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朕海涵不了!
    第162章 朕海涵不了!第(1/2)页

    天:

    朱由崧当街断案,刀斩游击将军,杖责了肖公子及其恶奴,那名年轻的公子主仆二人心中自然很是受用,这等于也给他们二人出了口恶气。

    “钦差大人,杖责完毕,请大人验刑。”一名临时负责行刑的军将命人把肖公子等人用门板抬了过来,这一去一来肖公子等人全都变得血肉模糊了,最惨的当然是肖公子,一动不动地趴在门板上,跟个死人也差不多,其他人还在呻吟。

    朱由崧自然懒得管这些人的死活,一挥手让全抬一边去了,有人把冯将军的人头带死尸全清理走了,还有提来桶水,把地上的鲜血冲洗干净。

    这时三司衙门的官老爷们都赶到了,本来他们还打算稍晚一些时候再出城迎接钦差,令游击将军先开道去了,但是很快他们接到报告说是钦差大臣已经进城了,还是化妆私访,在临湖苑酒楼附近被冯游击的官军当成流贼包围了,要抓起来问罪呢。

    几位大老爷吓得魂不附体,钦差远道而来本该他们出城相迎的,怠慢钦差的罪名可大可小,现在他们未曾远迎不说,当地的军兵却要把钦差当贼抓,这可要命了!

    几位大老爷大骂姓冯的游击将军是混蛋二百五,只会上阵拼命,没脑子,什么事都办不好,节外生枝,无事生非,放着地上的祸不惹惹天上的祸!

    但是慌得他们骂人都来不及了,急忙整理官服带着幕僚赶往临湖苑酒楼,当差的在前面驱散行人,清理路障,这些当官的有骑马的,有坐轿的,但不管是骑马的还是坐轿的,时间不大全都慌慌张张地来朱由崧近前,下马或下轿之后个个正冠抖袍,当街而跪,“下官参见钦差大人,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望大人恕罪。”

    朱由崧看了看他们,朗声道:“江苏道宿州布政使使肖伯瑞大人来没来?”

    一头戴方翅乌纱,一身团花锦袍的官员赶紧往前跪趴了几步,大声应道:“下官在。”

    州府的布政使虽然比不上巡抚、督抚、总督之类的封疆大吏,但这位肖大人跟本地的都指挥使和巡检使一样,都属于从五品的朝廷命官,加上他还兼职经理本地的漕运事务,这也相当于大半个知府了,因此整个宿州的三司衙门数他官最大。

    但地方官与京官毕竟不同,平时没有进京上朝的机会,与京官接触的也少,更无有上朝面君的机会,通过驿站方面传递过来的官凭,肖大人只知道这次来的钦差是新上任不久的御营统领刘肇基,他和其他幕僚一样,对这位刘大人还只是个概念,利用跪迎的机会,他早就偷偷地瞄了这三个钦差大人一眼,最后目标锁定在朱由崧的脸上,认为这就是那位钦差刘肇基刘大人无疑了。

    “这么年轻?顶多也就是二十多岁吧,就是御营统领、钦差大臣了?”

    肖大人看朱由崧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心里正在赞叹刘大人年轻有为时,听到钦差点到自己,赶紧往前跪爬应诺。

    朱由崧一看,真是父子天性,这位跟刚才那位身着红衣的肖公子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印出来的,那个嘴那个眼,那个眉毛那个脸,除了一个有胡子一个没胡子,一个脸上有皱纹一个脸上无皱纹之外,其余都是一个模板。

    朱由崧道:“肖大人,你们家肖公子在临湖苑酒楼仗势欺人,并妄语本钦差与这位公子是流贼,让游击将军冯得仍乱纵兵威,胡乱抓人,此事你可知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