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法场
    第354章 法场第(1/2)页

    天:

    午时的菜市口刑场人山人海,万头攒动,由于这个刑场太大了,光将要挨刀的鞑子和行刑的明军就达八千之众,再加上看热闹的老百姓少说得有十几万人。

    洛阳城万人空巷,今天城内的大小店铺全都关门了,生意都不做了,叫买叫卖的小商小贩也不跑了也不喊了,五行八作,包括各地来的行商也全都集中到了刑场附近,临街的门店楼房上下里外全都是人了,他们今天要开开眼,解解气,看看这些鞑子如何被开膛破腑,挖肺摘心。

    五千鞑子被捆在柱子上,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齿,对着他们指指戳戳,离得近的那些胆子大的老百姓往鞑子身上吐涂抹,扔脏东西。

    这些鞑子现在沮丧到了极点,像被拔了爪牙的野兽,只能龇龇牙再没有什么本事了,他们被押在这里已经一个多时辰了,被捆到柱子上动弹不得,上衣被扒光,大光着膀子,就等着挨骂和挨刀了。

    现在他们也听说了,朱由崧传下旨意,午时三刻要对他们集体开膛破腑,此时他们心中都在骂,当然不是骂大明帝王朱由崧,也不是骂老百姓这么对他们,而是骂佟养甲和满达海,出的这是什么馊注意,不是说只要进城就万无一失吗?我们的人在哪儿呢?一将无能,累死千军,掏心挖肺,这酷刑还不如战死沙场来得痛快……

    此时心中骂得更厉害的当属鞑子的三员主将,卓罗、阿山和达摩苏,把佟养甲的祖宗八代不知道问候了多少遍。

    此时看热闹的老百姓中间,点缀着几十名僧人,穿得破衣啰嗦,每个人身上都背着长条包袱,而且他们直往前挤,老百姓还挤不过他们,被挤得东倒西歪。

    “出家人,挤什么挤,这是杀人的现场,一会不怕溅到你们身上血吗?”有人喝叱。

    这些僧人也不说话,单掌立于胸前,回以凶狠的目光,继续往前挤。

    此时,刑场侧面的临街二层茶楼上,靠近窗户的地方也站着几个衣衫褴褛的僧人,他们提前把这个窗口包下了,花了一百两纹银,开始时这家掌柜的说什么不让他们包,他感到纳闷,这些破衣啰嗦的僧人还蛮有钱呀,但今天就是给多少钱也不行,这里观看刑场太得眼了,我们要给自己留着,今天这机会千载难逢。

    几句好话之后,为首的僧人没耐性了,此人长得也凶,凶相毕露,一巴掌把桌子给拍碎了,掌柜的这才知道这些破和尚惹不起,吓得拾起银子跑了。

    看看没有外人,佟大宝对几个手下耳语了几句,几个和尚瞄着下面的刑场不住地点头。

    为了不让大家冷场,郑大木还安排一个大嗓门的在台上敲锣,转着圈给大伙解说,就是关于今天刑场的事,这五千鞑子是怎么回事,一会要动什么大刑,刑场的秩序,等等。

    这是官方代表发言,也是行刑的前奏,老百姓静静地听着,偌大的刑场鸦雀无声。

    这些完了之后,天已正午。台上监斩棚里坐着的郑大木看看时辰到了,对着下面高喊:“时辰已到,开始行刑。”

    手提钢刀的明军两人一组,就来到了绑着鞑子的柱子前,今天天气也好,虽然已经近夏季,但轻风拂面,也不露出怎么热了,明晃晃的钢刀在太阳光下夺人的二目。

    可是这些明军的钢刀还没举起来,几声破空鸣镝飞来,几声惨叫,几个明军已经中箭倒在台上了。与此同时,刑场旁临街茶楼一窗户上跳下几名和尚,正落到行刑台上,对着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的明军就下了家伙,血溅行刑台。

    台上台下大乱。在场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