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血战刑场(上)
    第359章 血战刑场(上)第(1/2)页

    天:

    佟养甲冲宫杀驾失败被擒,朱由崧一剑断了他的子孙后代,还要将他绑到菜口刑场与那几千鞑子一起开膛破腑,摘心掏肺,佟养甲恼羞成怒,忍着巨痛没有求饶,反而撂出几句狠话。

    是狠话也是几句赌气的话,那意思是虽然我佟养甲没能成功,但你也别得意的太早了,佟某没能得手不代表劫法场也没有得手,以佟大宝和那五十名“和尚”之骁勇,劫法场救人绝对没问题。

    也别说多,五鞑千子十个能救出一个,洛阳城也就完蛋了,因此这些人不管是“和尚”还是鞑子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狠角色,特别是卓罗、阿山、达摩苏皆是骁勇之将。

    外面有三万多鞑子攻城,里面有这几百勇士做内应,里应外合破城只是个时间问题,到那时任凭伪帝功夫再高也插翅难飞。

    佟养甲自以为得计,有种虽败犹胜的感觉。

    但岂料他这几句话,等于给朱由崧提醒报信,心思机敏的朱由崧立即就料到了菜市口刑场肯定出事了,现在混进来的“和尚”是未知数,显然佟养甲这次冲宫杀驾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间谍行动,这边他带人冲宫杀驾,那边有人劫法场救人,很可能是这种套路。

    因此朱由崧果断决定立即移驾菜市口刑场,一边命人取甲备马,一边喊来御医为李全和柳春红等人治伤,很快满身甲衣的朱由崧带着马金花、贺宣娇和几十名锦衣卫飞马往菜市口而来。

    他们刚出宫门拐过一道街,郑大木差人来报信的军将就到了,军将滚鞍下马跪奏,“陛下,大事不好了,一群来路不明的和尚把法场给劫了,郑将军正在浴血奋战。”

    与朱由崧预感的完全相符,朱由崧打马如飞带着这几十人直奔菜市口刑场……

    菜市口刑场,此时已经成了战场,双方正杀得激烈。别看佟大宝带的五十名和尚仅救出四五百名鞑子,这五百余清军与郑大木的三千明军相比,人数上处于绝对劣势。

    然而这些人从兵到将个个是精挑细选的八旗精锐,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说他们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均不为过,相比之下,这些旧明军的战斗力只能是乌合之众,因此尽管郑大木身先士卒,在此玩命围杀,但就像纸包不住火一样,被几百鞑子冲得七零八落,杀得尸横地,血流成河。

    武进士出身的郑大木觉得有负圣命,彻底玩命了,混战之中遭遇了佟大宝,这个破衣啰嗦的大和尚一看就是个凶僧模样,新剃的脑膜油光发亮,形状象个倒放地坛子,满脸的横肉,生得也是人高马大,体壮如牛,此时一口刀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明军明将,手中刀砍出了几道豁口,都卷了刃了。

    混身是血的他大战郑大木,佟大宝是佟养甲本门的兄弟,两个人都是汉人,手底下都有两下子,此时都不要命了,有道是一将舍命,万将难抵了,因此这二人的凶杀恶斗,一时难分胜负。

    正这时,卓罗杀到了,双战郑大木,郑大木就力不从心了,几合之后,阿山又杀到了,卓罗和阿山皆是满达海手下著名的猛将,再加上一个佟大宝,这才叫好汉难敌四手,恶虎架不住群狼,因此,郑大木打着打着,后背上挨了一刀,鲜血迸溅。

    他咬牙坚持着继续战斗,又几合,左腿上又被砍了一刀,他身子一歪险些摔倒了,他用刀拄地才稳住了身子。

    又两刀凌空砍下,郑大木单腿跪地,拼命的用刀往上招架。

    头顶上的两刀架开了,但门户大开,一剑刺来正中郑大木左胸,虽然这一剑刺的有些偏,又有甲衣护身,这一剑刺的并不深。

    但也穿透了胸肌,痛入骨髓,鲜血迸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