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练兵(下)
    第133章 练兵(下)第(1/2)页

    天:

    朱由崧自然知道射箭是一门很深的学问,这门学问源远流长,从上古社会一直到现在,从最初为了生存的茹毛饮血,到现在的群雄逐鹿天下,经久不衰,直到二十一世纪的和平年代,奥运健儿不还在比射吗?

    射箭由易到难分为以静射静,即站在原地射静止的耙子;以静射动,即站在原地射运动的耙子;以动射静,即在飞驰的战马上射静止的耙子;最难的当然是以动射动,即在飞驰的战马上射运动的耙子。

    虽然此时刘肇基是以静射静,但古人一步相当于一米,八十米远能三发三中,没有一番苦功是办不到的,因此连朱由崧也抚手称赞道:“刘爱卿堪称神射。”

    刘肇基不以为然道:“陛下过誉了,‘神射’二字微臣实不敢当,不是微臣谦虚,真正的神射手是那武进士出身的川中名将张令张老将军,老将军膂力过人,能开五石的强弓,一马三箭,箭发必中,中必洞穿,百步之外取上将首级十拿十稳。可惜的是,四年前老将军在重庆平贼之战中不幸被贼射杀,但时至今日老将军威名尚存,尚无有人敢称‘神射’二字。”

    朱由崧听到这里对这个张令也倍觉遗憾,但更遗憾的是,张令既然堪称神射,却在战场上被别人射杀,那按照逻辑射杀他的人岂不是比张令更厉害?这是谁呀?被明将称为贼的,应该是义军,能射杀张令的定然不是一般的人物,明末实力最大的义军有两支,应该不是李自成的战将就是张献忠的摩下……

    朱由崧开动三身一体的思维,很快锁定了一个名字,这就是跟郑成功齐名的民族英雄李定国,想到历史上此人的赦赦威名,朱由崧恨不得立即与之在战场上相见,然而又想到相见却不是朋友,却注定是敌人,朱由崧不无遗憾。

    朱由崧的心理活动,别人当然不知道,离开了骑射场,他们君臣又来到了一个小山包面前,这里是负重跑的训练现场,教员一声令下,数百名兵卒要抢战前面一个山头,每人身上都背着几十斤的重物往前冲。

    但有一名兵卒不小心崴了脚,身子一歪虽没倒下,却再跑起来像蜗牛一样,教员拎着鞭子过来了,“你是在散步吗?快跑……还这么慢,信不信老子让你跑十遍!”

    “报告!学生崴了脚。”兵卒一咧嘴。

    “崴了脚算什么,折了腿也得跑,否则你就没命了!”教员把眼一瞪喝道。

    “我跑不动!”兵卒来情绪了,干脆不干了,暗道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折了腿跑一个我看看?

    “你说什么?”教员来自刘肇基的卫队,把眼一瞪,手中鞭就抡起来了,对着兵卒就抽了过去。

    马鞭还没未落到兵卒身上,鞭梢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人影一闪,眼前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教员和那名兵卒都是一怔。

    “皇上驾到——”后面跟上来的卢九德不失时机的用他那独特的声音喊了一嗓子。

    教员和兵卒脸上一惊,看看朱由崧,又看到身后跟过来太监及武将们,里面还有刘肇基的身影,尽管他可能没见过朱由崧,但脑子不糊涂,皇上?眼前此人难道是皇上,怎么可能?穿戴不像呀,但看这派头,有厂公相随,还有他们总爷跟班,一大帮子位高权重都全都恭恭敬敬的,除了皇上谁还有这么大的魄力?

    贵为九五之尊的皇上就站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