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鳌拜陷阵(中)
    第298章 鳌拜陷阵(中)第(1/2)页

    天:

    对于冲锋陷阵,鳌拜太不陌生了,可以说这些年来如家常便饭,对于明军的战法,这位满洲第一勇士也了如指掌,无非是借助火器,构筑防卸工事,真正的野外近身格斗,只要能冲破了明军的炮火防线,他们就会像屠杀牲口一样容易,来屠杀这些汉人。

    在鳌拜的眼中,明军要说有战斗力,就是依靠火器优势,再就是仗着人多势众凑胆子,因此他才这对大明军的队不屑一顾。

    不能怪鳌拜轻狂,当年的皮岛一战,清军的冲锋受阻,是他鳌拜身先士卒,冒着明军的炮火和如雨的流矢第一个冲到明军的阵营里,抡手中大刀一顿狂劈猛砍,后面的鞑子才冲上来了,一举夺得了皮鸟之战的胜利,那时他一战成名,也赢得“巴图鲁”的美誉,这是大清三等男爵的称号。著名的松锦会战中,又是他冒着猛烈炮火和流矢冲锋陷阵,马步皆勇,五战皆捷,因功晋一等男爵“梅勒章京”。

    这战绩和经历放到谁身都会要骄傲一下子的,现在他看到对岸的明军不多,而且没有大型的火炮,否则早就该响了,只是陈列了些轻火器,再就是弓箭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不过是小儿科,他岂会放在眼里。

    因此一声令下,上万名鞑子如开闸之洪,摧动牲口,乱舞刀枪,向明军冲来。万马踩地,如排山倒海,气势恢弘,如天河倒泄。

    御营的轻火器和马步营也算是久经战阵的老兵了,此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两只眼睛盯着鞑子万马奔腾,两只手可没闲着,火铳、鸟铳和弓箭早就做好了准备。

    这时冲在最前面的鞑子,马蹄已经踏进伊河了,浪花飞溅,银晶四射,御营的两名指挥使决定火候到了,几乎是同时果断下令。

    “射击!”

    “放箭!”

    五百支各式铳炮分成几排,轮番射击,前排的兵将射完之后,蹲下来让后排兵将的瞄准射击,再后面兵将的从前面兵将的空隙中也扳动了机关。

    跟放鞭炮一样,噼里啪啦,轰响连声。

    与他们并肩的是五百名弓箭手,也是排成几排,步弓手在前,相比之下因他们的射程较远,马弓手在后,一齐朝鞑子射击,弓弦响动,流矢如雨,鸣镝呼啸,声动悦耳,这片天空中一时间除了铳炮飞弹就是如雨的流矢,遮天蔽日,硝烟弥漫。

    冲在前面的鞑子有的身上中弹,有战马中弹,有的身上中箭,有的战马被射翻,鞑子和战马纷纷裁入河中,鲜血染红了轻浅的伊河水。

    然而,这些鞑子可能过习惯了马上嗜血的生活,都不惧死,同伴倒下他们无动于衷,有的甚至父兄叔侄生离死别,他们也不皱眉头,更别说掉眼泪,像一群没有人性野兽,照样摧马往前冲,在他们眼中只有胜负,没有生死。

    当然他们不是赤手空拳干挨子弹和弓箭,他们手里也都有家伙,有的挥舞着刀矛枪械,遮弹避矢,有些摘下弓箭一边往前冲,一边对着明军猛射箭,骑马射箭是他们特长,明军中箭倒地的也不在少数。

    就这样,没出一支烟的工会,前面的一排鞑子倒下了,后面的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