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阎应元大战刘良佐
    第146章 阎应元大战刘良佐第(1/2)页

    天:

    吊桥落下,城门大开,一支人马如开闸的洪水卷地而出,为首的大将卧蚕眉,单凤目,手提青龙偃月刀,坐下枣红马,乍一看好似武圣关云长重生,来将非别,正是江阴三公的第一名、新任京营提督阎应元。

    阎应元领命后,匆匆点了一千兵马杀出城来,这一千人马除了二百名是阎应元的卫队之外,剩下的八百人都是弓弩手,与此同时,陈明遇和冯厚敦各点兵三千埋伏城门两侧,以接应阎应元,其他的京营兵在郑鸿逵的指挥下仍然坚持城池。

    人如猛虎,马赛欢龙,阎应元这支队伍一边往前冲,一边射箭,目标当然是刘良佐的人马,这支人马眨眼间冲过护城河,让出吊桥之路,在护城河对岸跟刘良佐的人马对射起来。

    在八百名弓弩手的掩护下,那些从刘良佐的阵营中弃了枪械投降朝廷的兵将,除了数百名被刘良佐的弓弩和铳炮射杀在护城河畔外,其余的兵将多如过江之鲫,纷纷跑上吊桥,安全地退入城中。

    刘良佐见此情景眼珠子都红了,叫嚣道:“给我杀光他们,冲进城中,活捉昏君,烧杀淫掠,你们可以随便来!”

    刘良佐的五万中路军,被朱由崧用攻心计分离出一部分人马,但无疑还有一部分是刘良佐的死忠,他们军心浮动之余,刘良佐连杀人带许愿,这几万人马又如狼似虎了。

    刘良佐身先士卒,摘下三尖两刃刀径直向阎应元的人马杀来,阎应元提刀相迎,“逆贼,着刀!”

    阎应元马快刀急,力劈华山就是一刀。

    刘良佐横刀招架,当啷一声巨响,阎应元的青龙偃月刀正剁到刘良佐三尖两刃刀的刀杆上,虽然把这一刀架出去了,但震得刘良佐两臂发麻,虎口发烫,关节差点脱臼。

    刘良佐人品虽然不逮,但不等于他没本领,论文,提笔能书孔孟之道,论武,弓刀石马步箭,十八般武艺件件拿得起放得下,尤其是擅使一口三尖两刃刀,胯马冲杀,骁勇异常。

    他跟高杰一样,也是农民军出身,只是后来背判了农民军投靠了朝廷,从当贼到剿贼,从总兵官到倡平伯,这一路杀来,用身经百战来形容他一点儿也不为过。

    历史上清军大兵压境,南明岌岌可危,他率十万人马不战而降当了可耻的汉奸,从此对明末军民大举屠刀,屡任清廷的散秩大臣、江安提督,加总管衔。后调任直隶,去总管衔,改左都督,封二等子爵,没点文治武功,清廷如此耀眼的顶带花绫和瓜皮小帽怎能顶得起来?

    不过眼前刘良佐很有点吃惊,疆场拼杀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勇武之将,再细细打量阎应元,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大将青龙刀,赤色马,面色微红,三络长冉飘散胸前,威风之中彰显着浩然正气,跟传说中的汉寿亭侯关云长有几分相像,吓得他没敢再进招,用刀一指,“来将何人?”

    阎应元正色道:“某乃江阴阎应元,现为京营兵提督,狗贼,朝廷待尔不薄,却吃里趴外干起了汉奸的勾当,死后也无颜面见泉下祖宗,干脆自杀了吧,免得污了阎某的大刀。”

    “匹夫,找死!”刘良佐被骂急了,抡刀就剁。

    阎应元摆刀相还,二人杀在一处。

    这两个人注定是一对冤家,历史上阎应元在江阴遇上了这个国贼,他带领六万义民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