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以儆效尤
    第161章 以儆效尤第(1/2)页

    天:

    刘肇基和李全二人掌中亮出之物,是一个金色的牌子,有巴掌大小,大致呈椭圆形,朱漆描金,黄灿灿的龙凤图案,中间一个阳文的篆体“御”字格外显眼,这些军将可不瞎,一看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御用之物,这玩意只有钦差才有。

    换句话说,毋庸置疑,眼前这三位是就是乔装改扮的钦差大人!

    这下全傻眼了,往前的冲的也不冲了,喊叫的也不喊了,像被定型法术定住一样,包括那位嚣张不可一世的红衣肖公子、手下家奴和冯游击在内,全都惊得嘴张多大,有的舌头都吐出来了。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钦差大人不在营中端坐,等着地方官的幕僚接出来恭迎大驾大礼参拜,竟然化妆私访先行进城了,还只带两个亲从,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啊!

    只是那位年轻的公子主仆二人对此事并不怎么意外,相互看着微微颌首,三个人的钦差身份他们不意外,此时他们意外的是钦差跟官军是一家人呀,这是演的哪一出?

    也是游击将军级别太低,当然不识得这三位钦差姓字名谁,但腿已经软了,赶紧从马上滑溜下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往上叩头:“原来是钦差大人,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钦差大人驾到,多多冒犯,死罪死罪。”

    游击将军带头这一跪,他手下的军将腿也都软了,钦差怀揣圣旨,肩负圣命,如皇上亲临,可是他们拿刀动枪连喊带叫,把钦差当流贼要抓杀的,这就是造反,掉脑袋是小事,弄不好要抄家灭门连坐灭族,因此都吓得面无人色,扔了枪械跪下乞罪。

    最害怕的当然是那位红衣肖公子,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几位竟然是化了妆的钦差,难怪个个硬气十足,伸手不凡,原来他们都是钦差呀!自己这点势跟钦差相比,什么都不是,我的妈呀,这下可糟了,捅了天上的祸了!

    红衣公子虽然没有功名,但通过他的布政使老爹当然知道这有多严重,吓得面无人色想溜,但腿不听使唤,双腿一软也跟着跪下了,跟着下跪的还有那般战战兢兢心里直叫倒霉的那帮恶奴们。

    朱由崧缓步到那位游击将军近前,那位游击将军磕头如捣蒜一个劲儿地喊钦差大人驾到、死罪之类的话。

    “你是该死!”朱由崧冷哼一声,一句话等于把这名游击将军判了死刑,这位冯将军脸上的汗立马下来了。

    朱由崧又道:“本钦差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官居何职?”

    “回大人,卑职冯得仍,是宿州的游击将军。”

    “这个名字很适合你,是该扔啦!”本钦差再问你,“你凭什么就断定本钦差和这位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是流贼,我们脸上都没刻着字吧?”

    “啊……卑职该死……都是肖公子说的……”冯得仍一指身后跪着的红衣公子,话都说不全了。

    朱由崧又目光转向红衣公子,“哦,肖公子,你又是凭什么断定呢?”

    红衣公子的嚣张劲儿早没影了,一个劲儿地磕响头,“小人不知……纯属妄语……望大人高抬贵手,饶我们一条狗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