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皇上就在你身边
    第212章 皇上就在你身边第(1/2)页

    天:

    王铎、贺宣娇、李全、小红等人满脸的得意,让东林党对付东林党,这一招是比他们过去唇枪舌战、争得脸红脖子粗来得痛快,还是皇上有办法。

    此时跟朱由崧心里一样爽甚至还爽过朱由崧的应当是郑大木,这场争论源由他和黄宗羲而起,论能说会道自己争不过他,但他绝不赞成黄宗羲的歪理邪说,正没办法辩驳时,没想到老师及时出现了,更没想老师的一番言论,令嚣张狂妄的黄宗羲直接闭嘴了,郑大木心中倍觉很爽的同时,对钱谦益大赞:“恩师不愧是恩师!”

    朱由崧等人爽了,黄宗羲受不了,但在领袖面前还不敢太造次,强压怒火,刚要辩驳两句,柳如是悄悄拉拉他的衣襟,充他递眼色摇头示意。

    黄宗羲血气方刚,现在头脑有点充血,但集后世五大家称号于一身的黄宗羲当然不是反应迟钝之辈,看出来了钱夫人示意他不让他多嘴,也意识到了,这夫妇二人合伙唱这一出肯定有隐情,于是只好默认自己方才之论是神经病之说了。

    钱谦益这番话说得四周看热闹的又频频点头了,关键是刚刚口若悬河的黄宗羲现在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低头缄默,这些人很快就被钱谦益说服了。

    钱谦益大声为朱由崧歌功颂德,这些当然不是他出口成章,也不是他信口开河,而是朱由崧这几个月的所作所为,他可以适当的放大一些,但绝不能“假大空”,因为他还一个特殊的听众,那就是他的陛下朱由崧,他说话得有凭有据,不能无中生有,不能信口雌黄,否则让朱由崧觉得不顺耳时,他今天就彻底白折腾了。

    应该说钱谦益这场口不应心的演讲还是很成功的,原本被黄宗羲吸引过来的人,觉得皇权专断是万恶的根源,现在被钱谦益这一番灌输,觉得皇权专断也没什么不好,而且要开疆破土,要驱逐贼虏,要光复大明,皇权专断必不可少,势在必行。

    钱谦益接替黄宗羲这场演说时间比黄宗羲讲得还长,因为一般情况下说服人比吸引人更难,钱谦益讲得口干舌燥,直到朱由崧脸上露出喜悦之色,直到四周看热闹的人热情地充他高高举手时,他才结束了这场口不应心的演讲。

    看热闹者陆续散去,黄宗羲一脸的沮丧也离开了。

    郑大木赶紧过来给钱谦益见礼,钱谦益这才知道这个得意门生也在,正好自己有要事找他,装作没有认出来朱由崧,他和郑大木、柳如是随着散去的人群也出了这层院子。

    回到自己的府内,郑大木重新给师父见礼,并表示今天从师父身上学去不少东西。

    钱谦益微笑着颌首,其实钱谦益这笑容背后很是难看,只不过郑大木的没有察觉而已。试想硬让领袖当众反对领袖的政治主张,这比革他的命还难受呢!

    但这些痛楚绝不能对眼前这个肩负他的重大使命的得意门生讲透,让郑大木坐下,仆人献茶,钱谦益心事重重道:“大木,你知道为师唤你来所为何故?”

    “学生愚笨,请恩师明示。”

    钱谦益呷了一口茶,把茶盅又慢慢放在几上,看着郑大木,语重心长道:“学而优则仕。后天就是举国大考之日,皇上励精图治,大刀阔斧革除蔽政,从厂卫、奸党、到四镇军将,皇上全清洗了一遍,现在又两路用兵收复失地,好男儿大有用武之地,为师是想让你金榜题名,以你之文武,等将来再有了功名,前途不可限量,大丈夫不可局域小官小惠。”

    郑大木热血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