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原地消化
    第89章 原地消化第(1/2)页

    天:

    看望完这些伤号,朱由崧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战俘伤号营。

    这时军医们正紧张地忙碌着,救治自己的伤员自不必说,可是有军医来到俘虏营中为这些伤号治伤时,这是他们做梦没想到的事。

    战场上讲究的是你死我活,不管是投降还是被抓了俘虏,就成了砧板之肉,是生是死完全由人家说了算,能留他们一命这已经是恩泽如天了,还为他们包扎伤口,抢救生命,这是他们有生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待遇。

    看着这些俘虏、伤号一脸的疑惑甚至是诚恐诚慌,当头的军医官不屑道:“尔等遇到这样宽仁的陛下祖坟真是冒青烟了。”

    “陛下?”这些受伤的俘虏一脸的懵逼。

    军医官把眼一瞪,“得了,装他妈什么傻,这次陛下亲自领兵带队在此等候尔等已经三天了,高杰冥顽不化敢跟皇上对着干无疑于自取灭亡,尔等助纣为虐,死有余辜,若非陛下有旨,死一百次老子也不屑看尔等一眼!”

    “军爷不是黄闯子的人马,真是陛下的人马?”

    当头的医官冷冷道:“哼,以前的确是,但是以后包括靖国公在内,都是陛下的人马了,国公爷识时务呀,虽有不逮行为,但那颗忠于陛下的心始终是红的,这次陛下滁州之行,恩威并施,国公爷对陛下奉若神明,不像高杰贼性不改,拥兵震主,可是陛下有好生这德,非但不杀尔等,还要救治尔等,尔等就是死了也知足吧,唉,老子对你们这帮畜牲说这么多干嘛呢!”

    说到这里,这名军医冷不丁一回头,看到了朱由崧站在他身后,他太认得朱由崧了,脸上一紧赶紧跪下了,“不知陛下驾到,小人罪该万死。”

    “先生救了这么多伤号,是朕的功臣呀,何罪之有,起来吧,搬师回京后时少不了你的升赏。”朱由崧笑道。

    “多谢陛下。”这名军医原是黄得功的标营医官,他跟黄得功一样对朱由崧既敬畏,又忠诚,看陛下没有怪他反而褒扬了他受宠若惊赶紧叩头。

    “皇上……”能走动的俘虏们全都跪下了,那些趴着的、躺着的行动不便的伤号也是老泪纵横,以他们的身份想见皇上只能是白日做梦,以他们的所作所为至少得砍脑壳,可是皇上不但下旨没要他们的命,还命医官为他们治伤,九五之尊涉足贱地,人心都是肉长的,顿时战俘伤号营一片感激涕零乞罪之声,“我等糊涂,罪该万死,请皇上降罪……”

    朱由崧好言安慰了他们几句,让他们好好养伤,并晓谕他们只要能改过自新,可以既往不咎。对他们来说真是开天恩了,伤号们感激得呼号连天,如丧考妣,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表示,今生来世都要誓死效忠陛下。

    他们的情绪和传播功能很快感染了那些举手投降的俘虏们,得知这次伏击他们的这支人马是皇上亲自统领的,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朱由崧的宽仁更令他们感念皇恩浩荡如天,因此两万俘虏全都跪倒乞罪,愿意戴罪立功,唯皇上马首是瞻。

    朱由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因为他明白大战还在后面,不把这些俘虏就地消化掉,终究是个累赘。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现在还没得到高杰的先头部队及徐泗之兵的消息,看来时间还得及。

    朱由崧欣慰之余心潮起伏,对这些愿意归顺朝廷的俘虏发表了一番感言:“尔等迷途知返,孤心甚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尔等本为孤之子兵,只是受了蛊惑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