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对付东林最有效的办法
    第210章 对付东林最有效的办法第(1/2)页

    天:

    自古知兵非好战,不战而屈人之兵,乃是最高境界。

    因此王铎听说朱由有这样行之有效的办法,当然是最好不过了,省得争得口干舌燥,吐沫星子飞溅,脸红脖子粗的,不过他想了一下,莫非陛下要亮出他的天子身分这张王牌?

    这样黄宗羲倒是闭嘴了,但是这未免有点**份了吧?黄宗羲充其量不过是个民间破落之辈,不说他蹲过大狱,身上无有任何功名,陛下难道要去跟此贼直面相向,唇枪舌战?

    王铎心想着里,没说出来,看着朱由崧。

    朱由崧对李全小声道:“你亲自去见礼部尚书钱谦益,把黄宗羲在这里大放厥词之事告诉他。”

    李全一愣,不解道:“公子,他们可都是东林党人。”

    李全不明白朱由崧的用意,但他知道由他这个东厂的掌刑千户亲口告诉钱公这件事,钱公必然忙不迭地跑过来,但是一个东林健将黄宗羲在这里宣讲“邪教”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再把东林党的魁首也弄来,岂不是推波助澜?

    就连满腹经纶的王铎也不明白朱由崧的用意,不解地看着朱由崧。

    朱由崧胸有成竹道:“对付东林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东林党反对东林党!”

    “啊遵命。”李全明白,这一招太高明了,但他和王铎仍然心存疑惑,让东林党反对东林党,这可能吗?

    别看郑大木找不到这位东林党的领袖,但李全要找他易如反掌,因为现在的东厂和锦衣卫联成一片,对文武百官的监视又形成了气候,绝不次于崇祯时期。厂番无处不在,而且这些厂番早就把专爱跟皇上过不去的东林党们作为盯梢的重点。

    因此很快在鼓楼巷一个僻静的胡同里,李全见到钱谦益和夫人柳如是。

    在这里钱谦益刚刚接到一封密信,这是远在武汉的侯方域给他写来的,他看完之后把密信揣起来,眉头紧锁。

    原来数日前侯方域奉他之命到武汉游说左良玉起兵造反,现在左镇有了消息,不过是回绝的消息,这位武昌侯称皇上这几个月大刀阔斧,革蔽除疴,不是昏聩之君,有时纵有不到之处,身为臣子也应该恪守臣道,左良玉当着侯方域的面以长辈的身份把他训斥一顿,并称若非看在与其父私交匪浅的份上,早就把候公子抓起来交给皇上治罪了。侯方域在信中把这些情况如实相告,问计钱公。

    “这个老狐狸!”钱谦益心里骂了一声,正这时李全带人到了,下马给这位礼部尚书见礼,“东厂掌刑千户兼锦衣卫都指挥佥事李全见过钱大人。”

    钱谦益看到李全心里就发毛,比后世的高官被纪检委约谈还紧张。他当然知道,李全是皇上的心腹爱将,是个红极一时的人物,此人耳聪目明,心狠手辣,当过东厂大档头,虽然他官职不高,但却代表厂卫,也别说他钱谦益,百官之中上至王公帝师,下至百姓庶民,谁见了他不敬畏三分?更别说他钱谦益现在心里有鬼!

    身为四朝元老的钱谦益更见过厂番的手段,厂番说抓你不用打草稿,直接下狱,还是三司衙门不敢过问的诏狱,到里面至少得脱层皮,这是幸运的,很多人都是横着被抬出来的,凡是能想到的酷刑里面全有,没有想到的也有,简直是人间炼狱。

    远的不说,树大根深的勋臣朱国弼几个前就是落到李全之手的,据说当时这位保国公还想以大压小,倚仗自己祖上功高盖世,抛出他保国公乌纱避邪,可是当时小小的东厂大档头李全不吃这一套,上来就接直接动刀子了,想想这些令人不寒而栗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