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全歼偷营之敌
    第265章 全歼偷营之敌第(1/2)页

    天:

    鞑子们今天算是长了记性,朱由崧帐下有一支令人闻风丧胆的王牌之师。

    不过更让这些鞑子长记性的是,这位功夫帝王亲自冲锋陷阵的胆识和魄力。

    朱由崧宝剑起落处血肉横飞,战马所至鞑子纷纷落马,但是鞑子们悍勇异常,明明知道是送死,还硬往朱由崧马前冲,扬起手中的大刀和长枪纷纷往朱由崧招呼过来。

    朱由崧挥剑荡开长刀的瞬间,一个金刚铁板桥,睡在马背上,鞑子的数杆长枪贴着他的鼻子尖刺空了。

    朱由崧在坐起的瞬间,把手中的长剑横着一划,一道厉闪,正面的两名鞑子的胸腹被划开,肠子和心肝顿时涌出来了,这两名鞑子惨叫着摔落马下。

    但是朱由崧的剑锋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尚存的余势扫中右边的一匹马脖子,血肉迸溅处马脖子被切开一半,这匹马来不及惨叫,便是倒在血泊中,把马上坐的鞑子也扔到马下。

    此时朱有松的战马踏空而来,两只前蹄正踏中这名鞑子的前胸,尽管这名鞑子穿着甲胄,但也被这两只马蹄踩得稀烂,一口鲜血喷到空中,绝气身亡。

    又有几个鞑子冲过来围攻,朱由崧摆动宝剑,空中接练连几道十字交叉形的厉闪,这几名鞑子应声落马。

    朱由崧身边左右的贺宣娇李全郑大木手中的刀剑也不吃素,跟着朱由崧左右冲杀如入无人之境。还有千名甲衣武士助阵,只杀得鞑子人仰马翻,后悔今晚来劫营。

    正这时一员铜盔铜甲的鞑子战将手提冰钉狼牙棒直取朱由崧,来将正是鞑子的总兵官尚善。

    尚善冲到朱由崧马前并不答话,轮起狼牙棒就砸,朱由崧不躲不少闪,挥手中的长剑,一个四两拨千斤,轻而易举地荡开了这一棒。

    尚善真没想到朱由崧是个功夫帝王,就这一招就让他惊愕万分。他的狼牙棒也有六七十斤,轮起来以上势下近千斤之力,朱由崧轻薄的宝剑最多十几斤重,竟然轻而易举的化解了他这一招。

    要换旁人宝剑必然被砸坏,连人带马也得被砸成筛子或肉饼,可是朱由崧竟然安然无恙,难怪那么多八旗子弟都围不住他,自己能不能胜得了他还是个未知数,今天就拼了吧!

    尚善脑子里瞬间有这样的念头闪过,一看第一招落空了,两手腕子一翻,狼牙棒一转个又回来了,跟海底捞月那一招差不多,挂着风声朝朱由崧的脖子撩来。

    狼牙棒浑身是狼牙,不说棒杆,光有尖刺的棒头就有几尺长,这要给撩上朱由崧吃饭的家伙不砸也得漏。

    朱由崧仍然没躲没闪,使了一招怀中抱月,双手捧剑往眼前一立,大宝剑的剑锋正撞到狼牙棒的杆上。

    “当啷”一声,尚善的大棒竟然往上没聊动,寒光闪闪的狼牙尖刺在朱由崧的脖子前定格,朱由崧甚至能感到逼人的寒气。

    但是这次朱由崧不给他反手的机会了,没等他撤棒,朱由崧的宝剑顺着棒杆唰的一声就推了过去。

    这一招叫顺水推舟,宝剑来的非常快,一道寒光闪过,尚善来不及考虑是不是松手,或者说他不舍得松开他的大棒。

    要知道在战场上,武器就是生命,丢了武器,后果可想而知,但是不松手,朱由崧这一点剑推过来他的双手就没了。

    还没等他想好取舍,朱由崧的剑锋就到了,尚善的两只手齐刷刷地从手腕处被宝剑削断,断肢掉落马下,鲜血飞溅。

    十指连心,何况还有两个手掌,疼得尚善惨叫一声,冰钉狼牙棒坠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朱由崧回手一剑刺出,扑的一声,利刃穿透甲叶子进肉透骨,尚善的前胸就多了一个血窟窿,剑风锋透膛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