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血溅青楼
    第467章 血溅青楼第(1/2)页

    天:

    朱由崧还想让眼前的美人儿施展一下才艺,酝酿酝酿情绪,然后再水到渠成行男女之事,没想到美人迫不及待了。

    既然美人如此主动,朱由崧也不用客气了,花钱享受天经地义,更何况眼前春色撩人,令朱由崧热血奔腾,自古以来就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朱由崧不是英雄。

    就这样,两个人上了床……

    这动静令前门的慧梅脸热心跳,令后窗户下面的张耐怒火升腾。

    慧英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此时应该是男人最疏于防守的时候,她强忍住自己,把头上的发簪轻轻的抽出。

    这个银簪长有五寸,一端是尖儿,锋利无比。

    慧英猛然向朱由崧的咽喉刺去,如果刺中任凭朱由崧武艺再高,也得一命呜呼。

    然而惨叫声和鲜血迸溅的场面没有出现,这个玉簪却在朱由崧的咽喉处定格。

    慧英一惊,觉得自己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抓她的正是朱由崧。

    原来朱由崧早就有警觉,这种警觉一是来自于他自身的武者素质,二是来自于慧梅身上的破绽。

    “凤姑娘,你这是干什么?”朱由崧抓住她的手,并没有发怒,还想问个究竟。

    “昏君,我要杀了你!”慧英当然不能跟他多说,一咬牙,用力往前再刺。

    朱由崧面带微笑,像没事人一样,但他这只手就像铁钳一样卡住了慧英的手腕,任凭慧梅英无论如何用力,她手中的银簪仍然是强弩之末,银簪的尖端就在朱由崧的咽喉部定住了,似挨上没挨上,难以前进分毫。

    朱由崧二目微微一凝,用力收缩五指,一阵骨骼的轻响,慧英受不了,觉得手腕骨都要碎了,玉手一松,手中的银簪当啷落地。

    朱由崧轻轻一甩,慧英便滚落到床下。

    这样的动静已经惊动了门口的慧梅,意识到慧英已经失手了,她拔出利剑,破门而入。

    这时的朱由崧和慧英还是一丝不挂,朱由崧的全身被慧梅看了个遍,十六岁的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体,而且还是在这种展示人类原始能力的状况下,羞得她忙把身子转过去了,捂住了脸。

    两个人赶紧找东西遮羞,慧英用拉过一条围巾,遮住下体,心中埋怨慧梅无用,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害什么羞?为了报答父皇和母后,命都不要了,在乎这个干什么?

    慧英顺势从枕下抽出匕首刀,再一次向朱由崧猛刺过去。

    朱由崧刚遮住下体,就势一转身,慧英的刀刺空了。

    “淫贼,姑奶奶宰了你!”慧梅举剑砍来,朱由崧往旁边一闪身,慧梅这一剑砍空。

    咔嚓这一剑正砍到床上,床被劈为两半,帐幔也倒了。

    “喜鹊姑娘口下留德,朕逛个青楼,花钱消费,你情我愿,怎么成了淫贼?你们俩究竟是什么人,赶紧束手就擒,朕或许能饶了你们,不然的话你可知道刺王杀驾的后果!”

    慧英慧梅此时哪听他的,挥舞手中的长剑和短刀,左右加攻,恨不得把朱由崧碎尸万段。

    朱由崧左右闪,赤手空拳的他找机会要制服的姐妹人,这姐妹人也真有些本事,此事已经玩命了,那是李自成和高桂英英的真传。

    男欢女爱,纵欲乱情的温馨小木屋眨眼间成了杀人的战场,两女对一男都玩命了,桌子也翻了,新换的茶几再次碎裂,盘碗儿茶壶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