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自大
    第67章 自大第(1/2)页

    天:

    “放肆!”

    “大胆!”

    朱由崧这边的人当然也不示弱,一看他们胆敢对自己的陛下如此无礼,哪受得了,以郑鸿逵和祖海为首,十多名亲卫全都拉出刀剑,霍然站起,双方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

    “住手!”朱由崧一声喝喊,郑鸿逵这边的人全都鸦雀无声,并退后几步,李国辅长出了一口气,暗道我的皇爷,您可真沉得住气,您要再不吱声,奴婢就堆了。

    朱由崧一看该自己出场了,刚才他之所以不说话,是在观察黄闯子这些人,一边观察黄得功的反应,一边回忆后世史书得来的见识,并搜索这副躯体原主人的记忆,综合这三方面的情况再结合眼前,看了半天的朱由崧已经心中有数了,认为自己这个计划格调基本上是对路的,但眼前再不发话就打起来了,因此朱由崧这才喝退众人。

    “大帅,各位将军,某有一言,不知可听否?”朱由崧稳稳当当冲黄得功等人拱了拱手。

    黄得功借着灯光一看,这不是个参将吗,不过长得挺带劲儿,小伙子二十来岁的样子,高高的个头,俊郎的五官有几分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一身得体的甲衣,沉稳如山,真够精神的。

    黄得功忙喝止了众将,他当然知道事情闹大后果,如果他的部下要把眼前这些人杀了,那就是真正的造反,诛杀钦差大臣,恐怕得户灭九族,但是眼前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黄得功虽然鲁莽,性如烈火的他此时也不得不考虑后果,把火气尽量往下压了压,也抱拳道:“但不知阁下何人?”

    “某乃五军都督府中军参将朱天是也。”

    虽然认为这是个无名之辈,在这个骑虎难下,气氛临爆的节骨眼上,黄得功也想听听他说什么。

    “不知朱将军有何高见?”

    “本参认为这里面有些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

    “大帅听本参慢慢道来。本参以为这里面误会有三:第一是这笔粮饷的确是陛下内帑支付,而且没有任何人做手脚从中克扣,本参可以以人品保证。”

    朱由崧说到这里,黄得功还没说什么,手下的几个总兵官如田雄、马得功、张杰之流把嘴撇得跟瓢似的,满脸皆现不屑之色,显然是认为朱由崧自不量力,不识时务,暗道区区一个中军参将,有何资格跟我们侯爷指手画脚?还扬言以人品保证,你那人品能当银子使吗?这种场合有你说话的余地吗?把天使官置于何地,把你的顶头上司京营提督都越过去了,太过自大了吧!

    这情形当然没逃过朱由崧的眼睛,朱由崧权当没看到继续道:“第二是既然陛下金口玉言承诺过的,必然是言出法随,绝无出尔反尔之理,因此答应给大帅的粮饷一定会如数兑现的,正如陛下所言,一兵一卒不欠,一两一文不拖!”

    朱由崧早就酝酿好了,这几句说得掷地有声。

    黄得功看朱由崧说得至诚点了点头,心中的不痛快消了不少,但仍然疑惑,说了这么多银子在哪儿呢,但又不好打断他。

    只是他手下的总兵官飞扬跋扈惯了,听得终于忍无可忍了,又是那个田雄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