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端倪
    第70章 端倪第(1/2)页

    天:

    今天的计划运筹了多日,一切情况他都预料到了,也就是说分寸自在掌握之中。

    因此朱由崧以泰山崩于前而不惊的态势对黄得功振振有词:“大帅言之差矣,方才大家有目共睹,在下与田雄比武高下早见分晓,本参根本没伤其毫发,已经遵守了比武的规矩。但是此贼不服,不服再战亦无不可,但此贼恼羞成怒,暗中下手打算置本参与死地,其狼辣残忍竟至于斯,这可就不是比武了,且不论其袭杀钦差之罪,单说这一点他是不是咎由自取?”

    “啊他这个……”黄得功被朱由崧问得张口结舌。

    黄得功最大的优点不是他悍勇无敌,而是只要人家说得在理,他就听从,现在朱由崧说的是至理明言,他当然无言反驳。

    但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这时身边的马得功鬼鬼祟祟地了凑过来了。

    马得功现任滁州马步军统领,此人能占据如此高位,跨马征杀罕逢敌手只是一方面,只一方面他历官多年,目光圆滑,善于投机钻营,因此在黄得功手下的混得风生水起。

    此时的他已经气坏了,原来他与田雄莫逆之交,田雄被杀他当然不忿,他觉得今天他们侯爷太懦弱了,别说是天使官钦差大臣,就是皇上来了这事也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另外此人粗中有细,以田雄之骁勇竟然在一个中军参将面前过不了一合,不可思议之余他也多打量了朱由崧几眼,原来他跟田雄犯的同样错误是,认为皇上身边不过是些不学无术的偷奸耍滑之辈,没想到这个朱天武功竟然如此了得。

    借着火把的光芒他诧异的目光落到了朱由崧佩剑的剑鞘上,白鲨鱼皮的剑鞘没什么异常,但剑鞘四周包括剑柄在内,朱漆封边,黄凌缎打底,这可是皇家御用之物。

    看出端倪之后,马得功吓了一跳了,再看朱由崧这张脸英武不凡,二目亮若星辰,这个鼻子这个眼,这张嘴巴这张脸,太像一个人了,但怎么可能?

    马得功当然识得龙颜,当初随他们侯爷带兵把朱由崧从仪真接到南京,这张脸他印象太深了,虽然身材不像,从福王监国再到帝王,那躯体多伟岸呀,眼前的这员年轻的参将细腰窄臂,身材匀称,但人的五官有长得这么像的吗,一定是他!

    不对,一定不是他,贵为九五之尊怎会穿戴成这样屈身来到滁州?还有,这身惊世骇俗的武艺,就更不可能了。

    但是李国辅和郑鸿逵、祖海可都是厂卫头子,又想到田雄之死,他断定这三千京营兵肯定是锦衣卫,马得功又盯着朱由崧那张脸看了半天,脑子里反复上演否定之否定之后,马得功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地转了一阵之后,最后他一咬牙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来到黄得功近前压低声音道:“侯爷,祸事了,您看看凶手是谁?”

    “那不是朱参戎吗?”

    “哎呀我的侯爷,还被蒙在鼓里,您再看看他是谁?”

    黄得功性情粗鲁,经马得功这一提醒,也仔细打量起朱由崧来。

    虽然是夜间,但那么多火把照亮,仔细看也能得清楚,当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