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夜袭
    第260章 夜袭第(1/2)页

    天:

    黄澍原本是朝廷的监军御使,是朝廷派到左良玉身边监视他们父子的,其职责跟兵科给事中差不多,但要比兵科给事中权力大得多,后来被左家父子同化了,此人的确有些学问,足智多谋,深得左家父子器重。

    还是在朱由崧穿越之前,马士英和阮大铖把持朝纲,朱由崧基本上成了个傀儡帝王,既不敢招惹东林党,更不敢彻底跟马士英翻脸,因为动不动马士英就以兵威上朝。朱由崧只得在党争的夹缝中生存,外面还得受不法军将的气,他这个帝王当得也够窝囊的。

    马士英、阮大铖跟东林党党争不断,很多东林党人先后被捕下狱,如陈贞慧、方以智等人,而左良玉袒护东林党,也害怕马士英阮大铖拿他跟东林党说事迫害自己,左良玉跟马士英阮大铖貌合神离。监军御使黄澎仗着马家父子的势力当面顶撞马士英,马士英假传圣旨派锦衣卫到武昌捉拿黄澍,但左良玉拒绝交人。

    自那时起,黄澎便发誓要誓死效忠左家父子,左家父子也将此人视为心腹智囊,历史上,左良玉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主要就是黄澍等人运筹的。

    因此,左家父子对黄澍基本上是言听计从,但是现在主人变了,左良玉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虽然其子左梦庚还在,而且被尼堪和博洛尊为少帅,但他们毕竟是真鞑子,就连左梦庚也成了人家的奴才。

    因此尽管这次黄澍出的策略有几分含金量,却不被这些嚣张狂妄的鞑子们看中。

    黄澍话音刚落,没等尼堪和博洛说话,鞑子队列走出列一员长相凶狠脸上有疤的大将,脑后的金钱辫子盘在脖子上,冷笑连声讥讽道:“黄先生是被这个小福王打怕了,有那个必要吗,我大清天兵所至,试问哪个敢不屈膝臣服!今晚三更天,尔等只管需用战船把我们运过大江,本总兵愿意一举拿下湖口,活擒朱由崧!”

    “总爷说得是,总爷神威,定然能够马到成功。”黄澍脸上发热,但还是恭维了两句,因为他知道这是尼堪帐前的一位总兵官,名叫尚善,因为人家是鞑子,官职虽然不及他高,但人家出身门头高,属于正蓝旗,他这位左营之中数一数二的大谋士也须得在这位总兵面前矮上三分。

    尚善撇着嘴,对黄澍的恭维嗤之以鼻,转身对尼堪和博洛施礼,要求请令出战,今晚三更天偷袭朱由崧。

    尼堪和博洛知道尚善是员猛将,胯下马掌中镔钉狼牙棒有万夫莫当之勇,跟随他们一道追随阿济格和多铎远征过朝*鲜和蒙*古,所向披靡,这次入关以来,尚善将军也没打过败仗,杀得李自成的人马望风而遁。

    因此尼堪看看博洛,博洛瞅瞅尼堪,二位亲王一咬耳朵就点头同意了尚善的夜袭计划。当即传令给他精兵五千,今晚上偷营劫塞。这五千人马全是鞑子的八旗,一名杂牌没有。

    然后二位亲王又传下一道命令,让左梦庚的水师营负责把五千兵马运过大江。

    这才是上午巳时刚过,现在离三更天还有好几个时辰。作战计划定下之后,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