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朕只让你受一刀之苦
    第456章 朕只让你受一刀之苦第(1/2)页

    天:

    郑鸿逵和郑成功、郑彩五花大绑到朱由崧面前请罪,郑鸿逵和郑成功满脸的惭愧和沮丧,而郑彩铁青着脸,浑身是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原来郑彩和郑鸿逵叔侄闹翻之后,郑彩斩杀几人逃走,郑鸿逵和郑成功随即带着几千兵马包围了郑彩府,郑彩果然策反了连同府兵在内共有一千多人,对抗郑鸿逵和郑成功。

    郑彩大骂这叔侄二人官迷心窍,六亲不认,背叛祖宗,不配作郑家的子孙。

    郑鸿逵和郑成功则骂郑彩为乱臣贼子,论罪当诛,他们要大义灭亲,随后双方发生了火并。

    郑鸿逵和郑成功带着人马冲进郑彩府,一场混战,郑彩的一千多人全部被歼灭,郑彩大战郑鸿逵和郑成功叔侄二人,十几个回合不分胜负。

    不是郑彩武艺赛过这二人,而是这叔侄二人要抓活的,因此十几合后,郑彩被叔侄二人生擒活拿,命人包围现场,绑了郑彩,郑鸿逵和郑成功也命人把自己绑上,押着郑彩这才来见驾请罪。

    朱由崧佯装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故作吃惊道:“三爱卿这是何意?”

    “陛下,南安伯郑芝龙造反了,按照大明的例律,一人造反,抄家灭门,族诛连坐,我等身为其兄弟和儿子,理应伏法,请陛下降罪。”郑鸿逵和郑成功说着跪倒往上磕头。

    然而郑彩立而不跪,一脸的不屑,暗道,见过低贱的,没见过低贱至此的,你们叔侄认为这样摇尾乞怜,昏君就能饶得了你们吗?

    朱由崧没理郑彩笑道:“二位爱卿言重了,大明例律是有这一条,但也得分分青红皂白,也得看看具体情况,虽然郑芝龙跟你们叔侄是骨肉至亲,但已经分居多年,你二人在朝为官,他郑芝龙坐镇福建,他弃朕而去保了唐王造朕的反,而你们对朕忠心耿耿,为光复大明立下汗马功劳,完全是两码事,因此他郑芝龙造反跟你们毫无瓜葛,何罪之有?”

    朱由崧说着,亲自从龙椅那里转过来,将郑鸿逵和郑成功扶起,亲解其绑。

    朱由崧是非分明,功过分明,有点出乎郑彩的意料,满脸的困惑之色,昏君是在装相吗?砍脑袋、抄家灭门之罪,一句话就没事了?这难道是真的?

    郑鸿逵和郑成功满脸惭愧,不无感激地再次跪倒谢恩,“陛下圣明,家门出此逆事,实在是惭愧至极……承蒙陛下宽厚仁德,不治臣等之罪,我等愿戴罪立功,如果陛下信得过我等,我们愿带一支兵马南征福建,先劝降郑芝龙,如果不听,我们将大义灭亲,一举剿灭反贼。”

    “爱卿之忠心昭昭,朕深感欣慰。”朱由崧说着要为郑彩亲解绑绳。

    “陛下不可。罪臣有下情回秉……”

    郑鸿逵拦住了朱由崧,施礼道:“此贼身为朝廷命官,陛下对他天高地厚之恩,然此贼上不思报效皇恩,下不思为国尽忠,竟然跟反贼郑芝龙勾结,聚众谋反,微臣将其拿住交由陛下法落,其千余同党负隅顽抗,已经被微臣和成功带兵绞灭,请陛下治此贼谋反之罪。”

    其实,朱由崧对这些早就了如指掌了,天子眼皮底下的京师出了这么大的事,身为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