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顶牛(感谢书友V视觉的打赏)
    第164章 顶牛(感谢书友v视觉的打赏)第(1/2)页

    天:

    父女天性。贺宣娇跟他爹爹一样,有一副侠肝义胆,在探清朱由崧淮安之行的路线后,贺宣娇的心就不平静了。

    在回绿柳山庄的路上,贺宣娇脑子里想的全是朱由崧这三个钦差,特别是朱由崧的音容笑貌在她脑海里萦绕,这是她有生以来让她心起涟漪的第一个男人。

    刘肇基和李全那两句话她可没忘记,若非三位钦差及时出手,她们主仆真的连酒楼都难下,就算能侥幸逃下酒楼,也断然逃不出那群官军的魔掌,一旦落入他们之手,自己假男人真姑娘的身分必然暴露无遗,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三位钦差大人无疑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爹爹要在洪泽洪伏击他们,这些官军包括三位钦差在内一个也活不了,难道自己当真就一点儿也不念及钦差大人的救命解围之恩吗?

    从小贺兆雄就教育女儿,受人滴水恩,应当涌泉报。贺宣娇是这么听的,也是这么做的,他们父女在绿柳山庄掌盘子以后,做了不少行侠仗义、杀富济贫的好事,这一带提起他们绿柳山庄百姓赞成,官府害怕,尤其生活在洪泽湖四周的渔民们,盛赞贺宣娇为侠女。

    可是现在自己恩将仇报,见死不救,岂不成了无情无义之人了吗?想起朱由崧拍其香肩时自己的反应,贺宣娇一阵耳热心跳,最后她拿定了注意。

    见到庄主贺兆雄,给爹爹见礼之后,贺宣娇把探听来的消息讲了,贺兆雄大喜,立即开始布置在洪泽湖袭杀钦差之事。

    贺宣娇仗着胆子让爹爹留三位钦差一命,其他人爱怎么杀怎么杀。贺兆雄一听眼睛就瞪圆了,“丫头,老夫这次杀的就是钦差,别说有恩公相求,就是不求老夫也饶不了他们,这些个狗官鱼肉百姓,作威作福,全都该杀,至于那些吃粮当兵的则不该死,他们只是奉命而行或者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而已。”

    “爹,当官的也有好人,比如这三位钦差……”贺宣娇说着小脸还红了。

    贺兆雄对女儿的反应倍觉意外,问她又不深说,遂把与女儿一同下的丫鬟小红找来一问,知道事情经过了,贺兆雄对朱由崧三个人的奇葩行为也有点发懵,在他们的印象中,大明朝现在的官员除了他的恩公李化鲸之外没一个好东西,从大官到小官不是贪图享受鱼肉百姓的奸邪之徒,就是贪生怕死的汉奸国贼,大明朝才会沦丧至此,逼得皇上上吊,只剩下半壁江山,小福王登基,也只是饮酒享乐,党争不断,尔虞我诈,党同伐异,而绝不会有这样抱打不平、处事公道的侠义钦差,然而……

    他思忖之后得出结论,或许是这位钦差大人看出女儿的破绽,起了什么淫邪之念,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讨好女儿诱其上钩,江湖事他见多了,不管怎么说,必须得让这些钦差葬身湖底,否则在恩公面前无法交代。

    为这事父女俩第一次针锋相对地顶牛了,旁人谁也不敢多言半名,贺宣娇小姐的犟脾气上来了,毫不退让,“爹,您要报恩,却让女儿做无情无义之人吗?”

    “不要说了,老夫好歹是一庄之主,岂能出尔反尔?此事万无更改之理!”贺兆雄蛮横独断的山大王本性也暴露出来了。

    贺宣娇也急眼了,小脸涨得通红,两眼瞪得溜圆:“您嘴上说是报恩,其实分明就是怕了刘泽清!这倒还罢了,您这是助纣为虐。因为现在的恩公李化鲸已经今非昔比了,他是刘泽清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