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2章 自掘坟墓
    第222章 自掘坟墓第(1/2)页

    天:

    钱谦益人跪着,双手将第二道折子高高举过头顶,用眼睛的余光盯着朱由崧的反应。果然见朱由崧脸上的悦喜之色全没了,卢九德过来把折子接过来逞给朱由崧。

    钱谦益心里话,昏君不笑了吧,你的麻烦很快就要来了,让老夫听了这多骂声,你也该听几句了,而且老夫已经替你把南安伯福建总镇郑芝龙的世子抓起来,按大明例律,郑大木就该砍头、抄家、灭门了,但是郑芝龙能答应吗?五军都督府的中军大都督郑鸿逵能答应吗?

    他们肯定不会再给你卖命了,必然得造你的反,郑鸿逵可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红得发紫的人物,操江水师佥都御史郑彩是老郑家的嫡系,还有你的得力干将、东厂掌刑千户兼锦衣卫都指挥佥事李全乃是郑鸿逵的心腹,说白了十万京营兵、大半个东厂和锦衣卫,包括一万操江水师,实际上多半在人家的掌控之中,他们如果反戈相击,京城可就热闹喽。

    还不止呢,大海盗头子郑芝龙经营福建沿海多年,手绾重兵数万,与海外列强联系密切,曾经干败强大的荷兰海军,建州当地的官兵征剿几次均是伤兵损将以失败而告终,崇祯帝也是没办法了这才招抚,郑芝龙要一造反,不用流贼和东虏,这半壁江山的大明南北开花,估计也就完蛋了!

    钱谦益自鸣得意时,朱由崧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

    这一笑把钱谦益笑懵了,昏君如何还能笑得出来,难道没意识到大祸就要临头了吗?

    “好你个钱谦益,你可知罪?”朱由崧突然收敛笑容来了这么一句,钱谦益身子一抖,赶紧往上叩头,“啊……微臣知罪……微臣教徒无方,请陛下降罪。”

    钱谦益反应还算快,但明显感到朱由崧说的肯定不是这事,否则决不是这样的反应。

    “朕说的不是这个,郑大木何罪之有,因何先斩后奏将之收监下狱?”

    “啊陛下……”钱谦益傻了,他怀疑自己年迈眼花耳朵不好使听错了,遂一脸错愕道,“郑大木在策论上公然辱骂皇上,按大明例律辱骂皇上,势同欺君造反,轻则砍头,重则祸及满门诛连九族,微臣这么做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不妥!朕一向主张言论自由,才对那妄言朝政者听之任之,并上升到科考的高度。而且是这是考试,既然是考试就允许有对错之分,优劣之别,人之十指伸出来尚且不能齐,况芸芸众生之考生乎?就郑大木这篇来说,抨击的是君王专治,君主专治的确有不妥之处,否则朕也不需要革新了,如果连这都有罪的话,试问钱公,那些民间妄言朝政者是不是均要抓起来砍头诛族呀?”

    “啊他这个……”

    朱由崧振振有词,这一番话,钱谦益张口结舌,无言以对。他做梦没想到朱由崧竟是如此想法,郑大木这么辱骂他,他竟然能忍还生出这样的想法,真是奇葩的帝王,绝无仅有!

    然而朱由崧话锋很明显,也就是说如果郑大木有罪的话,他们东林党也须一并治罪,蹲大牢是轻的,砍头、灭门、诛族是少不了的,当然包括他这东林党的魁首也难逃其咎,这岂不是自掘坟墓!

    这么冷的天,钱谦益的汗却下来了,连连往上叩头,“微臣知罪……微臣糊涂……”

    “朕念你是四朝老臣,一时糊涂,这些天评卷审卷又为朕审阅出这么多好文章来,就既往不咎了,赶紧把郑大木释放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