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娇客竟然是皇上
    第180章 娇客竟然是皇上第(1/2)页

    天:

    朱由崧心里作劲儿,脸上不动声色,听贺兆雄解释完,制止了他的鲁莽。

    朱由崧冷静下来一算计这个时间,现在离与卢九德约定的斩首行动时间还有三天时间,按说该行动了,但现在还没接到河南、徐泗、扬州、镇江等地兵将的确切消息,杀刘泽清容易,对付他的十万兵难,朱由崧原本打算再等一天,明天早再起身赶紧往淮安,可是没想到事情起了变化,现在只能随机应变了,看看这位李副将究竟干什么来了再做打算。

    因此,朱由崧思忖之后,让贺兆雄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带人下山去迎接,而朱由崧带着贺宣娇躲到了聚义大厅的后面,让刘肇基带一千兵马埋伏在聚义大厅四周,让李全和小红带一千兵马从后山偷偷下来抄李化鲸的后路,其余的一千兵马在山寨该干什么干什么,若无其事,以迷惑李化鲸。

    朱由崧这样布置用意很明显,一旦闹翻了,绝不让李化鲸这五千人马活着回去一兵一卒。

    一切准备就绪后,贺兆雄带着人下山热情而隆重地把李化鲸等人接进了山寨。

    山上的庄兵吹吹打打,贺兆雄和李化鲸一见面很是热情,遂携手揽腕,如众星捧月,五百名淮安兵抬着彩礼,热热闹闹地来到了聚义大厅前。

    进了聚义大厅,分宾主落座,仆从献茶,茶罢搁盏,李化鲸满面春风地代表刘泽清对老头进行感谢,感谢他帮了他们伯爷大忙,把可恶的钦差送入了湖底,并将感谢的礼单逞上。

    贺兆雄照例客气了几句,但这次对这些重礼来者不拒,一律照单全收,李化鲸心中高兴,看来我这位老哥想明白了,礼只要收了,话往下就好说了。

    趁热打铁,李化鲸把话又扯到了让老头拉着队伍到淮安投靠刘泽清的事上面,说他们伯爷非常嚣重山庄的英雄好汉,本打算亲自来请,奈何身体不适合让他做全权代表,又抛出一系列你只要去了如之何如之何的优遇条件,等等。

    贺兆雄听他把话说完,淡然一笑:“恩公,咱哥俩多年的交情了,恩公应该最了解老朽的,老朽这辈子有两最,一是最讲道义,二是最恨官府,充着咱哥交往这么深的份上,恩公能不能向愚兄交个实底,刘爷这次派恩公来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哇!”

    李化鲸一愣,这就等于说他的伯爷没安好心呗。

    其实就是没安好心,人家帮了他的忙,不但不感激人家还想把人家吞并,又想打人家女儿的注意,简直是禽兽不如。

    但李化鲸不这么想,摇头道:“老哥哥误会了,我们伯爷虽然朝廷的东平伯,但一向仰慕老哥哥的威名,加上小弟从中周旋,伯爷根本没有抄山灭寨的意思,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伯爷真有这个心思,别说绿柳山庄只有二千两人,就是二万人马恐怕也难挡伯爷的十万大军呀,这话您别不爱听,眼下您又帮了伯爷的大忙,伯爷想跟您再亲近一步,侄女也不小了,如果你们俩家能结成秦晋之好,侄女一辈子的福气,老哥哥飞黄腾达也是指日可待,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屈居这穷山僻壤了。”

    果然被料中了,贺兆雄冷笑一声,“多谢恩公和刘爷的美意,不过呢,小女已经有人家了,恐怕要让恩公和刘爷失望了。”

    “哦?你是说侄女订亲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谁有这么大的福分能入老哥哥和侄女的法眼?”李化鲸一惊。

    贺兆雄煞有介事道:“自然是有贵人了,此人也许恩公识得,你们同朝为官,和小女缘份不浅呢,刚刚定下此事,老朽正要下喜贴宴请恩公喝喜酒呢,恩公就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