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田雄丧命
    第69章 田雄丧命第(1/2)页

    天:

    这时朱由崧提剑和田雄持刀就站到了校场中央,黄得功的人居左,李国辅和郑鸿逵等人居右,外围的滁州兵举着火把照明,这边的郑鸿逵和祖海等人早就做好了随时出手护驾的准备。

    二人相互拱手之后,田雄先发制人,手中的压把鬼头刀唰唰两声先舞动了个刀花,接着一个劈砍对着朱由崧的面门就剁下来了,刀势之猛犹如刮风。

    朱由崧完全没在乎,一看刀下来了不慌不忙,右手的大宝剑轻轻往上一撩,当啷一声金属的鸣响,火花飞溅处,田雄的刀便被荡开,震得田雄差点脱手扔刀。

    “这个小白脸长得像个书生,好大劲儿呀。”田雄刚一感叹,一声利刃破空的轻响,田雄感到左肩膀一沉,宽宽的剑锋已经压到脖子上。

    “别动!”朱由崧轻喝的声音。

    朱由崧出招之快,完全出乎田雄的意料之外,令他来不及反应就剑压脖颈了。

    田雄即刻蔫了,再不听话朱由崧手微微一动脑袋不是搬家脖子就是被切开,吓得田雄真不敢动了,身子一抖僵在那儿了,手中的鬼头刀差点落地。

    “对不起田总兵,是英雄还是狗熊本参不知,但本参以为阁下实在是不值陛下的一百两粮饷!”

    朱由崧轻蔑地说着唰地一声把剑收回来,若非这是比武,李国辅和黄得功都有言在先,点到为止,不得伤及性命,朱由崧真不介意一剑抹了这可恶的家伙。

    出手如电,一招制敌,震撼全场。

    不少人甚至没清,朱由崧就用剑逼住了嚣张不可一世的田总兵,就连悍勇无敌的黄得功也吃了一惊,暗叹好快的身手,久经战阵的田大炮一招就败了?

    火光中田雄的脸早成了猪肝色,由害怕变成恼怒,他觉得堂堂的炮营总兵外人送号田大炮这也太丢人了,身为黄得功红人的他觉得以后没脸混了,特别是朱由崧那几句视之如粪土的话令他的脸由紫变红再变白,最后再也压不住了,杀心骤起。

    “老子还没输!”田雄如剁了尾巴的猴子猛喝一声,趁着朱由崧将剑还匣转身欲离开之时,蹦起来对着朱由崧的后身就是一刀,狠不得把朱由崧劈为两半。

    什么叫点到为止,什么叫不伤及人命,田起全不管这个了,这就叫有恃无恐。

    二人近在咫尺,事情突发,同样出人意料。

    “小心!”郑鸿逵和祖海想出手救驾都来不及,吓得这些人叫出声来,李国辅都有些失态了,诚惶诚恐间喊了出两个字,“皇爷……”二字刚出口又赶紧捂嘴,幸好没人注意他,这又尖又细的声音被郑鸿逵和李全等人的声音也淹没了。

    朱由崧头也没回,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的赫然降临。就在刀锋似挨上没挨上朱由崧盔顶的时候,朱由崧身子猛然一扁,这一刀紧贴着他的鼻子尖劈空了,凉嗖嗖的利刃之风令他微微眨了下眼睛。

    田雄恶狠狠的一刀不可思议地又落空了,刚欲撤刀的他觉得手腕子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抓住了,铁嵌似的五指往里收缩,尽管带着护腕,但那种挤迫得有种骨酥肉麻的感觉,痛得他差点叫出声来,五指一松,手中刀坠落尘埃。

    经过刚才那一招的较量朱由崧已经知道这个田雄几斤几两了,因此朱由崧警觉到他要偷袭自己时剑都没出,而是用了一招叫空手夺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