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落网
    第468章 落网第(1/2)页

    天:

    李全制服了张耐,身上没带着绳子,但李全也有办法,干了这么长时间的锦衣卫头子,经验丰富的很,想捆人到处是绳子。

    他把张耐的腰带抽了出来,拧胳膊用户他的腰带捆住了双手,然后用刀逼住了他。

    此时的楼梯早干净了,藏的藏,跑的跑,李全把张耐压到了楼上。

    这时朱由崧把慧英和慧梅这姐妹俩给捆上了,朱由崧腾出手来,把自己的衣服和慧英的衣服都整理好了,李全进来把张耐和这姐妹三人一块看押。

    慧英慧梅和张耐算是聚齐了,三个人一看这算完了,范文程的计策彻底失败,二女一男面面相觑心照不宣,到现在他们算是真正领教了朱由崧的武艺,外界传闻果然非虚,他们三个捆到一起,也不是朱由崧的对手。

    朱由崧赤手空拳,对付他们三个如老叟戏顽童,朱由崧没想要他们的命,否则他们三个恐怕早就脑袋搬家了。

    知道落到朱由崧手里肯定好不了,先不说他们本来就是流贼,潜入到大明朝的京师给帝王朱由崧下套,刺王杀驾,这是满门抄斩,互免九族之罪。

    不过他们走到这一步,早就不说家了。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次掉脑袋是最轻的,万剐凌迟,大卸八块,扒皮剜眼,点天灯,放到锅里蒸了,煮了,炸了,炒了,煎了,炖了,这都可能有。

    因为小福王的父亲那个老福王不就被他们的父皇李自成给煮吃了吗,朱由崧能忘这个岔吗,他现在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抓不住李自成,拿李自成的干女儿出气,也算是父债子还了。

    因此这三个人都知道等待他们的即将是什么,三个人心中暗骂范文程,若非是这个老贼俺出馊主意,他们焉何能落到这步天地?

    特别是张耐,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自己心爱的人,他不惜离开了闯王和高夫人,一路追随至此,没有军令,这可是掉头之罪。他已经是全然不顾了,但是仍然救不了慧英。

    朱由崧命李全去把老鸨子找来。

    此时的老鸨子早就吓堆了,刚才她沉浸在发财的美梦中。花了三千两买了慧英和慧梅,短短十多天从他们俩身上挣了十几万两银子,照这样下去,财源滚滚,可就发大财啦,这真是一棵摇钱树啊!

    老鸨子看到朱由崧这张十万两白银的银票,想着如何兑换银子,如何花这些银子,正这个时候出事了。

    老鸨子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拿刀动枪的几个男女在楼上拼起命来,窗户也破了,楼上楼下满天飞,鲜血淋漓的。

    老鸨子揣着银票钻桌子底下去了。

    李全找到她,把她从桌子下面揪了出来,拖着她来见朱由崧。

    当得知眼前这位姓朱自称叫朱天的公子,就是当今的万岁爷朱由崧时,老鸨子吓得仨魂跑了俩半,当场就尿了一裤,话都说不出来了,浑身的胖肉只顾哆嗦了。

    她做梦也想不到,万岁爷怎么会来她的玉春楼?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慧英慧梅和张耐他们竟然是一伙的,竟敢刺王杀驾,可真要了她这条老命!

    虽然今日之事她是无辜的,她完全不知内情,但是皇上在这里遇刺,她难辞其咎。朱由崧一歪嘴儿,她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