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剑斩马得功
    第72章 剑斩马得功第(1/2)页

    天:

    第72章剑斩马得功

    如果说朱由崧刚才诛杀田雄,仅缘于一念之间,是为了给这副躯体的原主人出气,也是为历史上残死在他刀下的民族英魂削恨,现在的朱由崧在马得功败阵之后没有追赶,而是仰面大笑,说他跟田雄一样不值一百两,则用的是激将诱杀之计。

    因为现在名义上还是比武,马得功已经败阵了,他要是拨马出场自己就无法下手了,不管怎么样,众目睽睽之下,杀田雄他理由占得住脚,但要杀马得功,也得想办法先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否则,来黄得功的地盘杀的他大将,即便他是皇上,如此恣意妄为,也是逼良为娼之举,何况他此行的目的在于黄得功,不能本末倒置。

    马得功果然上当,被朱由崧激怒后,一箭射来。

    马得功认为自己放的是冷箭,在朱由崧的得狂笑声中,出其不备,必然一箭制敌,结果了这个又臭又硬的家伙。

    然而他想错了,朱由崧早就注意他了,再加上有武者的警觉,什么大将的眼观门路耳听八方,这些朱由崧全不在话下,听背后恶风不善良,朱由崧猛然出剑看都不看,往外一划,一声金属撞击的鸣响,马得功的希望被挡飞了。

    在挡飞这支狼牙箭的同时,朱由崧觉得时机成熟,双腿一夹战马,坐下的千里一盏灯像闪电般就冲到了马得功近前,抡剑就砍,嘴里骂道:“匹夫,暗箭伤人,休走,吃某一剑!”

    马得功的箭射出去了,空弓还拿在手上,认为朱由崧肯定得应声落马,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朱由崧出手之快,如有神助,轻而易举地就磕飞来袭之箭,他有些不可思议,正这时朱由崧冲到了他的眼前,一剑砍下。

    “啊——”来不躲闪的马得功一声惨号,没有头盔遮挡的脑袋可吃不住朱由崧这一剑,因此被劈为两半,花红脑子和鲜血在夜空中迸溅,死尸裁落马下。

    可怜的是他和田雄一样,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

    说时迟,那时快。从朱由崧和马得功飞身上马进校场,到马得功脑袋被劈开,前后不过一支烟的工夫,现场再次惊傻,继而轰动了。

    司礼监秉笔兼御马监掌印的李国辅见此情景吓得脸上的胖肉一蹦,暗道,我的爷,您真哏呢!又杀一个,您难道就打算这样一个一个地杀下去,将黄闯子的人马全都斩尽杀绝了不成?

    要知道激怒了黄闯子后果不堪设想啊,我们才来了三千人马,而人家光滁州城就五万兵将,咱家虽然为爷准备了护驾之兵,但远水不解近渴,那些猴崽子不知现在得着信没有。

    因此李国辅如百爪挠心,脸上表情太丰富了,幸亏这是黑天没人注意他。

    与李国辅心态完全不同,身为武将的郑鸿逵出身海盗,祖海勇武,他们这类人最服的就是武艺比他们高强的,因此都在心里为朱由崧竖起了大拇指,杀得好,这两个家伙太可恶了,的确该杀,真想不到,我们陛下如此了得,无论是马上还是步下,功夫那才叫一个高,就是当年的太祖皇帝和洪武大帝也不过如此吧。

    黄得功那边连死了两个总兵官,剩下的这些总兵、副将、偏将、伢将有恼怒的,有惶恐的,认为田雄和马得功如此高的地位和如此身手都不值陛下那一百两粮饷,那我们呢?这些天使和钦差今天是杀人来了吗?

    朱由崧不管别人怎么想,把宝剑上的血在尸体上抹干净后,将宝剑还匣,对黄得功道:“大帅,实在对不住了,姓马的暗箭伤人,本参气愤不过这才失手把他杀了,您不会介意吧,不过本参不明白的是,比武都是光明正大,田雄是下偷手,而马得功是放冷箭,莫非大帅摩下尽是此等人物?要是这样的话,真不值陛下的一百两粮饷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