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皇家书院
    第226章 皇家书院第(1/2)页

    天:

    就在朱由崧的剑要落下来的时候,有一人突然跪倒在朱由崧面前为钱谦益求情,此人非别,正是无端被他的老师迫害的郑大木,黄宗羲、郑鸿逵等人愕然。

    朱由崧心中一动就没往下落这一剑,这时郑大木道:“陛下,师徒如父子,虽然老师犯下不赦之罪,但大木斗胆,请陛下高抬贵手,留老师一命,如果可以,大木愿意代老师受过。”

    都认为此时最恨钱谦益的应该是郑大木了,然而关键时刻郑大木却出面为钱谦益求情,而且愿意代师受过,代师受过,这可不是说着玩呢,当着皇上的面,那就是愿意替钱谦益掉脑袋、坐牢!

    这是众人始料未及的,特别是知道内情的东林骨干们,一时间对这个国子监的学生、二十岁的年轻人,全都肃然起敬。

    此时学生和老师,人品之高下,犹如云泥。

    此时心里最感动和负罪的当然是钱谦益了,钱谦益老泪纵横,无地自容了。

    在场的人感动之余,全都看向朱由崧,但朱由崧的剑还是落下来了,东林党人包括柳如是在内,把眼一闭,认为钱谦益必死无疑。

    但是朱由崧这一剑下来后,并没有鲜血迸流,脑袋骨碌在地的情景。

    众人仔细一看,朱由崧这一剑只是把钱谦益的乌纱帽扫去了一半,只剩一个圈和两边的翅还戴在头上,就像个没顶的草帽一样,由于剑锋吹毛利刃,钱谦益发髻被斩落大半,露出脑瓜皮,像是被剃了头一样,钱谦益顿时魂飞魄散晕倒在地。

    一瓢冷水钱谦益又醒了过来,狼狈不堪的他惊魂甫定后,赶紧叩头谢恩。

    朱由崧将宝剑还匣,对钱谦益道:“朕看在大木的份上不杀你,但也绝不再启用你,朕赐你出家。”

    就这样,钱谦益被革除了一切功名,朱由崧擢任吴伟业为礼部尚书,不久南京城紫荆山下的一座小庙,钱谦益和柳如是把女儿小如是交给了朱由崧,一个落发为僧,一个削发为尼。

    随后朱由崧从钱府里搜出大量的书信,主要是与左良玉来往的信,有真信还有伪信,还有几封是与郑芝龙的来往信,由于钱谦益等人均已招供,因此,这些信朱由崧看都没看,全部当众焚毁。

    方以知、陈贞慧、冒襄、李香君、董小宛等,这些东林复社的骨干才女们也全都被免除了死罪,这些人感念皇恩,连同黄宗羲在内都愿意认罪归顺朝廷,朱由崧甚至连大牢也没让他们蹲,朱由崧的理由是,既然连钱谦益这样的罪魁祸首都赦免了,何况是这些人呢?

    在贺宣娇等人陪同下,朱由崧扯着小柳是,从钱府回到谨身殿西暖阁,朱由崧让金皇后负责照看小如是,面对如山的文举策论试卷,卢九德请示如何处理,朱由崧一笑:“如期为众举子开榜,至于这些策论嘛朕也不用一个个再细看了,但也别浪费,天气这么冷,当柴火吧。”

    “陛下圣明,这玩意儿好烧,还没烟,正适合取暖。”卢九德也不敢乐,躬着身子应诺着。

    接下来东林书院被拆除了,说是拆除其实就是换了招牌,是为朱由崧提名王铎执笔的“皇家书院”,皇家书院与国子监齐名,书院除了清洗后的东林学子外,还招收落弟的贡生继续就读。

    新成立的皇家书院隶属于礼部,学院具体事务由儒学大师刘宗周负责,在里面讲学做学问的除了刘宗周本人之外,主要还有黄宗羲、方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