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血战
    第100章 血战第(1/2)页

    天:

    论勇武高杰和郑鸿逵可谓是棋逢对手,二人拼杀了半天,仍难分伯仲。

    这时邢氏冲上来了,别看这个女人长得风骚宜人,让男人看一眼就有上床的**,恨不恨立即按翻扒光衣服狂干一通,但此女杀起来人也不含糊,一双宝剑舞得上下翻飞,寒光闪烁,令人眼花缭乱,郑鸿逵手下的兵将抵挡不住,眨眼间就杀到郑鸿逵的近前。

    此时郑鸿逵身边左右还有不少亲兵卫队,一看邢氏和高杰要俩打一个,一员偏将手急,挥刀砍翻一名兵卒,冲过来拦住了邢氏,抡刀就剁。邢氏扬左手剑往外一挡,右手剑唰地一下横扫就过去了,快如疾风。

    这名偏将躲闪不及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脖子上早多了一道红线,接着是鲜血喷溅,撒手扔刀死尸裁落马下,邢氏双腿一磕飞虎羼,坐下白龙马四蹄往前一冲就到了郑鸿逵的左翼,这时又有两名伢从郑鸿逵身后冲出围攻邢氏。

    邢氏双手舞剑,空中剑花闪动,白龙马一走一过,两名伢将一个身首异处,另一个被一剑破胸,挑飞马下,邢氏再一摧战马就到郑鸿逵身边,挥剑就砍。

    郑鸿逵与高杰交战正酣,打仗就得全神贯注,尤其是遇到能称得上对手的敌人时,更得不遗余力,分心走神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责任和浪费,因此郑鸿逵没防备邢氏突然来袭。

    他刚躲过高杰的马槊,抡刀要劈的时候,邢氏的就剑就下来了。

    不过做大将的讲究的耳聪目明,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眼睛的余光扫到左侧丽影一闪,一道白光劈下来了,但想撤刀招架已经不可能,情急之下他在马上猛然一扭身子。

    咔嚓一声,邢氏这一剑正中郑鸿逵的左大臂。锋利的剑刃惯以武力简直是无坚不摧,郑鸿逵左臂的甲子被劈飞两片,胳膊上就多了一条两寸来长,半寸来深的大口子,血肉翻卷,深可见骨,鲜血迸溅。若非甲叶子挡了一子,这条胳膊被邢氏这一剑就卸下来了。

    但这伤也不轻,左臂处传来一阵巨痛,郑鸿逵身子一歪差点从马上摔下来,战马好像也感觉到主人有了危险,往前一冲,暂时避开了邢氏的袭击,但他原来想劈高杰的刀也失去了目标。

    由于左臂受伤鲜血直流,郑鸿逵只好倒拖大刀。

    这时,高杰一拨马又冲过来了,像旋风一样就到郑鸿逵近前,右手挺槊,一招怪蟒出洞,对着郑鸿逵的前心就捅刺过来。

    此时郑鸿逵刀在单手也即左手,右手捂着伤手,横刀招架根本来不及,他在马上拼命地一歪身子,槊锋紧贴着他右腋下的空隙就钻过去了。

    郑鸿逵也豁出去了,右臂猛然一夹将尚未回撤槊杆子夹住,满是鲜血的右手放开伤口顺势嘭的一把纂住了槊杆子,用力往回就拽,“你给我!”

    郑鸿逵想把高杰的大槊夺过来,但高杰能给他吗,这自己的枪杆子,给了他就等于把脑袋给对方了,他当然不愿意。

    “我就不给你!”高杰双手抓紧了槊杆拼命往回拽,两个人在马上就叫上劲儿了,拽得两匹马在原地直转圈,战马受过训练此时当然替自己的主人使劲儿,但是不但这二将力量相差不多,这两匹马力量也相当,一时又僵住了。

    这时邢氏挥舞着双剑摧马从后面又冲上来了,对着郑鸿逵的后心就是一剑。

    郑鸿逵感觉到背后有人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