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临湖苑的年轻公子
    第157章 临湖苑的年轻公子第(1/2)页

    天:

    “看您说的,老哥哥是嫌少吗?”说着李化鲸又把礼单推了过去,然后令贺兆雄将无关人员打发走,又道,“实不相瞒,在下早就不在衙门捕差办案了,现为东平伯刘泽清麾下的总兵,我们伯爷志比鸿鹄,当今天子昏聩无能,沉溺酒色,不理朝政,奸臣弄权,国将不国。伯爷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将扶大厦于将倾,闻知老哥哥的威名,谴在下前来拜山,这是伯爷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请老哥哥笑纳。”

    贺兆雄听出了端倪,说白了,刘泽清就是要造朝廷的反呗,像是要拉自己入伙,贺兆雄愕然,遂又推辞道:“伯爷太抬举老朽了吧,老朽出身绿林,小名叫贼,今天脱下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怕是要让恩公和伯爷失望了。”

    “在这一带,提起您铁臂苍龙的威名,谁人不知?你跺一脚洪泽湖畔地皮乱颤,老哥哥莫要再推辞了,我们伯爷说了,只要您和小姐带着人过去,随便提条件,要什么给什么,只要我们伯爷能办到的,以老哥哥和小姐的本事,纵横天下,成就伟业亦非难事,介时高官得做,骏马得骑,名垂千古,万古流芳,如此前程,不比当一庄主胜强百辈吗?老哥哥还犹豫什么呢?”

    贺兆雄一笑,“恩公,别人不知道,您应该了解老朽的,胸无大志,得过且过,而且都已经这般年纪了,哪还敢谈什么前程,再说小女不过一玩童就更不堪了,使不得,千万使不得呀。”……

    两个人一个执意相请,另一个执意推辞,最后李化鲸鱼道:“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眼前有一件棘手之事需要老哥哥出手相助,想必老哥哥不会推辞吧。”

    “恩公请讲。”

    “奉旨的钦差已经到了宿迁了,不日必然将经过绿柳滩,在下斗胆请老哥哥让这讨厌的钦差就地消失。”说着,李化鲸用手比划了个杀的动作。

    贺兆雄听完之后把牙一咬,“充着恩公的金面,这件事交给老朽了,陋室不敢多留贵客,恩公请回听信吧!”

    “好,爽快。事成之先,我们伯爷还有重谢。”李化鲸抱拳拱手,也没多言,不管贺兆雄愿不愿收,把礼物放下,带着人离开山庄回淮安向刘泽清报喜去了。

    送走了李化鲸,大管家贺福道:“老爷,您杀福济贫,与官府势不两立,现在我们的恩公造了昏君的反,诚意相邀,这是您大干一番的好时机呀,您怎么一再推让起来?”

    贺兆雄摇头道:“哎,老朽觉得恩公是个英雄,今天看来我们终究不是一路人呢,虽然他们要举义旗了,但跟刘泽清混在一起的人应该没有好东西,我们不能与他们同流合污,但这个忙我们必须得帮。”

    “老爷真是知恩图报,义薄云天啊。”

    贺兆雄命人把女儿找来,时间不大,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由一个丫鬟领着进来万福道:“爹爹难道真要帮刘泽清的忙?”

    “丫头哇,你都知道了?”

    贺宣娇道:“娇儿也是刚听下人说的,爹,想不到我们的恩公竟然与刘泽清为伍,您竟然也答应了要帮他们,刘泽清是什么人的样您难道不清楚吗?”

    贺兆雄叹了声,“爹当然知道刘泽清不是个人物,欺上瞒下,纵兵抢劫,鱼肉百姓,阴毒残忍,淮上的人提起来没有不骂他的,恨得牙长四尺,但李化鲸对咱们有恩,受人滴水恩,应该涌泉报,要是刘泽清来求,你爹还真不会给他这个面子,现在恩公来求一回,爹是背不过嘴了,谁让人家对咱有恩呢,没有恩公,焉你爹的今日啊。”

    贺宣娇把胸脯一挺道:“爹别说了,您重情尚义,这份恩情要不还了,您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