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移驾洛阳城
    第342章 移驾洛阳城第(1/2)页

    天:

    孙之獬在朱由崧面前摇尾乞怜,跟一条狗差不多,狗最会看主人的脸色,孙之獬惯于见风使舵,他看这位大明的新皇自始至终没对他发脾气,甚至还有些和颜悦色,为了保命他抱着幻想,在朱由崧面前使出所有招数,所这几年喝的墨水,在官场混的经验全用上了,百般乞怜,间或讨好。

    其实孙之獬错了,他太不了解这位大明的帝王了,朱由崧绝不是那种被小人拍马溜须就能拍晕的人物,也不是耳软心活几句可怜话就能打动的,他用人首推其德然后是才,他最痛恨的是汉奸走狗,民族败类,对那些见什么人说什么的两面派更是不屑一顾。

    朱由崧这些优秀品质当然不是与生俱来的,是他独特的三世经历炼出来的。

    朱由崧之所以没发脾气,一是因为面前的孙之獬太狼狈了,三分不像人,七分好像是畜牲,看他在自己面前表演简直是一种享受,比一下子杀了他更有意思。另外这一仗打得太漂亮了,想想这辉煌的战绩,朱由崧从头发梢笑到脚后跟,因此才会有这种和颜悦色的表情,绝对不是对孙之獬有什么好感,这个奴才完全是自作多情了。

    但这也不能怪孙之獬不识人,他喝了这么多年的墨水,又在崇祯驾前为官多年,早就炼成了官场老油条,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不小的,只是他今天是第一次见朱由崧,也就是说他太不了解朱由崧了,他的招数用错了对象。

    朱由崧不震怒不代表不会杀人,往往喜笑之余的杀人手段反而会更可怕,这是孙之獬后来才体会到的。

    “好吧,谁让朕今天高兴呢,朕就不杀你,成全你,饶了你,但你的所作所为朕不得不多说几句。”朱由崧仍然和颜悦色,不紧不慢。

    这几句话,孙之獬如蒙大赦一样,不住地磕头谢恩,对孙之獬来说,能捡一条命,世上还有比这更便宜的事吗?别说让皇上数落几句,就被是被骂八辈祖宗也是荣幸!而且看这意思,这位帝王还有可能重用自己,仁德的君王啊!

    一时间孙之獬心潮澎湃,都说新任的皇上个性鲜明,盛怒起来伏尸百万,但宽仁起来,也堪称无敌,今日看来果然不假,真是有道的明君啊!此时他决心今后要死心踏地效忠朱由崧,绝不再当二臣了。

    但是朱由崧这几句话,孙之獬受用了,众将不解了,都知道朱由崧最恨汉奸,与前面对军阀用兵不同,对汉奸采用的铁血手段,不允许投降,见一个杀一个,抓一个宰一个,怎么今天陛下果真要留下这个狗奴才吗?

    因此,包括贺宣娇和马金花两个巾帼娇颜在内,都有些不解地看着朱由崧。

    朱由崧对众将的目光只是微微一笑,目光落到孙之獬的身上,“孙之獬,尔之做事太过出格,先中进士,后为明之重臣,先帝崇祯待尔不薄,庶吉士,翰林院检讨,险入内阁之才,也算是位高权重了,然而尔上不思报效君王,下不思造福黎民,满人来了降满,朕来了,又降朕,如此无节操,让朕说点什么好呢?”

    “还有,更让朕难以容忍的是,你降了满清也就降了,为了活命也好,迫于无奈识大体顾大局跟着潮流走也罢,毕竟投降满清者众矣,可是,尔为好讨好满人主子,竟然率先剃发,在降臣之中标新立异,倡议多尔衮让汉人全部剃发,你可知,我们汉人肤发皆由父母祖先之所赐?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血雨腥风,皆因你而起,该当何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