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6章 敌后刺探
    第376章 敌后刺探第(1/2)页

    天:

    帝王亲自深入敌后刺探军情,而且只带两个女保镖,这样的事绝无仅有。

    众将皆感叹朱由崧是天胆,或者说艺高人胆大,但更多的是埋怨,他们的陛下哪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固执,一意孤行,一旦固执起来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但他们心里怨,嘴上哪敢多说?

    临行之前朱由崧又传下一道旨意,他走之后,营中由卢九德督师,各营人马均须听卢九德节制。并晓谕他们,多尔衮奸狡,范文程是鬼才,皆非等闲之辈,祖大寿和吴三桂之诈败也非偶然,他们肯定在耍什么阴谋诡计,各将营士不可掉以轻心。如果鞑子来犯,须守好大营,不可临敌浪战。

    卢九德和众军将齐声答应遵旨。

    这位提督东厂的卢公公是朱由崧最忠实的奴才,虽然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但久经战阵,谙练兵甲,统兵作战经验非常丰富,朱由崧将营中之事交给他也放心。

    一切安排就绪之后,朱由崧带着马金花、贺宣娇早早就休息了。

    两个美娇娘同时侍寝还是首次,不过对朱由崧来说,一夜御两女已经不是首例了,早在京师,金皇后和选侍婵儿经常这样服侍他,朱由崧传旨让二妃同时侍寝,借口当然是明日便于早起和行动。

    二美含娇带嗔虽有些不适应或者抹不开,但也不敢抗旨,又一想早已是皇上的人了,上床就是夫妻,男女之事就是那么回事儿。因此当晚二女与朱由崧同帐同榻而眠。

    不用内监来喊,第二天朱由崧早早地醒来,因为他已经养成闻鸡起舞的习惯,生物钟的作用,比我们这些网文写手起床码字的闹钟都准。

    马金花贺宣教服侍他穿衣漱口,吃喝拉撒已毕,三个人开始顶盔掼甲。

    他们全都身穿重甲,说所谓的重甲是两层甲衣,里面的是一层软甲,质地是牛皮,外面的是金属甲衣。

    由于冶炼技术的局限性,明时的军队甲衣有好几种。最贵重的就是金属甲衣,以铁盔铁甲居多。然后是皮甲,用动物的皮大多是牛皮做成。

    最差的甲衣就是没有甲衣,这些无甲兵穿的就是统一定做的军装号坎。

    无甲兵以农民军居多,当然也有各个政权的军队,大明,大清,大顺,大西,他们的军队里都有相当一部分无甲兵。

    朱由崧和二位妃子披挂整齐,飞身上马,带齐弓箭刀枪,长短利刃,带了一些果品,干粮和水。

    四更过后,朱由崧三人人不知鬼不觉地就出了明军大营。

    朱由崧催开千里一盏灯如飞似箭,马金华贺宣娇,一左一右紧紧相随。三匹马,在夜幕下像箭打的一样向前飞奔。

    天上的星星像黑幕上缀着的宝石,夜风在耳边呼呼而过,道路两边的山石树木,像是黑白山水画,快速地向后方闪去。

    也不知跑出多远,朱由崧觉得山风吹不尽身上的汗渍时,夜色褪去,四周的一切渐渐显出了它的本色。

    看这里风景不错,绿树红花,山峦重叠,还有一处凉亭,朱由崧便勒住了战马,听了几声鸟鸣,马金花和贺宣娇才赶着上来。

    三人跳下战马,松了松马鞍和战马的肚带,让战马也喘息一下。朱由崧和二美在凉亭内坐下,吃了几口干粮和果子,喝了几口水,继续上马赶路。

    这时火红的太阳爬上了山坡,三个人顶着朝阳,纵马飞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