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船行洪泽湖
    第163章 船行洪泽湖第(1/2)页

    天:

    年轻的公子没有回答朱由崧,而是反应比较强烈,一下子闪出多远,满脸涨得通红,柳眉倒竖,凤目瞪圆,眉宇之间杀机顿现,玉唇紧咬间挤出四个字:“无可奉告!”

    朱由崧一看,这位公子什么毛病,不就是拍了一下你的肩膀,问你的家乡姓名,至于吗?

    不错,我们萍水相逢,素不相识,但刚才若非朕出手施救,你们主仆恐怕此时早就被官军抓走或者砍杀在当场了,这救命之恩,解危之情,朕想跟你亲近一步难道不可以吗?这位公子究竟是什么人?

    朱由崧脑子瞬间划了几个问号,不由得多看了这位公子两眼,由于二人离得近,朱由崧发现公子有些不对了,面红如桃花,连白皙的脖子也泛起了红晕,再看他的肌肤如水,圆宝耳朵旁边青丝发笼着,显得玉颈如雪,香肩如削,这哪是位公子啊,分明是女扮男装!

    年轻的公子看朱由崧这么看她越发不敢和朱由崧对眼神了,再看那年轻公子的仆从,仔细一看也不似男子,朱由崧就明白了**,这是谁家的千金呢?有如此身手,不屈服恶势力,应该来头,难怪她反应这么强烈呢,这是三四百年前的明末呀,男女讲究收授不亲,自己尽管是钦差也是男儿身呀,离她这么近轻拍其肩,自己没事,姑娘哪受得了哇?

    真让朱由崧猜对了,这位年轻的公子果然是化了妆的贺宣娇,绿柳山庄的大小姐,今年未满十七岁,但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聪慧能干的她早两年就已经能替庄主独挡一面了。

    庄主贺兆雄原是山东胶州人,祖上世袭指挥佥事,也算是出身将门了,但到他父亲也就是贺宣娇的爷爷那一辈,因得罪了宦官魏忠贤被掐监下狱,家道因此败落。崇祯登基后,铲除了魏忠贤等阉党,贺兆雄才得以翻身但家中一贫如洗,全无任何功名。

    好在贺兆雄一身武艺,和老伴养了一儿一女,在村中以打猎为生。不慎得罪了本地大户人家,大户人家的老爷看中了他的儿媳,趁他外出打猎时,带人来抢。一场械斗,老伴和儿子和儿媳当场丧命,不满十岁的女儿被掠走。

    贺兆雄回来后,怒不可遏,半夜三更一怒之下杀进这户人家,一口气宰杀了十八口,把女儿抢出来,但却被官府围住,因寡不敌众被抓,不分青红皂白入狱并定成了死罪。

    后遇到捕快李化鲸,当时的李化鲸刚入官场,一腔热血,侠义满肠,知道贺兆雄的遭遇之后,同情他让他带着女儿半夜越狱潜逃了。

    贺兆雄带着女儿逃出虎口之后狠透了官府,不敢在山东呆来到了临淮,后来落草为寇,上了绿柳山,凭他满身的武艺终成了一方霸主,连本地的官府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今天为了报恩,贺兆雄命女儿下山踩盘子。贺宣娇带的这名丫鬟小红也非凡人,也是山庄上的精英,从小跟贺宣娇在一起,比贺宣娇还小一岁,武艺不弱,二人为了行动方便男扮女装,贺宣娇成了公子,而小红成了化名的仆从小福,朱由崧的钦差队伍一踏进宿州,就被这主仆二人盯上了。

    后来朱由崧命人在荒郊野外安营下寨,并化妆后带着刘肇基和李全游山玩水看湖赏花,后又进了宿州城,一直没离开这二人的视线,直到监湖苑湖楼上发生那些事。

    因此,这二人对朱由崧的钦差身分早就在掌握之中,他们俩就是想看看朱由崧要搞什么名堂,具体要走哪条路,山上好有准备,没想到遇上肖公子这出插曲,险些**官府,破天荒地朱由崧又两次给他们解了围,还杀了冯游击,处置了纨绔贵胄肖公子,令贺宣娇对朱由崧这几位特殊的钦差刮目相看,但戒心未除,尤其是男女有别,因此朱由崧来到她拍她的香肩并问及姓名住处,她才有如此反应。

    刘肇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