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迫降
    第94章 迫降第(1/2)页

    天:

    朱由崧略施小计,自命不凡的胡茂桢便中招了。胡茂桢想以死相拼扭转局面,但朱由崧不给他机会,来了个先发制人。

    一霎时,乱箭齐发,铳炮齐鸣,如雨点般袭向目标,胡茂桢的人马中弩箭的中火铳的不计其数,纷纷坠马。

    顿时弓弩声,铳炮声,惨叫声,人喊马嘶声,奔跑声,喝止声,火把落地引燃帐篷声,整个御营如翻江倒海一般。胡茂桢舞动大刀上护其身下护其马,但火力太猛逼他不得不退,他的人马也跟着退,这样有往前冲的,有往后退的,相互践踏落马者也难以计数。

    朱由崧一看胡茂桢人马乱了,是冲锋的时候了,一声令下剩下的两千多名御营兵各抡刀枪就杀向胡茂桢的队伍,双方混战起来。

    别看朱由崧人少,胡茂桢的兵力是他们三倍,但胡茂桢这支人马今天是几乎是通宵达旦地急行军,属于极度疲惫之师,现在只是为保命全凭这股精神支撑,至多是外强中干。

    而皇上的御营亲卫之兵战斗力自不必说。朱由崧带来的这些御营兵都是从几万京营兵和锦衣卫中挑选出来的精干,哪个都是以一当十甚至是以一当百的好手,另外胡茂桢的人马中了朱由崧的空营之计,基本上处在人家的包围之中,人心惶惶,因此一开始就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再加上有皇上在场亲自督战,护驾杀贼立竿见影的功劳谁不舍命而行?因此这三千御营气势之高不言而喻,胡茂桢想凭人多势众扭转战局谈何容易?

    三千御营兵很快将胡茂桢的近万兵将杀得狼奔豕突,溃不成军。

    以胡茂桢之狡猾很快看出今晚偷御营劫皇上是徒劳了,朱由崧的大队人马离这里仅五里之遥,恋战下去只无疑是血本无归的买卖。

    “撤,快撤!”胡茂桢喊了几声拨马夺路而逃,他还真有几分勇猛,掌中的斩马刀舞动开来,杀开一条血路,无人能挡得了他,身后的残兵败将跟着他如丧家之犬。

    哪知还没跑下丘坡,一支人马便拦住了他的去路,为首的正是帝王朱由崧,擒贼擒王,朱由崧紧盯的就是他,半天前他带领先头部队在小河边喝水饮马的时候,朱由崧就认准他了,知道这是高杰的左膀右臂,绝不对放过他,因此一看他要跑,朱由崧带着一百余名亲卫从斜刺里横了过来。

    “此路不通,下马投降是尔等最后的机会!”朱由崧厉声喝道,掌中的大宝剑横空出世。

    “昏君!”胡茂桢不得不身先士卒了,摧马抡刀直取朱由崧。

    此人不愧是员猛将,马快刀急,他的刀也特殊,叫斩马刀,又称砍刀,整个刀长七尺,刃长三尺,柄长四尺,下用铁钻,马步水陆皆可用,如秋风扫落叶一样,大砍刀对着朱由崧的脑袋斩来,恨不得一下子将朱由崧连人带马腰断两截。

    对于战场杀人,朱由崧早就适应了,拥有修真界小术士朱崧八成武力的朱由崧已经有了武者的沉稳和冷酷,因此既没躲也没闪,而是立马执剑,面色平静如水,好像胡茂桢这气势汹汹的一刀目标是别人一样,这份稳健和胆识是装不出来的。

    但朱由崧的眼睛和耳朵都没闲着,武者最讲究的就是耳聪目敏,朱由崧耳朵里其余声音没了,全是胡茂桢战马冲过来的声音和大砍刀抡过来的声音,当他的瞳孔之中有刀光闪过,凭着感觉朱由崧在马上轻轻一偏头,一股冷风从他的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