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大战高杰
    第103章 大战高杰第(1/2)页

    天:

    高杰是出身行伍的悍勇匹夫,冲锋陷阵是他的强项,文绉绉的讲理辩义无疑是他的短板,跟朱由崧讲道理十个高杰也白给,因此他选择了扬长避短,而且他觉得眼前是放手一搏的最好时机,朱由崧离他顶多不过二十步远,随行护驾的御营卫队也不多,凭借他的骁勇冲杀过去,若能把皇上给收拾了,不但报了仪真折戟之仇,从此后他高杰就是有福之人。

    因此,高杰叫骂一声,用槊杆一扫战马的后脊尾,战马吃疼一声嘶鸣迸蹄而出,像利箭一样直取朱由崧,挺撑中的马槊对准朱由崧的胸口恶狠狠的就是一下子。

    从未见识过朱由崧身手的高杰认为眼前的朱由崧这身行头就是个摆设,面白如玉的他一得体的银盔素甲,再配上那把大宝剑,简直赶他的旧主人李闯王威风了,但那至多是表面,过惯了皇宫侈靡生活,连撒泡尿都要让人接着,这样一个被人扶上龙椅的小福王,发号旗令当皇上也许可以,但冲锋陷阵,胯马拼杀,你死我活,他能行吗?

    别听那些溜须拍马之辈胡扯八道,什么皇上勇武过人,神功盖世,他要真有那能耐他爹老福王也不会落于流贼之手以至于被李自成扔到锅里给煮了,他要真有那能耐也不至于四处逃亡,从怀庆逃到卫辉,从卫辉又逃往淮安,后来和几个宗室王爷像避猫鼠一样躲在湖嘴的一条破船上坐井观天,如秋后的寒蝉。

    高杰这样想本没有错,但错就错在他忽略了朱由崧是个穿越者,此朱由崧早在两个多月前已经非彼朱由崧了,因此等高杰冲过来和朱由崧真伸上手时,他才觉得自己完全错了。

    他这飞马一槊,力足劲猛,又快又狠又准,有相当的杀伤力,但对朱由崧来说却是小儿科,朱由崧一不拨马闪躲,二不用剑来挡槊,就见他双臂展动,轻舒猿背,在马上像玩耍一样,高杰的这一槊就刺空了。

    趁着高杰撤槊再进招的机会,朱由崧就出手了,双腿一磕飞虎羼,战马往前一冲,抡起大宝剑对着高杰的脑袋就是一剑。

    这一剑可用秒斩来形容剑势之快,高杰的马槊刚刚撤回,一道寒光从他头顶上就劈下来了。

    做梦没想到皇上有这样的身手,他认为着自己冷不丁这一冲过来,朱由崧肯定吓得大呼救驾并拨马而逃,可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朱由崧非但没跑也没喊帮手而是直接跟他交手了,这一剑快如闪电,唰地一声就到了。

    高杰吓得魂不附体,把脑袋一朴愣,咔嚓一声,朱由崧这一剑正砍到他的头盔上,头盔被砍落,高杰吓得拨马就跑。

    这次朱由崧崧可不会让他跑了,拍马就追,高杰的亲卫将士冲过来挺矛便刺,朱由崧一歪身子让过矛锋,顺势抓住矛杆子用力一撇,这员将被撇飞到马下去了。

    又过来几个兵将想拦朱由崧,被朱由崧身后冲上来的御营卫队截住厮杀起来,朱由崧仍然盯紧高杰不放,千里一盏灯其快如风,眨眼间就追个马头连马尾。

    朱由崧再次举剑想把高杰斩于马下,但高杰也不是省油灯,马往前跑,眼往后盯,一看朱由崧又追到他身后挥剑要砍他,吓得他赶紧横槊招架。

    “当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