张献忠了,一个个都摩拳擦掌。

    特别是一些武将已经迫不及待了,最典型的就是神箭张环,他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想起父亲张令的大仇,他恨不得现在就领兵带队冲杀过去,在战场上遇到李定国,手刃仇人。

    朱由崧早就运筹好了,看大家没有什么异议便直接分兵派将。

    军事上在西安留下一万人马驻守,调任袁枢为陕西总兵,主要负责镇守西安和咸阳两城。

    然后让河南总理陈潜夫任陕西巡抚,巡抚衙门设在西安,然后布政,漕运等地方三司衙门均进行了调度。

    陈潜夫和袁枢本是河南的封疆大吏,这次调任陕西。至于河南军政衙门的空缺,朱由崧传旨让内阁首辅高弘图和内阁次辅王铎结合兵部衙门进行调任,然后奏报于他,自不必细说。

    然后朱由崧起大明十五万,仍然是御驾亲征,从西安出发,南下直捣张献忠的老巢四川。

    拜宋献策为军师,任命了一个特殊的先锋官,就是李自成。给他五千兵马,让他逢山开路,遇水叠桥。

    随同朱由崧护驾勤王的大将主要有独目将军马万年,神箭手张环,炮营指挥使李柱石,火枪营指挥使赵甫,工程兵指挥使方东旭。李全带领着一支厂卫随同出征,随行的太监仍然是御马监的掌印李国辅。

    另外还有大顺军的降将李过,李来亨,田见秀,高一功,刘芳亮,袁宗第,等等。

    巾帼国女将也没少带,高桂英,马金花,贺宣娇,慧梅,慧英,柳春红等。

    水师统领铁臂苍龙贺兆雄,起五万水师,走水路,配合朱由崧南征,这样算来,朱由崧水陆并进,一共是二十万大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次20万大军的押粮运草官,朱由崧交给了张耐和双喜二将担任。

    粮草的重要性自不必说,朱由崧亲自叮嘱这二将一番,张耐和双喜用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只要人在粮草就在,让陛下放心。

    一切分派完之后,决定三天之后拔营起寨,散场之后众将准备去了。

    朱由崧单独把李自成留下来,“李爱卿有将帅之才,这次委任将军为先锋实在是委屈爱卿了。”

    李自成赶紧施礼:“陛下哪里话来,能为陛下做先锋,自成荣幸之至,何来委屈之说?臣不才,定当不遗余力,为陛下圣师开好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