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朕杀的不是降将
    第419章 朕杀的不是降将第(1/2)页

    天:

    朱由崧运筹帷幄,三路大军最终剑指清廷的京师,十几万兵将听得热血沸腾。

    两路大军八万人马,第二天便开拔了。

    朱由崧这路人马无疑是中军主力,还有十万多人,包括御营和忠贞营的两大王牌之师。

    两日后,黄得功这路人马传来捷报,唐通率部投降了,并愿意献出沧洲城。

    朱由崧冷笑道:“这个无节操的大汉奸,今天降这个明天降那个,又来跟朕玩投降这套把戏,朕岂能容他!”

    随授意提督东厂的大太监卢九德,刷了一道密旨送给黄得功。

    卢九德施礼道:“唐通死有余辜,但他毕竟是率部主动投降,并愿意献城的降将,而不是俘虏,陛下这样做合适吗?”

    卢九德的意思是,杀降将是兵家大忌,尤其是现在的大明朝虽然接连打了几个胜仗,收复了大片失地,但内忧外患的局面并未彻底消除,鞑子实力尚存,留贼遍地都是,以李自成和张献忠为最,对降将还是以招抚为主,以杀戮为辅。

    朱由崧现在多了几分帝王的霸气,他当然明白卢九德的意思,慨然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朕杀的不是降将,而是出卖祖宗,奴颜婢膝的汉奸败类,正因为他率众主动投降并献城,朕才准许他的部众投降,但只限汉人,鞑子一个不留。另外,朕只治他一人之罪,不株连他的家小门族已经是开了天恩。就他的所作所为,处以极刑,株连九族亦不为过。若今天朕心慈手软饶了他,今日他能投降朕,明日他就能投降鞑子,后天他就能投降流贼,朕之用人首推其德,对罪大恶极的汉奸绝不饶。”

    这位厂卫督主现在越来越觉得他的主子帝王的威严越来越足了,早已不是当初,刚刚监国登基的那个畏首畏尾的那个弘光帝了。

    因此这位权倾朝野的大太监,对于这位帝王的敬畏之心也与日俱增。

    因此,听了朱由崧的话,赶紧唯唯诺诺的道:“陛下圣明,是奴婢有妇人之仁了。”

    朱由崧一摆手,让他出去了。这位大太监刷好旨以后,让朱由崧过目,然后用了玉印,朱由崧让他亲自去见黄德公传旨。

    “奴婢领旨,奴婢告退。”卢九的怀抱着圣旨,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视线转到黄得功的大营。

    唐通虽然无节操,但也算是名将了。黄得功认为这是一场硬仗,因为他们已经打过多次交道了。虽然黄得功每仗都赢唐通,但赢得并不轻松。

    但令黄得功没想到的是,两军刚刚相遇,还没开战,这位沧州总兵便全营挑了白旗,扔了器械率众请降,并表示愿意献出沧州城。

    开始时黄得功还不敢相信,还认为他们是不是在耍阴谋诡计,但确认唐通带着十足的诚意请降时,纵使他这位侯爷也不敢做主了。

    只能上疏请示陛下朱由崧。

    很快圣旨到了,传旨官当然是东厂的掌印太监卢九德。

    黄得功跪倒接旨,看完秘旨之后,黄得功也明白陛下的意思了。

    黄得功和卢九德寒暄之后,开始着手接收唐通投降和献城之事。唐通非常高兴,认为朱由崧已经接收了他,心中感念皇恩浩荡,然后把手下一万五千多名兵将全部交给了黄得功和卢九德接受改编。

    然后,他带着亲卫回到沧洲,以沧洲总兵的名义,带着剩余的五千兵将,开城将黄得功和卢九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