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欺负
    第175章 欺负第(1/2)页

    天:

    贺兆雄令伙房多准备饭菜,把凉的酒席又重新热了,山上本来就是两千人多吃饭,现在增加了一千来人,也能应付得来,粮食酒菜都是现成的,到多增加些人手,杀牛宰羊,人多也好干活,大家齐动手,很快饭菜做好了。

    朱由崧带着刘肇基和李全入席,其他人也都开饭。刘肇基和李全还多了个心眼,害怕贺兆雄使招,两个人在吃喝之前悄悄地把桌上的酒菜全都用银针试了毒,见没有问题才放心了。

    朱由崧则根本没往这方面想,见其面知其内,观其言知其言,他知道贺兆雄父女乃绿林豪侠,义名远扬,不是那种江湖肖小之辈,当然做不出那样的事。

    贺兆雄带着山上的头目亲自作陪,席间频频向朱由崧等人敬酒布菜,推杯换盏就喝上了。酒过三巡,菜过无味,话匣子随后也打开了。朱由崧顶喜欢这些草莽英雄,也是他后世没少看水浒之类的小说,帝王的架子早扔一边去了,也放得开。

    绣楼上,贺宣娇把自己闷到屋里。丫鬟小红过来了,“小姐,绿柳山庄已经接受朝廷招安了,您怎么还躺在这里?”

    “爱招安不招安与我有关系?”

    “怎么没有,从今往后我们都是朝廷的人了,放火把山寨一烧,走到哪里都是大摇大摆的,再也不用担心官兵来抄山灭寨了,哎小姐,你好像很不高兴呀,有什么心事?”

    还真让小红说对了,贺宣娇现在满脑子都是朱由崧:这位钦差大人太可恨了,本小姐是真心实意救她,可是他竟敢假装昏迷骗取本姑娘在湖边……哎呀羞死人了,一位未出阁的大姑娘以后还怎么见人?

    贺宣娇正没处撒气了,听了小红的话眼眉立即又竖起来了,“死丫头我能有什么心事,这该死的钦差,姑奶奶救了他们,他们反而恩将仇报,把我们绑了当作人质,本小姐能高兴吗?你难道不生气?”

    “可是……是你让救人的?”小红不解道。

    “不错,本本小姐救了他们,但是本小姐让他绑我们了吗,本小姐让他……哎呀你不懂!”贺宣娇想说朱由崧骗她嘴对嘴吹气的事,但脸红心热哪说得出口。

    “钦差大人说了这都是迫不得已,三位大人一再向我们陪礼道歉,人家可是钦差大人,特别是你救那个,生得好生俊郎,武艺也不是一般的高,连庄主也不是对手,人家几次手下留情,不然我们六个和庄主都够呛,人家还降尊纡贵向我们陪礼,这就够瞧的了,这件事不都过去了吗,连庄主都不再提了,小姐还耿耿于怀呀?”

    “你懂什么!”贺宣娇说不过小红,越想越生气,喝止住她并命她去请庄主。

    小红不敢多言语了,看小姐今天怪怪的,只好去了聚义厅。

    聚义大厅内气氛热烈,老头和朱由崧连吃带喝,狂吹猛侃,兴致正酣时小红进来附在贺兆雄耳边说了几句。

    老头其实对女儿是很娇宠的,今天的事儿早就不生她的气了,心里反而感谢女儿歪打正着做了件有益于山寨的大好事,现在听说女儿有急事找他过去,只好站起来对朱由崧不无歉意道:“大人慢用,老朽失陪一下,去去就来。”

    “老人家请便。”朱由崧当然不知道什么事,点头道。

    贺兆雄又对手下头目道:“你们伺候好三位大人。”众头目们应诺着,贺兆雄跟着小红离开了聚义厅往绣楼而来。

    到了楼上,小红怕碍父女俩的事,便识趣地留在了外面听招呼,老头推门进去了,把门掩好。

    见女儿闷闷不乐地呆坐在里间床上,贺兆雄道:“丫头,什么事?”

    “爹,您难道真的归顺朝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