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朕杀的不是东林党
    第225章 朕杀的不是东林党第(1/2)页

    天:

    听说皇上亲自驾临他的府上,钱谦益倍感意外,因为他刚刚从谨身殿西暖阁陛辞,皇上怎么就来了,难道有什么事情,肯定有什么事情,但一般情况下就算是有事情,皇上的金身大驾怎么会到臣子的府上呢?

    而且钱谦益看众人的表情都不对,大都是惊惶失措,就连他的贤内助一向稳重的柳如是此时也是一脸的焦急,他预感到事情有些不妙,果然,柳如是告诉他,府门已经被朝廷的兵将包围了,问他怎么办。

    其实突然出现这样的事,钱谦益也是始料未及,他哪知道怎么办呀,但是他现在一家之主,又是一党的领袖,就得有一家之主和领袖的样子,因此他强迫自己镇下来,暗道:“昏君难道闻到风声了,这是来捕人?不对吧,要是这样,刚才在西暖阁有多少个自己也不够抓呀?再说了要抓人还用得着他这个帝王亲自动手吗?那也未必,这是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葩帝王啊!老天保佑,但愿是虚惊一场。”

    钱谦益正胡思乱想着,又一个家人跑过来了,神色慌张道:“老爷……大事不好了……东厂的掌刑千户李全带着东厂的人冲进来了,不容分说见人就抓,稍有反抗就杀,他们已经进了二道院了,皇上的廷跸随后就到……”

    这下众人心里彻底凉快了,钱谦益也有些傻了,冒襄看了如花似玉的董小宛,董小宛脸色煞白,也不止是她,三个绝色才女都是如此,完全乱了方寸,都看向钱谦益。

    钱谦益一咬牙道:“看来事情败露了,死也不能让他们抓住受折磨,东厂那是人间的地狱,干脆我们跳进荷叶池,再过几十年后,我们又是一条好汉。”

    这些人全都赞同,于是他们往后院的荷花池跑去,他们刚跑到后院,李全带着厂番就冲进来了,李全大喊:“皇上有旨,尔等乱臣贼子,涉嫌密谋造反,赶紧束手就擒,是尔等的便宜,否则杀无赦!”

    这些人现在也是孤注一掷了,当然不能听李全的,冒襄和董小宛知道,他们的陛下酒和色是根本戒不了两癖好,二人手挽着手,董小宛一蒙脸,二一头裁进荷花池,激起的几尺高的水花,银晶散落。

    紧接着李香君,她知道自己也难活了,只可惜候公子不在,自己也不落入昏君之手任人蹂躏,遂一咬粉唇也以用手遮脸跳了进去,这时方以智和陈贞慧也跳了下去。

    众人争相往荷花池里跳,水花接连溅起多高,落到了钱谦益的身上,脸上,令他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就剩下他们俩了,柳如是拉钱谦益就要跳下去了,这时钱谦益却拦住了她,“等等,河东君。”

    “老爷因何不跳?”柳如是不解地看着钱谦益。

    钱谦益却冒出一句令人大跌眼镜的话:“水太冷,不能跳。”

    柳如是愕然地看着他,好像一时间不认识了这个深爱的人,就这一句话,令他的形象大打折扣,闹了半天,这不是个视死如归的英雄,而是胆小怕死的懦夫,关键事头上不及一个女流,柳如是羞愧难当,继续用袖蒙脸,奋身往下就跳。

    而钱谦益则死死地拉住她不放,两个人争执着直到后面有童稚的哭声传来,柳如是泪眼婆娑地停下来,她听出来了,那是女儿小柳是的哭声,这时李全带着人已经冲过来了。

    “想死,没那容易!”李全和春红带着人下荷花池救人,这二人水里的本事都很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