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夜半兵变(下)
    第119章 夜半兵变(下)第(1/2)页

    天:

    深更半夜的,宫门外这么多人马如此折腾,龙榻上睡觉的朱由崧不可能不知道,更莫说他对李成栋加着十二分的小心。

    陈献策分析得不错,朱由崧压根对李成栋就不信任,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穿越者,自然有他的用人观,尽管他不知道此次李成栋投降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不管他李成栋历史上是忠是奸,此人复杂反复已经盖棺定论,他现在虽然缺人手但却不愿用这样的人,否则哪一天李成栋一反性再给他来复杂反复,岂不是自寻烦恼?

    但朱由崧却没有抓他,反而同意他投降归顺,戴罪立功,这正是朱由崧出于人心向背的考虑,皇上好当,人心难得。当时要杀一个李成栋如屠猪宰狗般容易,也不是没有借口,但那样无疑会给世人留下口实,毕竟李成栋等人已经弃械投降,而且还有立功表现,毕竟自己在大明军民中已经树立了不诛连无辜,不滥杀俘虏的仁君牌坊,当李成栋跪在他面前乞降叩头时,要杀了李成栋无疑于自损形象,以后谁还愿意投降归顺朝廷?朱由崧可不愿意做那样的傻事,思忖之后才决定这样玩他一下。

    朱由崧当然知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道理,他是一国之君,想要除掉一个叛臣,跟捻死一只蚂蚁一样有把握,只不过是早两天或晚两天的事而已,眼前要做的是不能让李成栋跑了。

    因此他才在行宫召见了黄得功并说出那番话,就是为了让黄得功监视李成栋,待时机成熟时就拿其开刀,可是朱由崧也没想到,李成栋这么快就给了自己杀他的机会和借口。

    在龙榻上正睡得香甜的朱由崧得报之后,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乐了,朱由崧不得不感叹:这个李成栋真会往朕的心窝里钻呀,生怕朕为他的事忧心操劳,赶紧来找死就干净了。嗯,就充这一点,朕可以给他留个全尸。

    朱由崧披挂整齐,现在他带着一支御营武士要到外面看看第一个来替李成栋送死让他宽心的高进库究竟是何许人也!

    朱由崧这一冲出去,随行护驾的御营亲卫们直咧嘴,暗道我的皇爷真是天胆,遇上这种事惟恐避之不及,哪有顶贼上的?纵使您功夫在身,但深更半夜的贼人来了多少,有何预谋,我们全然不知,刀枪无眼呢,换上其他的帝王早就骇得面目变色,让我等保护着逃之夭夭了。您难道还打算以万尊之身跟贼比划比划不成?我们这么多人护驾呢,得功侯爷马上也会赶到,用不着您亲自动手!

    朱由崧这一出现在行宫门口,谈笑风生,镇定自若,不仅令他的御营亲卫不解,还把高进库的人马给镇住了。

    到了现在谁还不识得这位皇上大人呀,白天他们可是面对面呀!

    识得归识得,毕竟这是生平第一次跟皇上面对面打交道啊,准确地说,算上白天那一次,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不过与白天不同,那是他们跪着以阶下囚俘的姿态接受君王龙目御览,而现在他们以凶神恶煞的姿态要刺王杀驾,可是昏君一点也怕竟然不避闪还迎出来了?

    包括高进库在内一时间都有些泛傻,这位一路流浪逃亡如丧家犬的小福王殿下被我们四镇兵将扶上龙椅的皇帝陛下,不是说只知道在宫内饮酒作乐玩女人吗?今天这是演的哪一出?真有几分胆识呀,难道真如传闻所言,他会两下武八超儿?

    那又能如何,他那两下子,哼!就眼前他这点御营亲卫,充其量不过二三百人吧,本将军带了三千人马跟黄名冲杀了一阵至少还有一千多人手,趁着黄闯子他们无暇顾及这里,冲杀过去把他宰了或者活捉了,什么事就都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