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勤王之师
    第77章 勤王之师第(1/2)页

    天:

    黄得功接旨之后,带着摩下将士重新为朱由崧行了君臣叩拜大礼。然后,为朱由崧安排了临时的行宫,为了表示敬重,黄得功把国公府连夜给腾出来了,让朱由崧及其亲军卫队入驻办公。

    这样,一直折腾到三更天,朱由崧君臣才各自散去。

    第二天天还不亮,在南京通往滁州的官道上,尘土大起,万马奔腾,五千铁骑如汹涌的海浪,踩得地皮乱颤,这支铁骑从三更天得到滁州兵变的消息整整跑了两个时辰,眼前滁州城已经在望了。

    此时在这支铁骑后面五十余里处,还有一支约四万人的步旅也在急行军,他们来自南直五军都督府的前左营、前右营、中军营、后左营、后右营。

    与此同时徐文爵、刘孔照和郑彩带着万余操江水师也出动了,他们通过长江支流企图进入滁水,从水路进攻滁州,也就是说,就在朱由崧驾临滁州的当天晚上三更天,京畿周围的军队,除了几千老弱之卒守城之外,其余的五万余人全部出动,连夜赶往滁州救驾勤王。

    第二天这些部队陆续开到滁州城外,朱由崧得报后吃了一惊,朕并没有旨意让他们来勤王啊?刚要问怎么回事,李国辅和郑鸿逵赶紧跪倒在地请罪:

    “陛下容秉,臣等担心皇爷的安危,与高阁老商讨之后这才秘密部下勤王之师,不成想陛下龙威天成,是臣等杞人忧天了,请陛下降罪。”

    背着皇上私调军队,这的确很严重,但李国辅和郑鸿逵一片忠心,自己的这趟滁州之行的确有几分不靠谱,因此朱由崧也没怪他们,把二人拉起来了,“二位爱卿心细如发,救驾有功,何罪之有,不过下不为例。”

    一旁的黄得功和那几个总兵官,心里合计,幸好我们识时务,否则滁州免不了一场血战。

    朱由崧思忖之后,让水师营原路返回,其余的四万余步骑既来之则安之,全部进城待命。

    从朱由崧到达滁州的第二天起,黄得功按照朱由崧的口谕开始整肃军队,田雄和马得功两个总兵官死了,让丘铖任炮营统领,原丘铖部、马得功部、张杰部、陈献部策以及和州军和芜湖军等全部打乱原来的序列,重新编制,朱由崧亲自授予黄得功的部队为猛虎军,然后将这八万大军统编为十个营,整肃军纪,训练人马。

    朱由崧就在滁州住下了,并没有要搬师回京的意思,一面让黄得功加紧整训军队,为了不让京师百官震动,朱由崧亲笔写下两道手谕封好后交由李国辅,让李国辅差军一万五千回师南京,剩下的三万京营兵交由郑鸿逵统领待命,让李国辅十日之内将三百万两内帑粮饷解往滁州。

    李国辅领旨之后,带着一万五千人马(全是五军都督府的京营兵)浩浩荡荡就离开了滁州。

    回到京师之后,李国辅先来见金皇后,金皇后和蝉儿正在为朱由崧的私访未归而烦恼,现在二美与朱由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看见李国辅跪倒在地,金皇后把李国辅拉起来问长问短。

    李国辅没胡子的胖脸笑成了花,有问必答,说到得意处眉飞色舞,金皇后和蝉儿听着李国辅添油加醋的讲述,时而惊大了秀目,时而滴滴直乐,然后把朱由崧的亲笔手谕拿出来恭恭敬敬地逞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