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拔矢啖肉
    第242章 拔矢啖肉第(1/2)页

    天:

    想到这里,郑鸿逵拨马便跑,还带着几分狼狈相。

    郑鸿逵不愧是久经战阵的大将,真有经验,如果诈败也是一门技术,郑鸿逵称得上诈败高手,这逃跑的火候把握得正是时候,而且还有演戏的成分,足以以假乱真,但若非陛下有旨,他今天就是力战身死也决不会后退半步,朱由崧对他们郑家恩深似海,他随时准备着为陛下进忠报效。

    看到郑鸿逵狼狈败逃,祖克勇在马上哈哈大笑,提大斧子就追,“孙子,哪里跑,留下尔的狗头!”

    一般情况下,主将一跑,就是兵败的信号,此时不用郑鸿逵再去下达撤退的命令,更何况,他麾下的将士都事先得到了通融,因此看郑鸿逵一跑,纷纷跟着他往下败,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只恨爹娘少生两条的样子。

    祖克勇带着人马在后面紧追不舍,一边追还一边骂。

    什么叫兵败如山倒,眼前就是。漫山遍野,跟放羊一样,你追我赶就跑开了。

    郑鸿逵怕这些判军追着追着不追了,因此他一边跑一边往后看,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立功心切的祖克勇此时紧追不放,郑鸿逵心中高兴,偷偷地取下弓箭,冷不丁一回头对着骑黑马的这个黑大个就是一箭。

    双方相距也就是一百步远的样子,郑鸿逵的箭法也很准,不然的话也中不了武进士,古时弓箭是武科必考的项目,也是最重要的项目,包括骑射和步射。通常情况下能中武举箭法就不错了,更别说是武进士了。

    但是今天寒风凛冽,二人的距离又有些远,本来郑鸿逵这一箭射他的咽喉,但由于这些因素,等这支箭飞到祖克勇近前时就微微有些偏离目标了。

    祖克勇手提大钺打马如飞,正追得欢,突然砰的一声,右肩头像被野兽咬了一口似的疼痛无比,身子一哆嗦。

    扭头一看这才知道自己中箭了,这支箭突破甲叶子钉进出多深,长长的箭杆还在寒风中颤抖,鲜血已经浸透了甲衣。

    但他毫没在乎,腾出一只手来,抓住箭杆一咬牙把这支箭硬生生地拔了出来,由于箭簇是倒三角形,钻进肉里很容易,但要取出来得有些讲究,就这么硬往外拔不是办法,因此这下子还带出一块肉来,这块肉没有二两也差不多。

    这么冷的天疼得祖克勇脸上的汗下来了,但他一声没哼,看着这块血淋淋的。

    “父经母血,决不能失!”祖克勇说着,把箭尖上的肉像吃烤串一样塞嘴里了,胡乱嚼了几下,满嘴是血,然后一伸脖子就咽下去了。然后手一扬把这支带血的箭掷向长空,这时战马并没有停下,仍然是盯着郑鸿逵紧追不舍。

    他周围的兵将看主将如此悍猛,也热血沸腾,跟着他追得更欢了。

    郑鸿逵回头一看,这小子真哏,中箭没有落马不说,还如此启箭食肉,又追过来了,他赶紧收了弓箭,猛打马屁股,这匹马跑得就更欢了,四蹄蹬开,穿沟过丘,如腾云驾雾。

    这时站在不远处高坡上的总指挥左梦庚一看,郑鸿逵的人马溃败下去,他的人马在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