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造反
    第66章 造反第(1/2)页

    天:

    李国辅和郑鸿逵没说话,用眼睛的余光瞄向身旁的朱由崧,希望能得到主子的什么暗示。朱由崧面色仍然平静,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

    二人不是鲁莽之辈,想到今天的特殊使命,李国辅和郑鸿逵也不好发作,只好把这笔账给黄得功记在心里。

    但要不给姓黄的来两句,不说我们自己,皇爷面子上也过不去,因此李国辅那张胖脸皮笑肉不笑道:“侯爷客气了,咱家奉陛下所差,和郑将军特地从京师来为侯爷送粮饷来了,咱家在城外已经等了半天了,始见侯爷真面目,侯爷真是大忙人呀。”

    李国辅这话明显有挑理和嘲讽的口吻,黄得功脸上一热,暗道,你们还挑理了?说得好听,粮饷在哪儿呢?好,你们既然这么说,一会儿见不到粮饷,黄某可不会惯着你们这帮狗使的奴才!

    “公公玩笑了,本爵刚才在校军场操演人马,听说上差来了,不敢耽搁,收队之后,又沐浴更衣,所以这才来迟了一步,望各位上差海涵。”

    “哈,好说好说。”

    “上差里边请。”

    “请。”

    几句并不和谐融洽的寒暄之后,黄得功带着二三百亲兵伢将在前面开路,在众将士的簇拥之下,朱由崧等人进城了,等三千人的京营兵全部进城之后,也到了闭城的时间,城门关闭,吊桥扯起。

    大街上路净人稀,看到过队伍,老百姓躲得远远的,街道两旁的门面铺户,有的已经落锁,有的正忙着打烊,只有少数的还在张罗着生意,街道上过部队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目光,惶恐之间赶紧把店门关了,来不及关的,人远远躲了。

    滁州的小巷里已经有炊烟升起。杂乱的马蹄声打破了夜幕降临前的沉静。

    一刻钟之后,朱由崧等人进了黄得功的军营。

    朱由崧一看黄得功的营房阔绰气派,据说光滁州城就驻有黄得功的五万大军。朱由崧知道,三千pk五万,只有用降龙伏虎之计,否则没有胜算。

    夜幕已经降临,但气死风灯和燃起的火把将四外照得通亮。

    李国辅和郑鸿逵被黄得功让进了中军大帐,仅有朱由崧和祖海等十多员将作为二人副将亲随跟进了中军,其余的三千人马当然不能全都帐,由机警的李全负责统领,被一名参将时安排在帐外候令,。

    这时李国辅看到黄得功身边光总兵就有八位,身后还有副将、参将、偏将、伢将等等一大帮,这些人从衣着穿戴上就能分辨出来,身为御马监掌印的他当然知兵。

    看他们一个个配剑悬刀,凶神恶煞一样,李国辅不免有些紧张,暗想这些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今天要是说翻了,我们这点人手能占到便宜吗,指望援兵再来攻城救驾黄瓜菜都凉了,要知道这样真应该找借口不来这虎狼窝。

    但是当看他到身边的皇帝大人仍然是镇定自若,他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管怎么说邪不压正,自己是天使官,还有皇上在和郑都司祖佥事等三千御林军在,黄得功再嚣张跋扈敢明目张胆地造反吗?

    郑鸿逵比他强得多,这毕竟是个真男人,出身海盗,又有武功在身,祖海身为武将也是久经战阵,根本不在乎这个,他们俩只是有点担心皇上的安危。但是令他们敬佩的是,他们的皇帝陛下稳如泰山,跟在宫城里没什么两样。

    落座之后,黄得功看这个李公公仍然没有要宣读圣旨的意思,其实他完全误会了,这位李公公身上没有圣旨,而黄得功随时都准备好接旨了,可是这位李公公往那一座像泥胎似的,黄得功暗道,你们究竟干嘛来了,答应给我的粮饷在哪呢,你们来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