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平西王成了平鼻王(一更)
    第380章 平西王成了平鼻王(一更)第(1/2)页

    天:

    朱由崧在万马军中,杀开一条血路,当冲到多尔衮所在的高坡下面的时候,吴三桂带着一支亲卫兵将冲了过来。

    关宁铁骑虽勇,但在朱由崧马前也是挨宰的角色,因为他们的武力修为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朱由崧的宝剑虽轻,但是一剑下去力有千钧,足以令这些兵将,器毁甲裂。剑锋所至,虽不至于飞沙走石,但可称得上是无坚不摧。不要说有马有剑,即便是赤手空拳,三五百兵将也拦不住他。

    有了宝剑,加上战马的冲击力,朱由崧真是如虎添翼,而且由于长时间的与花木交息练气,内强气息,外壮筋骨,已经有了真功夫。

    因此朱由崧愈战愈勇,根本不知道累,别看只一人一骑,对付这些所谓的清军精锐,用虎入羊群来形容不夸张。

    因此吴三桂的这支人马冲上来之后不久也被杀得七零八落,四散奔逃。

    混战中,吴三桂又与朱由崧交手了。

    现在是吴三桂硬着头皮上来的。他的兵将被杀散,身为主将的他此时却没法跑,因为身后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这个监军正是摄政王多尔衮。

    吴三桂只能豁出去了,此时也是证明他对大清没有二心,与大明朝彻底决裂没有任何瓜葛的最佳时机。

    因此,吴三桂对朱由崧的恨意骤生,是因为洛阳城外朱由崧把他抓住,又把它放了,塞到他身上一封信,又用箭射给他一封信,这两封信把他坑苦了,连他舅舅祖大寿也跟着受牵连,兵权爵位被削,两大家子数百口险些被砍脑袋。

    虽然现在官复原职了,多尔衮已经明确表示,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但是侄儿吴应广死不能复生,心腹爱将马宝跟他反目成仇,这些都是朱由崧害的。

    想着这些吴三桂咬牙切齿,催马抡刀直取朱由崧。

    朱由崧一剑扫出,两名清军惨叫着便倒飞出去。

    这时吴三桂便冲到近前,三亭大砍刀,恶狠狠的劈了下来,“昏君,着刀!”

    一股疾风从脑袋上方横切下来,朱由崧看都没看,宝剑就架上去了。

    吴三桂的大砍刀长九尺九寸,重量好几十斤,轮起来往下砍就几百斤的力气。而朱由崧的宝剑三尺三寸不过十几斤。

    两件兵器重量悬殊,而且一个是双手,一个是单手,按说此招宜躲不应硬封,弄不好连人带马就会被劈为两半,可是朱由崧偏偏支剑来挡,这才叫艺高人胆大。

    当啷一声金铁交鸣,吴三桂恶狠狠这一刀硬是被封出去了,朱由崧连人带马,毫发未损,而且这口宝剑连点儿豁口都没有。

    朱由崧挡住这一刀跟没事人一样,吴三桂反而用力过猛,身子一晃在马上差点失去重心,而且这一刀被荡开,他感到有一股不可思议的猛力,从刀柄传来,震得他双臂酸麻,两手发烫,大刀险些撒手。

    朱由崧这才看清楚,原来是这个大汉奸冲过来了,此时两匹马正好错蹬,朱由崧顺势把将手中剑往上一撩,一道剑光向吴三桂的脖子斩去。

    然而吴三桂也是武艺高强的大将,今年还不到三十五岁的他,耳聪目明,反应敏捷。

    身子刚刚坐稳,脸下白光一闪,知道不好,身子本能的往后一仰。

    脖子躲过去了,但是剑来的太快了,利刃贴着他的脸平滑过去,脸上一热,咔嚓一声头盔从前面被掀掉了。

    二马蹬就错过去了,吴三桂吓得魂不附体,摸了一下脑袋还在,真是侥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