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左良玉之死(三更)
    第249章 左良玉之死(三更)第(1/2)页

    天:

    在九江通往湖口的官道上,武昌侯左良玉正督师二十万赶往湖口。

    左良玉是个山东大个,人高马大,身材魁伟,头顶铜盔,身披铜甲,外罩淡紫绝战袍,胯下一匹乌龙驹,左侧走兽悬天袋弯弓插箭,战马右侧的鸟翅环得胜钩上挂着他应手的长把厚背斩马刀。

    这种刀类似于北宋时期的朴刀,刀苗子长,刀身宽,带着长杆,不同的是他的刀刀背比较厚,超过三寸,不算刀杆,刀身长四尺五寸,这就增加了刀的重量。

    左良玉这身行头显得威风凛凛,他的威风是在战场上实实在在杀出来的,不是光会指挥部下作战,更善于冲锋陷阵,战场上他善于左右射箭,然后大刀跟上,这种双武器令他战纵横沙场几十年,跟李自成、张献忠、曹操等流贼大仗小仗打过无数次,最出名的一战是他一箭射中张献忠的面部,然后追上去猛砍,张献忠鲜血淋漓,幸亏部下拼死相救才得以逃脱,那是他有生以来最威风的一次。

    不过眼前的左良玉面色忧郁阴沉,心里憋着一肚子气。倒不是因为朱由崧御驾亲征带八万人马来征讨他,这件事他一点也不忧心,前几天他三路用兵,近二十万大军兵分三路,从正面和江左、江右三个方向对朱由崧的人马形势包围之势。光正面就有十万大军屯驻澎泽,他儿子是统率,以祖克勇的悍勇和侯方域的博学多谋,把朱由崧的八万大军阻止住不是问题,然后左右两侧好几万人马,主将徐勇、罗岱、道兴皆是能征惯战之将,跟随他多年了,指挥作战皆有经验。两路人马水陆并进,从左右两翼包抄,掐断朱由崧归路,然后自己带二十万大军一到,昏君就插翅难飞了。

    他现在憋气是他的三位幕僚,湖广总督袁继咸、湖广巡抚何腾蛟和湖广参政堵胤锡,三人全都不识时务,宁死也不肯跟着他造反或者参与他所谓的兵谏。

    他太需要这三位了,特别是袁继咸和何腾蛟,他们私交甚笃,左良玉对这二位相当了解,皆有将帅之才,而且在朝中影响大,可是他嘴皮都劝薄了,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三人皆不就范,甚至组织兵民跟他干仗,面对二十万大军的围攻,袁何二人组织兵民硬是坚守了一天多,因此左良玉憋了一肚子火。

    但尽管如此,他也不愿对这三位下毒手,在九江耽误了两三天时间,因澎泽还有大仗,他只有先把这三位软禁起来,然后起兵开赴澎泽,这一路上想着这些事他闹心。

    正这时,斥侯来报:“启禀侯爷,大事不好了!少帅在澎泽吃了败仗,十万人马全军覆没,澎泽也丢了。”

    这几句话如晴天霹雳,左良玉的双目就瞠圆了,断喝一声跟打雷一样,“你待怎讲?”

    斥侯赶紧禀报了澎泽大战失利的详细经过,当左良玉闻知儿子被朝廷抓了俘虏,好半天没说一句话,成千上万的将士听闻噩耗也惊傻了。

    左良玉的脸色铁青,变白再变红,突然哇哇地吐了几口血,裁于马下,人事不醒。

    左良玉此前一点儿病也没有,体壮如牛,而且年纪也不算大,才五十多岁,出现今天这种状况纯是气的,有道是气大伤身,本来他就憋了一肚子火,又突然传来这样的噩耗,吃了败仗他不在乎,失去十万兵马包括祖克勇、侯方域两员健将他都可以不心疼,但亲生儿子被朝廷活捉了,他受不了,虽然是活捉但后面的事还用想吗?

    因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